高教所
 首页  部门概况  通知公告  学术观点  政策法规  立项课题  管理规程  常用下载  学校主页 
最新消息: · 关于开展2014年度校级高等教育研究等课题结题验收和2015年度校级课题年度检查的通知         · 关于组织申报2016年度南京工程学院高等教育研究课题的通知         · 2016年度江苏省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课题推荐申报项目公示         · 关于征集2016年校级高教研究课题选题建议的通知         · 关于“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学术年会”和“中国高等工程教育峰会”的通知         · 关于组织申报江苏省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2016年度课题的通知         · 2016年江苏省教育研究成果奖推荐申报项目奖公示         · 关于开展江苏省高校教育研究成果奖评选表彰工作的通知         · 关于江苏省高教学会2015年度高等教育科学研究成果奖评选活动的通知         · 关于组织申报中国高等教育学会、江苏省高等教育学会 “十三五”高等教育科学研究规划课题的通知   
通知公告
常用下载
· 南京工程学院高等教育研究课...
· 南京工程学院高等教育研究课...
· 南京工程学院高等教育研究课...
· 课题延期申请表
· 南京工程学院高等教育研究课...
· 评审活页
文章内容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高教信息与评估 >> 正文

高教信息与评估39期
2015-07-03 00:00   审核人:

目录

“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企业学习阶段培养方案制定的探讨... 1

“‘卓越计划’123模式”的创建与实践研究... 7

从必然性到过渡性:企业教育视角下的校企合作发展... 17

地方高校专业实践教学体系建设中的校企合作机制探索... 24

对实施“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工作中几个问题的认识... 29

关于“卓越工程师”培养的思考与探索... 34

基于校企利益共同体的高职育人机制探索... 37

美国的校企合作教育... 44

美国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对我国本科教育的启示... 48

企业博士后制度视域中的校企合作途径探索... 53

企业大使模式加强校企合作的新思路... 58

校企工程教育深度合作模式的初步探索... 66

校企合作培养工程应用型人才相关问题研究... 74

校企全程合作培养卓越工程师... 81

卓越计划“3+1”模式下的课外专业教育体系... 108

编者语:

提升人才培养质量,是“卓越计划”的核心价值指向。与传统教育模式下高校“独唱”不同,“卓越计划”需要大学与企业“合奏”。创新协同育人机制,提升“企业学习”质量,需要高校和企业之间通力合作,寻找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只有这样,对学校而言才能实现特色立校、人才强校、资源兴校、合作惠校的目标;对企业来讲,才能真正与学校互通有无,优势互补,形成优秀人才的“蓄水池”,成为推动经济社会不断发展的“发动机”。

本期《高教信息与评估》从一些颇具影响力学者的著述中,选取了关于校企合作协同育人方面的文章,以期为学校在进一步突出办学特色、提升人才培养质量方面提供借鉴与参考。

“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企业学习阶段培养方案制定的探讨

戴玉华, 顾 凯, 黄建平, 杨明山

( 北京石油化工学院,北京 102617)

摘 要:企业学习阶段是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实施的关键,如何制定切实可行的企业学习阶段培养方案是参与专业的难点和重点。以北京石油化工学院高分子材料与工程专业企业学习阶段培养方案制定为例,从明确企业学习阶段的主要任务、模块化设计培养计划以及如何以积极主动的态度与企业保持密切联系等方面进行总结,以期为参与高校提供借鉴与参考。我校高分子专业制备方向的企业学习阶段在遵循由浅入深、逐步提高的学习规律下,1年的企业学习主要分为岗前培训模块、企业岗位跟班实习模块、理论深化与拓展模块、企业岗位再实习模块及毕业设计模块,并得到相关企业的认可与支持。表明模块化设计有助于制定具体详细、具有可操作性的培养计划。

关键词: 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 企业培养方案; 模块化设计

中图分类号: G 642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1006 -7167( 2012) 12 -0159-040

引 言

从 2010 年 6 月 23 日教育部联合有关部委和行业协会在天津召开“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 以下简称“卓越计划”)启动会开始,首批 61所试点院校就正式进入卓越计划的实施阶段。各参与高校在国家通用标准的指导下,按照行业专业标准的基本要求,结合本校特色和人才培养定位来制定本校的学校培养标准[1-4]。对于“卓越计划”,其与普通工科专业培养计划的最大不同在于更为注重学生工程实践能力及工程创新意识的培养[5]。“卓越计划”要求工科生在 4 年内必须要有累计一年的企业学习时间,即学生的学习要分为校内学习和企业学习两个阶段。

要根据卓越计划的要求重新制定培养方案,并且要为企业学习阶段奠定基础。而企业学习阶段要求在企业真实环境下接受工程职业教育,完成学习。因此要求参与“卓越计划”的有关专业要制定切实可行的培养方案,包括明确清晰的培养目标、详细具体的培养计划以及可作为评价的培养标准等。企业学习阶段的成功与否是整个卓越计划的关键,也是卓越计划实施的难点,不 少 实 施 院 校 及 专 业 提 出 了 各 自 的 思路[6 -13]。作为高分子专业卓越计划制定的主要成员,笔者在制定企业阶段培养方案过程经过不断摸索,在初步完成培养方案的同时,也积累了如下经验。

1 明确企业学习阶段的主要任务

在制定企业阶段方案之前首先要明确企业学习阶段的主要任务及其重要性。由于“卓越计划”创新式地将学习时间分为校内学习阶段和企业学习阶段,因此两个阶段都要有明确的主要任务,而不能混为一谈,也不能强化一方而弱化另一方。校内学习阶段主要完成工程基础教育的任务,以理论教学为主,辅以基本的实验和实训;企业学习阶段主要完成工程职业教育的任务,以实践教学为主,辅以必要的理论专题[14]。因此企业学习阶段的主要任务包括以下 4 个方面: 学习企业的先进技术; 深入开展工程实践活动; 参与企业的技术创新;感受企业文化,培养学生的职业精神和职业道德[15]。制定企业培养方案要体现这 4 个方面。

2 模块化的培养计划

培养计划是企业培养方案的主要内容,主要由培养内容、基本要求、培养方式、时间和场地安排、教师安排等方面组成。要制定具体详细、具有可操作性的培养计划,我们的经验是进行模块化设计。高分子专业制备方向除第四学期的认识实习外,企业学习阶段主要集中在最后1 年( 大四) 。在遵循“认知→实践→理论→再实践→理论完全融于实践”的思路下,遵循由浅入深、逐步提高的学习规律,这 1年主要分为岗前培训模块、企业岗位跟班实习模块、理论深化、拓展模块、企业岗位再实习模块及毕业设计模块。在此,每 1个模块相对独立而又目标明确,培养内容、基本要求、时间场地等一应俱全。

以 09 级高分子专业为例,其企业阶段培养计划中岗前训练模块安排如下。

(1) 实习时间。2012 年 9 月 4 日 ~14 日,共 2 周( 第七学期第 1 ~2 周) 。

(2) 实习单位。燕山石化教培中心( 石油化工训练装置) 。

(3)实习方式。以训练装置为依托,熟悉对二甲苯装置邻氢异构单元的生产工艺流程,掌握从原料到产品的主要管线走向和生产全过程,了解工艺流程的特点,熟悉各单元的开停车,实现整个工艺过程的开停车。针对09 级卓越班学生以小组形式进行内操、外操。并熟悉常用化工生产设备如加热炉、换热器、泵、塔、反应器、压力表等。

(4) 实习内容与要求。① 熟悉对二甲苯装置邻氢异构单元的生产工艺流程,掌握从原料到产品的主要管线走向和生产全过程; ②熟悉各岗位工艺控制方法和操作,了解岗位操作规程,掌握各单元的开停车;③掌握主要设备的名称、操作方法及作用,了解化工设备的说明书、图纸等的编撰原则及规范; ④工艺设计、工艺改造等施工图、流程图的读取、绘制等; ⑤ 以实践训练过程的参与,培养自主学习能力,应用所学知识解决实际问题能力; ⑥培养生产过程中人员协调、分工、协作意识与组织管理能力、交流沟通能力。

(5)考核。现场专业技术人员及指导教师对装置的开停车状况、团队配合与操作技能等进行评判,并要求小组进行答辩。按优、良、中、及格、不及格给出成绩,及格以上者颁发证书,2个学分。

这套训练装置主要是对二甲苯生产工序的异构化单元,它包括化工生产中的各种典型单元设备和操作,如各种泵、塔、反应器、加热炉、换热器等,同时装置采用DCS控制系统。整套装置除物料由水代替外,其他均与真实装置完全相同,非常适合作为学生或新入厂职工进行学习和训练。在这里,学生首先要熟悉异构化单元的工艺流程,要学会读图、绘图,同时也要动手操作,如外操要进行泵的开、关,换热器的开关,液位计的投入与使用,以及阀门的使用与维护、把紧螺栓、加盲板等,内操按岗位又分为压缩机岗位、加热炉岗位、反应岗位、分离岗位,每人负责本岗位的参数调整,在内操、外操及各岗位的统一协调中,培养学生的分工、协作意识以及交流沟通和管理能力。同时在本模块中学生通过亲自参与、操作,初步了解化工生产的基本过程,熟悉某些化工设备的基本操作,为下面的岗位跟班实习模块奠定基础。

同样以 09 级高分子专业为例,其企业阶段培养计划中企业随岗实习模块安排如下。

(1) 实习时间。2012 年 9 月 17 日 ~ 12 月 7 日,共 12 周( 第 3 ~14 周) 。

(2) 实习单位。燕山石化橡胶一厂、化工二厂、化工六厂、树脂所等。

(3) 实习方式。共有 14 名学生到燕化,分为 4 个组,橡胶一厂 5 人,化工二厂 3 人,化工六厂 4 人,树脂所 2人。以不同聚合物生产的工艺流程为对象,采取师父带徒弟的方式,指定工厂车间专业技术人员对实习学生进行“传、帮、带”,实习学生在师傅的指导下学习所在装置的流程、原理、正常操作、事故处理、开停工等操作技能;以聚合工艺工程项目为对象,企业高级工程技术人员与骨干教师指导项目小组深度参与项目开发、运行、管理等实际工作。

(4) 实习内容与要求。① 熟悉具体产品如顺丁橡胶、高密度聚乙烯、聚丙烯等生产工艺流程的组成、各操作单元的作用及要求; ②熟悉各操作单元的工艺条件、工艺流程及工艺设备; ③ 熟悉某一聚合物制备工程项目的背景、发展现状与趋势; ④熟悉并掌握该项目投资额度、产品要求、质量控制措施、安全及环保要求; ⑤能够制定该项目执行技术路线、可行性报告、经济分析报告、预算计划等; ⑥具备专业资料查询、外文资料阅读、规范与标准在具体生产环节中的规程化管理等能力; ⑦锻炼工艺操作、产品生产过程中人员协调、分工、协作意识与组织管理能力、交流沟通能力;⑧以实践训练过程的参与,培养自主学习能力,应用所学知识解决实际问题能力; ⑨通过参与项目,掌握提炼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并能够确定自身的继续职业发展计划及学习、培训计划。

(5)考核。现场专业技术人员及指导教师对其技术方案、可行性报告、图纸、工艺过程掌握情况、小组成员组织管理与协调情况等进行评判,并要求小组进行专题报告及答辩(设计依据、技术方案、操作中遇到的问题及解决方法等)。答辩小组成员由工厂技术人员与学校指导教师组成,成绩按优、良、中、及格、不及格给出,成绩合格计 10 学分。

在这一模块中,我们与燕山石化橡胶一厂、化工二厂、化工六厂、树脂应用研究所等单位达成协议,每个单位安排 2 ~5人进行学习。除上述的基本内容和要求外,各单位又根据自身的条件安排更为具体的学习计划,如化工二厂(主要生产聚丙烯,拥有三套聚丙烯生产装置) 的学习安排如表1 所示。由表1 可以看出,12 周的时间又被划分为 4个单元,每个单元又有具体学习内容及要求,并由专人负责。由此经过 12周的企业装置实践学习后,满足本模块“学习内容与要求”中的条件,学生将初步达到工艺技术员的水平。

由以上示例可以看出企业培养方案采用模块化设计有利于实现企业学习阶段的目标[15]。因为模块的目标就是企业培养标准的某项指标,模块的功能就是实现这些指标,因此模块的成功实施就是企业培养标准某些指标的具体实现。

3 积极主动,与企业保持密切联系

企业培养方案的实施要在企业真实环境中进行,这就要求我们在制定培养方案的过程中要积极主动,与企业保持密切联系。我们的做法是先由具有工程实践经验的老师初步拟定出培养方案,由本专业卓越计划核心小组审核、修改后向本专业全体教师征求意见,再次修改后与各个合作单位分别探讨,寻求企业方面的意见与建议,然后综合各企业的建议再次进行修改,再以修改稿为基础召集各单位一起座谈,大家在讨论中进一步完善培养计划。在这个过程中,参与专业教师要保持高度的热情,因为培养学生毕竟还是我们高校的任务,现在我们要借助企业的先进工程实践条件来培养学生的工程实践能力和创新意识,希望企业能参与其中。但企业也有企业的任务,企业中每人都有自己的岗位,特别是现代企业中,定人定岗,企业技术人员的工作也很繁忙,这就需要我们教师尽可能制定好培养方案初稿,做好充分准备,再与企业人员对接,这样一方面可以节约企业人员的时间,另一方面也体现出我们认真、敬业的态度,给企业留下良好印象,从而奠定双方合作的基础。

此外,在与燕山石化各厂进行座谈交流的过程中,企业专家充分肯定卓越计划对工程人才培养的重要性,作为大型国企有责任参与其中,对培养方案提出许多具体建议,但同时也提出了安全问题和技术保密问题。安全是石油化工企业的首要问题,技术是企业生存的根本,我们的学生在企业学习的时间长达一年,合作企业将承担很大的风险,如果出现问题,如安全事故或技术泄密,将由谁来负责?答案应该是我们学校要承担很大的责任,而不能全推给企业。否则企业既承担风险又承担责任,会让企业望而却步,大大降低其积极性。当然,为了防患于未然,首先必须要加强学生的安全意识和技术保密意识,学生要与实习企业签订安全责任书和技术保密协议书,让企业相对放心地接受他们。

4 结 语

目前,我校高分子专业的卓越计划正在实施之中,培养方案也在进一步的完善之中。但卓越计划毕竟是一种新的工程人才培养模式,对学校和企业而言都是新鲜事物,需要根据计划实施中出现的问题继续调整。特别是在第一届学生毕业后,要根据社会对毕业生培养质量的监督评价和教育部对本专业的认证评估,来进一步完善培养方案。

参考文献( References) :

[1] 林 健.“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通用标准研制[J]. 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0( 4) : 21-29.

[2] 林 健.“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学校工作方案研究[J]. 高

等工程教育研究,2010( 5) : 20-36.

[3] 陈满乾,尹 敏.“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的实践与成效

[J]. 中国电力教育,2011,25: 14-15.[4] 魏昌廷,何敏. 应用型卓越工程师的素质结构及其培养[J].高等理科教育,2012( 1) : 36-40.

[5] 林 健. 注重卓越工程教育本质,创新工程人才培养模式[J]. 中国高等教育,2011( 6) : 19-21.

[6] 张安富,刘兴凤. 实施“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的思考”[J].高等工程教育,2010( 4) : 56-59.

[7] 董学平,鲁照权. 自动化卓越工程培养的课程体系研究[J]. 实验

室研究与探索,2011,30( 10) : 265-267.

[8] 吴福培. 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 - 企业培养过程的问题思考

[J]. 现代商业,2011( 14) : 286.

[9] 孙 颖,陈士俊,杨 艺. 推进卓越工程师孵化的现实阻力及对

策性思考[J]. 高等工程教育,2011( 5) : 40-45.

[10] 俞 嘉,李 楠,柴 毅,等. 对卓越工程师产学研合作培养模式的探讨[J]. 长春工业大学学报( 高教研究版),2011,32( 9) : 10-

12.

[11] 徐小兵,冯 进,周思柱. 机械专业校企联合培养人才新模式初探[J]. 长江大学学报( 自然科学版) ,2011,8( 11): 134-135.

[12] 王东旭,马修真,李玩幽. 舰船动力“卓越计划”培养模式探索[J]. 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1( 4) : 96-101.

[13] 王宝玺. 关于实施“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的思考[J]. 高校教育管理,2012,6( 1) : 15-19.

[14] 林 健.“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专业培养方案研究[J].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11( 2) : 47-55.

[15] 林 健.“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专业培养方案再研究[J]. 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1( 4) : 10-17.

“‘卓越计划’123模式”的创建与实践研究

王菁华 周 军 岳爱臣 杨泽慧张新光

【摘 要】中国经济的高速成长和未来可持续发展需要更多更好的国际化高质量工程技术人才,“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的适时推出是中国从工程教育大国迈向工程教育强国的强有力的一步。本文研究了宁波工程学院作为地方应用型本科院校在“‘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123模式”方面的创建思路与实践路径,在高质量的工程技术人才的培养方面进行了模式创新和特色培育,并呼吁工程教育应当成为全社会而不仅仅是教育部门的责任与义务。

【关 键 词】 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知行合一 123模式 3I特质 课堂联动

【收稿日期】 2012年1月

【作者简介】王菁华,宁波工程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周军,宁波工程学院高教所副所长、副研究员、博士;岳爱臣,宁波工程学院教务处处长、研究员;杨泽慧,宁波工程学院教务处副处长、副教授、博士;张新光,宁波工程学院教务处副处长、副教授。

“‘卓越计划’123模式”的创建背景

众所周知,截至2010年底,我国开设工科专业的 本 科 高 校 有1003所,占 本 科 高 校 总 数的90%;高等工程教育的本科在校生达到371万人,研究生47万人。另一方面,近30年的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中国以年均9%的GDP增长率成为同期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这为国际化高质量的工程技术人才提供了需求空间。但GaryGereffi、Vivek Wadhwa、BenRissing和RyanOng(2008)的研究却表明,美国工程师供需缺口小于中国和印度,中国和印度的工科学生面临着不能满足社会需求而产生的失业的压力。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统计资料也显示,80.7%的美国工程师可在全球受雇,而只有10%的中国工程师和25%的印度工程师满足同样的要求。洛桑国际管理开发研究院的《国际竞争力年度报告》也表明,中国合格工程师可获得程度连续多年忝居末位。这一切昭示我们,我国只是工程教育大国而非强国。而美国工程院院长查尔斯·韦斯特曾说过:拥有一流工程技术人才的国家占据着世界经济和产业的最高端。从战略上讲,没有大批优秀的工程师,中国产业将永远无法翻身、永远无法超越西方,下一个30年的中国又如何能够可持续发展?!

从国际上看,即使工程教育领先于我国的许多国家也在不断推进工程教育改革和工程师的培养。

2001年美国工程院(NAE)与美国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NSF)共同组织发起,于2004年和2005年先后发表了《2020的工程师:新世纪工程的愿景》和《培养2020的工程师:为新世纪变革工程教育》两个报告。2007年,作为美国最顶尖的理工类院校,麻省理工学院(MIT)在提高工程和科技教育的质量、培养学生的领导力方面也开始实施Gordon工程领导力计划。

英国皇家工程院2010年《面向产业的工科毕业生》报告以及2007年出版的《培养21世纪的工程师》指出,英国工程教育要加强产业与工科学生教育之间的联系,因为产业界特别需要“具有真实产业环境实践经验”的工程毕业生。

法国已运行200年的传统意义上各高等专业学院的“独家阵地”,也出现了以大学技术学院、大学职业学院为代表的新型高等工程教育机构。

德国 应 用 科 学 大 学 (Fachhochschule,缩写FH)是德国高等工程教育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经过40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从办学理念、培养目标到教学内容、课程设置都比较成熟完善的应用型人才培养体系。至今,德国有约2/3的工程师、一半的企业管理人员和计算机信息技术人员毕业于应用科学大学,FH是名副其实“工程师的摇篮”。

在这种背景下,教育部为贯彻《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和《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于2010年启动了工程教育的重大改革项目“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以下简称“卓越计划”)。宁波工程学院成为首批跻身“卓越计划”的61所高校之一,是浙江省进入“卓越计划”的四所高校之一,是浙东地区以及宁波唯一一所进入“卓越计划”的高校。

事实上,“卓越计划”进入宁波恰逢其时。从工程技术和管理人才的需求角度看,宁波作为东南沿海重要港口城市、中国第一批沿海开放城市、华东地区先进制造业基地、长三角副中心城市等,已逐步形成了以传统优势产业、临港大工业和高新技术产 业 三 大 支 柱。宁 波 市 工 商 局 发 布的《2010年宁波市制造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底,全市共有内资企业143879户、外资企业6312户;其中制造业户数为68392户,占企业总户数的45.5%,制造业一直是宁波经济的支柱型产业。而宁波市就业管理局发布的《2011年上半年宁波就业形势分析》表明:宁波由于处在我国东南沿海发达地区,制造业是用工大户,对职业资格等级有明 确要 求的岗位占企业总需求量的59.38%,所以工程技能人才短缺,高等级的技术管理、工程技术人才更是奇缺。这一切为宁波卓越工程师的培养和发展提供了空间。

而从工程技术和管理人才的供给角度看,宁波目前有宁波大学等7所本科高校,其中有综合性院校、工科院校、中外合作院校、公安类专业院校等。作为宁波以工科为主高等院校,宁波工程学院成为国家在浙东地区工程师教育改革的布点,不仅为宁波工程学院教育创新发展提供了实验平台,也丰富了宁波市服务型教育体系的内容,为浙东地区的工程教育发展奠定了基础。

上述这一切,正是“‘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123模式”(以下简称“‘卓越计划’123模式”)提出的现实背景。

“‘卓越计划’123模式”的理论阐释

自从2010年6月正式成为教育部“卓越计划”试点学校以来,宁波工程学院获得了教育部、省教育厅和市教育局的支持,如卓越计划已经正式写入《宁波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和《宁波市教育发展规划纲要》,宁波市教育局第一期已拨入500万元专项经费予以支持。另一方面,也要看到,教育部实施“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第一批高校有61所,第二批有133所。其中有“985”、“211”高校,也有省重点高校和新建本科院校;有研究型学术型高校,也有教学型学校。这充分体现了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努力在不同类型学校进行创新实践实验、根据社会对工程师的不同需求培养卓越工程师的理念。

针对这样的背景,宁波工程学院在贯彻《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浙江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和《宁波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以及服务浙江海洋经济发展国家战略和宁波市“六个加快”战略的同时,依据教育部《关于实施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的若干意见》和学校工作实际,制定了《宁波工程学院关于实施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了秉承“知行合一”校训,创新“知行合一、双核协同”的双核人才培养模式,培养具有积极人生态度(Initiative)、工程专业素养(Industrial)和综合应用能力(Integrative)等3I特质的工程师后备人才。这也构成了宁波工程学院“‘卓越计划’123模式”的内涵。

“知行合一”校训是宁波工程学院2004年11月通过广泛征集、师生共同评选、学院党政集体研究最终确定的。“知”、“行”关系是中国思想史上的一个著名命题,从春秋战国时期的孔子、孟子到宋明清时期的朱熹、王阳明、王夫之,再到近现代的孙中山、陶行知等,均对此有精辟论述。学院确立“知行合一”为校训,就是要在今天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统一,智慧与美德的统一,知识与技能的统一。这一内涵与工程教育的理念是完全一致的。因此,在我校工程教育教学改革中秉承我校多年办学积淀并经社会认可的学校文化,这成为我校卓越工程师培养顶层设计的最高指导。

“知行合一、双核协同”的双核人才培养模式内在涵义则与我国古代哲学中的太极学说和太极图所蕴涵的意义相吻合(如图1)。太极图中的“S”线将太极图清晰地分为“知”与“行”两个关联部分,表明工程师既要有理论知识结构又要有实践应用能力,既是理论与实践的统一,也是核心知识和核心能力的统一,两者相互独立,又相互关联。太极图的知行部分中各有一个对方的小点,即阳块中有一小阴点,阴块中有一小阳点,表明理论知识必须转化成核心技能才能提高工程师的应用能力,实践能力必须由核心理论支撑才能促进工程师的可持续发展,知行既相互独立、相互包含,又相互转化。太极图的圆形轮廓表明工程教育有其独特规律,是一个可以通过知行不断平衡的圆融和谐的发展的结构。在结构内知行不可偏颇,均有独立的内涵,而且自身有其发展的规律和方向。如在工程教育中不注重知只注重行或者只注重知不注重行,都只能是失败的和极端的工程教育。只有知行合一、双核协同,才能构成和谐圆融的工程教育之道,才能达成《道德经》所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教育境界。因此,太极图所蕴涵的结构、规则、玄机、均衡、圆融、变易和方向等等含义,我校校训和人才培养模式都做了最好的诠释,更坚定了我们的办学方向。

而3I特质指明了我校培养的工程师后备人才应具有的培养规格:第一,Initiative是指工程师应具有积极的人生态度,是对工程师职业操守品质的要求,正如朱高峰院士所说,应从知识、能力和品德三个方面去全面提高学生的素质;第二,Industrial是指工程师应具有的工程专业知识和工程伦理知识等,是对职业胜任能力的要求;第三,Integrative是指工程师应具有的综合应用知识的能力,是根据工程内在属性和工程师分类标准提出的工程师职业胜任能力要求。如果说Ini-tiative强调的是做人,Industrial和Integrative强调的是做事,3I则是从知识、能力、品质三方面衡量一个现代工程师的综合素质。一方面,3I与国家“卓越工程师”培养总体标准相统一,而据此构建的12条通用标准和专业标准则是对卓越工程师知识、能力和品质方面的细化;另一方面,3I不仅强调做人与做事的统一,更强调知识与应用的统一、核心知识和核心技能的统一,因此是“知行合一、双核协同”人才培养模式的具体体现。

我校依据上述观念所培养的工程师后备人才简称为“123卓越工程师”。并且,由此可见,“‘卓越计划’123模式”丰富了学校校训和双核人才培养模式的内涵,为培养高等应用开发型工程与管理人才创新了人才培养路径。

“‘卓越计划’123模式”的实践路径

高等教育依据社会需要什么人解决学校培养什么人、如何培养人、如何评价人、如何提高人等等问题,因此有其自身发展规律(如图2),卓越工

程师后备人才的培养作为高等教育的一部分也应该遵循这一规律。但工程教育特点和工程本身的属性决定了卓越工程师后备人才的培养有着自己独特的规律。所以,我校对于卓越工程师这一国家教育教学改革重点项目,首先是遵循高等教育规律进行顶层设计以厘清改革思路,其次是积极进行实践创新工程人才培养。一年多以来,我校积极实践“‘卓越计划’123模式”的闭环管理系统(如图3),这一闭环管理系统包括从影响工程师的培养因素入手,明确培养目标,细化培养规格,重构课程体系,整合教学内容,改革教学方法,改进考核方法,建立评价体系,再反馈到工程师培养体系中,以不断完善工程师的培养流程,不断提高工程师的培养质量。

1.确立123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

我校从国家地区战略、城市和产业发展、政府引导、人才供需、学校发展现状、学生诉求等工程师培养影响因素入手,结合近30年形成的校园文化,形成了培养秉承一个校训、创新双核模式和具有3I特质的123卓越工程师的培养目标。前已述及,“一个校训”是指“知行合一”,其涵义是学以致用、学以致胜;“双核模式”是指“知行合一、双核协同”,其涵义是在有限的学习时间里,掌握核心知识和核心技能,并通过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学以致胜、适应社会;“3I特质”是指我们培养具有积极人生态度(Initiative)、良好工程素养(I

ndustri-al)和整合应用能力(Integrative)的工程师后备人才,简称为123卓越工程师。即我校致力于塑造知识、能力与品德于一体的卓越工程师,这解决了培养目标的问题。

有了学校层面的这一顶层设计,我校正在探索以“卓越计划”123模式为引领,鼓励和支持各学院、各专业根据自身特点创建各具特色的人才培养分模式,以形成学校有机的卓越人才培养模式体系,目前如化工学院提出的“3+1”模式、电信学院2C+E模式、建工学院鲁班班模式等均初见成效。

2.细化123卓越工程师培养规格

我校根据国家从宏观上对各行业各类型卓越工程师培养提出的基本质量要求以及各行业主体制订的专业标准,在微观层面提出校内各专业卓越工程师培养的可落实、可评估的具体标准。这些标准又具体体现在每一专业的培养方案中,具体说明了该专业工程师培养的具体规格和标准。2009年,我校就根据教育部有关要求在申报“卓越计划”项目时提出了对试点专业的12点要求,分别是:(1)具有较好的人文科学素养、较强的社会责任感和良好的工程职业道德;(2)具有从事工程工作所需的相关数学、自然科学知识以及一定的经济管理知识;(3)具有良好的质量、环境、(职业健康)安全和服务意识;(4)掌握扎实的工程基础知识和本专业的基本理论知识,了解本专业的发展现状和趋势;(5)具有综合运用所学科学理论方法和技术手段分析并解决工程实际问题的能力,能够组织、参与生产及运作系统的设计,并具有运行和维护能力;(6)具有较强的创新意识和进行产品开发和设计、技术改造与创新的基本能力;(7)具有信息获取和终身学习的能力;(8)了解本专业领域技术标准,相关行业的政策、法律和法规;(9)具有较好的组织管理能力,较强的交流沟通、环境适应和团队合作的能力;(10)应对危机与突发事件的初步能力;(11)具有一定的国际视野和跨文化环境下的交流、竞争与合作的初步能力;(12)具有专业特需的知识、能力、素质(由各专业根据实际情况制定)。这11+1项标准由国家对各行业各类型卓越工程师培养从宏观上提出的基本质量要求的通用标准和各行业主体专业领域卓越工程师培养必须达到的行业标准组成,是我校办学定位、办学目标、服务面向和行业特点的体现。

美国工程技术认证委员会(ABET)也曾制定了11条工程教育专业认证标准,一般亦可视为培养工程师的标准,也简称为美国标准,具体如下:(1)具备应用数学、科学与工程等知识的能力;(2)具备设计、实验分析与数据处理的能力;(3)具备根据需要设计一个部件、一个系统或一个过程的能力;(4)具备经多种训练形成的综合能力;(5)具备验证、指导及解决工程问题的能力;(6)具备对职业道德及社会责任的了解;(7)具备有效表达与交流的能力;(8)懂得工程问题对全球环境和社会的影响;(9)具备终身学习的能力;(10)具备有关当今时代问题的知识;(11)具备应用各种技术和现代工程工具去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这11条可视为一名合格的现代工程师应具备的能力和素质标准。

为了促进欧洲统一市场和保障工程人才的自由流动,欧洲曾制定了著名的“FEANI公式”,包括12条欧洲工程师注册标准和相关的注册条件,亦可视为欧洲工程师的培养标准和条件,可简称为欧洲标准。这12条标准是:(1)理解工程专业及其服务于社会、职业和环境的责任,致力于专业行为规范的应用。(2)熟练掌握以数学、相关科学学科与所在工程学科的综合为基础的工程原理。(3)了解所在工程领域的工程实践知识,以及材料、部件和软件的属性、状态、制造和使用。(4)具有应用适当的理论、实际方法来分析和解决工程问题的能力。(5)了解与所在专业领域相关的现有技术和新兴技术。(6)具备工程经济学、质量保证和维护的基本知识技能,并具有使用技术信息和统计数据的能力。(7)具有在多学科项目中与他人合作的能力。(8)具有包括管理、技术、财务和人文关怀的领导能力。(9)具有沟通技能和通过持续的专业拓展以保持竞争力的责任感。(10)了解所在专业领域的标准和规章制度。(11)具有不断进行技术革新的意识,培养在工程专业领域追求创新和创造的态度。(12)熟练掌握所需欧洲语言,以便在欧洲各国工作时能有效地沟通。

与美、欧标准相比,我们制定的标准更加软性一些;而美、欧标准更加具体一些,一些标准更易量化,而且更加强调数学、科学与工程的交叉应用以及数据处理等研究方法方面的能力,尤其是美国标准更强调“领导才能”,这些将是我们继续探索的内容。

3.优化123卓越工程师培养课程体系

如果说前面两步指明了我校卓越工程师的培养方向,即解决了培养什么人的问题,从这一步开始我们解决如何培养人的问题,即培养方式的问题。

首先是通过一体化的能力矩阵优化课程体系。学校按照教学内容将后备工程师培养的教学分为第一课堂、第二课堂和第三课堂。第一课堂是指课堂内教学,偏重于核心理论知识的教学;第二课堂是指工程实习和学科竞赛等工程专业实习实践训练;第三课堂是指在社会实践、服务社会等活动中的体验与学习。无论界定为哪一类教学内容,我们都试图将其统一纳入到一体化的工程师培养的能力矩阵中,即在人才培养方案中首先形成知识与能力的相互对应关系,并在多方反复论证中,根据应培养的能力要求优化课程和实践活动体系。这一实践探索将学工一条线上的工作与教学改革紧密结合,避免了经常存在的人才培养上的“两张皮”现象,使课程体系设计更加符合能力标准要求并且更加系统化。

4.整合123卓越工程师培养的课程内容

培养方式的第二步是根据能力大纲整合课程内容。在课程内容整合上,重点推动各试点专业将各种能力要求落实到相关课程中。如土木工程试点专业按照学生应掌握的力学知识、能力要求,将理论力学课程、材料力学课程、结构力学课程、流体力学课程整合为力学原理与方法类课程群,由课程团队代替原来单一教师个体来组织教学,促进学生整合性、系统性思维的养成。

事实上,在我校,课程重组不仅体现在专业课程中,公共课程也进行了系统配套教改,如思想政治课程内容中重组了工程伦理课程内容,英语课程实施六模块教学,数学课程开设卓越数学实验班并实施了工程技术案例化教学,计算机课程开设了卓越提高课程等。在这些课程中,也进行了一系列理论教学内容和实践教学内容的整合。

5.改革123卓越工程师培养的教学方法

一方面,传统教学以知识传授为主,忽视了教学对象情感、态度、智力、能力等方面的发展,即忽视了对人的生命存在及其发展的整体关怀;现代教育则以人为本,注重知识、能力、品质以及过程中态度、情感、价值的发挥。另一方面,工程的本质特征是超越存在和创造存在,具有创新性、系统性、实践性等诸多特征。因此,第一,根据工程教育的国内国外发展趋势,我校强调工程师培养必须改变传统教学方式,如我校建工、机械、电信等学院的相关专业正在积极推进CDIO项目教学和PBL问题教学等教学方法的应用,即以产品研发到产品运行的生命周期为载体,让学生以主动的、实践的方式学习应用工程知识、解决工程问题,使传统的“教育”转变成“学育”,使学生在做中学、研中学、玩中学等。

第二,在企业学习阶段,鼓励各试点专业与企业共同设计企业学习方案、共同控制企业学习过程、共同评定学生企业学习成绩。如化工学院与宁波当地镇海炼化等企业合作,在企业一年的学习期间,结合企业的生产工艺和科研开发,与企业一起将学生实习一年中的每个月甚至每周都制定具体的实习方案,并通过学生实际参与和课程置换将部分专业课开在企业现场,由学校与企业共同指导学生的工程实践,最终完成毕业设计,真正为学生获取知识的应用能力及创新能力培养提供问题教育和企业工程环境教育的平台。通过这种教学,改变了产学研脱节,而代之以产学研一体,教育方式也从以往的校企合作转变为校企合一,也为具有社会责任感和战略眼光的企业储备了大量的工程师后备力量;学生的一些成果还被企业运用,有些企业甚至盼望着实习之外的时间也能有师生去与其进行科研合作。

6.改进123卓越工程师培养的考核方法

在教学方法中,我们正在探索改变单纯注重学习成绩的考试评价方式,建立多元化的评价体系。如以经典读后感想、项目成果、设计作品、问题解决方案、研讨学习报告、主题论述、口试、平时作业加权等多种方式推动学生评价体系变革,与教学方式改革形成互动和良性循环。在这一过程中,我们重点考核学生学到用到了什么而不是教了什么,测量教学过程中塑造了学生什么能力而不是测量设计了什么能力等等,真正使学生做到学以致用而不是学以致考。

7.健全123卓越工程师培养质量评价体系

为了有效客观评价工程师培养质量,从宏观层面看,应完善国家部委协会专业认证、省市评估机构等,发展第三方人才培养评价机构,通过质量报告和社会调研客观提供工程师培养的质量和数量。GaryGereffi、Vivek Wadhwa、Ben Rissing和RyanOng(2008)的研究表明,中美印等国被普遍引用的工科学生数据并未准确表明新增的工程专业的劳动力和工程技术的规模。因此,目前工程师培养的数量统计权威数据仍是问题。除了外在评价环境体系的建立,我校也在完善校内的质量和管理机构以及教学督导机构,但目前更多关注的是内视质量。为此,我校借助国内浙江大学等高等工程教育专业研究机构的力量测评教学改革效果、撰写卓越计划专项经费绩效报告等,同时借助第三方中介评估机构和与浙江大学科教战略发展研究中心联合成立了宁波工程学院工程教育研究中心,力求客观评价教学改革效果,分析高等工程教育改革中存在的问题,并将这些问题及其解决办法反馈到新一轮的卓越工程师培养的闭环管理系统中,不断改进提升教学质量和强化教育改革。

结语

卓越计划在宁波工程学院试点一年多来,学校在卓越计划的以下几个方面做了有益探索:顶层设计,厘清卓越工程师培养的逻辑思路;创新理念,提出卓越计划的123模式;课堂联动,优化能力实现矩阵;内外兼顾,强化工程教育环境;引培结合,提高教师工程素养。但卓越计划的推进和卓越工程师的培养是一项长期的、细致的工程,我们在实践中也遇到了诸如校内教育观念、教师改革主动性、教师工程素养、内仿真环境和校企深度合作等等问题,但我们正努力在这些方面做进一步探索与突破,以实现今年的改革目标———理念统领,进一步完善能力结构矩阵;标杆示范,进一步激发教师主动参与;标准指引,进一步重构课程内容体系;制度导向,进一步提高教师工程素养;校企共赢,进一步创设工程教育环境。我们将不断实验,努力把宁波工程学院的123卓越计划打造成宁波工程教育的亮丽名片。

参 考 文 献

[1]Educating the Engineer of 2020:Adapting Engineering Edu-cationto the New Century.Washington DC:The NationalAcademies Press,2005.

[2]Engineering Accreditation Commission,ABET,CriteriaforAccrediting EngineeringPrograms(2006-2007AccreditationCycle),http:∥www.abet.org/

[3]Guide to the FEANI Register(Eur Ing),3rdedition,Brus-sels,Oct.2000,p4-5,http:∥www.feani.org/webfeani/

[4]Gary Gereffi,Vivek Wadhwa,Ben Rissing and Ryan Ong.NumbersRight:International Engineering Education in theUnitedStates,China,and India.Journal of Engineering Edu-cation.January2008.

[5]林健:《“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专业培养方案再研究》,《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1年第4期。

[6]林健:《面向“卓越工程师”培养的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改革》,《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1年第5期。

[7]李茂国:《中国工程教育全球战略研究》,《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08年第6期

从必然性到过渡性:企业教育视角下的校企合作发展

聂伟,刘兰明

(1.天津大学 教育学院,天津300072;2.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北京100042)

【摘要】职业教育大致可分为企业教育和学校教育两部分。从历史上看,职业教育源于企业教育。工业革命后,职业教育转由学校实施,虽顺应了时代的发展潮流,却违背了职业教育的本质要求;校企合作以能弥补学校教育的先天缺陷而为人们所重视,但其实践效果又不尽如人意。未来,企业教育的功能将得到恢复和彰显,并在知识层面与学校教育深度融合,共同促进职业教育的健康发展。

【关键词】企业教育;学校职业教育;校企合作;必然性;过渡性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4203(2012)12-0072-05

【收稿口期】2012-09-24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重大课题(AJAI 10003)

【作者简介】聂伟(1981-),男,江苏那州人,天津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研究生,从事职业教育基木理论与政策研究;刘兰明(1963-),男,山东济宁人,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教授,教育学博士,从事高等教育管理、高等职业教育研究。


根据实施场所不同,职业教育大致可以分为企业教育和学校教育。企业教育主要指在企业内部进行的,以企业人员为对象,以提高工作能力为目的的教育训练,“是一种最典型的职业教育”。[1]考察职业教育的发展历史,可以发现职业教育源于企业教育,而企业教育又萌芽于古代社会的家传世学。

一、早期的职业教育

现代意义的企业是工业革命的产物,但作为社会生产的组织形式,‘已可以追溯至家庭生产。当家庭生产由自给性生产向市场化生产转变时,企业便产生了。[2]所以,企业原初是在家庭内孕育的,随着社会生产的发展和分工的进步,生产功能逐渐从家庭中剥离出来,由企业这种专门的社会组织来承担。

古代社会人们生活水平低下,在家庭内进行简单的生产劳动就能满足需要。在这种生产活动的同时,长辈和晚辈往往只有通过口耳相授、言传身教才能传递手工技艺和职业知识。这种与生产活动相伴生,以家庭为单位,带有教育性质的手工业技艺传授就是家传世学的职业教育形态。它主要是为了满足家庭生活的需要,使私有财产得到继承,进而巩固家庭的经济地位,维护家庭的社会威望。家传世学不但重视实践训练,对职业教育作了质的规定性,而且还在形式上为后来学徒教育的发展奠定了基础[3],应该算是最古老的职业教育形态了。

“生产方法随着生产工具而定,社会组织随着生产方法而定。”[4]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仅靠家人己经难以满足生产发展的需求,于是开始收取他人孩子作为义子或学徒到自己家中,帮助扩大生产,并向他们传授职业上的技艺和秘密。这种扩大化了的家庭生产即家庭作坊或手工工场。与此相适应,较为开放的学徒教育取代了仅以血脉关系为承载、传播范围狭窄的家传世学,以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学徒们通过观察模仿师傅的工作进行学习,在从学徒到师傅的成熟过程中习得技能与知识。[5]

18世纪的工业革命“以社会为本位的生产方法替代了以家庭为本位的生产方法”,[6]催生了现代意义的企业。现代企业实行机器大生产,需要大批量的一线工人,这是学徒教育所不能满足的;同时,现代企业为追求效率与经济效益,实行精细的分工和严密的合作,这也是不讲求分工、以造就熟悉整个工作流程的“通才”为目的的学徒教育所难以适应的。19世纪30年代,英美等国迅速掀起了“机械工人讲习所运动”,工人讲习所并不传授生产技术,而是以向工人讲授能应用于其职业的各种科学知识原理为目的。[7]尽管由于种种原因,工人讲习所存在不久就结束了生命,但是,这种教育形式为职业教育从劳作现场转向职业学校作了铺垫和过渡,“具有划时代的意义”。[8]它挣脱了学徒教育的藩篱,将严实的古代职业教育系统撕开了一个口子,向下层民众敞开,这是教育的进步和民主的扩大。

在市场经济浪潮的冲击下,企业一直都迷失于追逐经济利益之中,有意或无意地忽略了职业教育的责任。与此同时,学校职业教育迅速崛起,占领了现代职业教育的主舞台,实现了职业教育从企业向学校的完全转轨,也为企业规避职业教育责任提供了最为有力的借口。学校形式的职业教育萌芽于18世纪初俄国和德国创办的实科学校,后来受“工人讲习所运动衰退,多数讲习所转为工业学校”[9]这一历史的叠加影响,到19世纪中叶,职业学校在世界多国都有开设。职业学校实现了由劳作现场本位转向以学校为本位,放弃了原来企业教育中全程式的工艺教学,将整个生产工艺分解为一个个相对独立的工序,然后对这些工序一一进行教学。[10]学校职业教育这种全新的教学方式虽然迎合了工业经济时代追求效率的诉求,但其诞生之日就注定了脱离劳作现场的宿命,也正是这固有且自身又难以克服的先天缺陷,使职业学校在运行过程中问题不断。从这个角度说,发展学校职业教育只能是一种“谬误”。然而,存在即是合理的,职业学校的产生与发展并不是无中生有、凭空产生的,而是顺应了经济社会发展潮流、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为调和这一矛盾,历史选择了校企合作来弥补学校教育的缺陷。

二、当前实施校企合作具有必然性

首先,职业教育的发展脉络显示,校企合作符合历史趋势。从家传世学、学徒教育、工人讲习所和学校教育的发展演变轨迹来看,职业教育逐渐脱离劳作现场(企业),转向学校。于是,职业教育形成了两个端点:企业和学校。在从企业向学校转变的过程中,出现了工人讲习所的中间形式。学校教育由于偏离了职业教育传授技艺的本真,所以又出现了向企业回

归的趋向。校企合作就是职业教育从劳作现场转向学校再回归企业的过程中出现的过渡形式(如图1所示)。也即,校企合作是职业教育回归企业途中的“缓冲地带”,而对当前学校教育在职业教育体系中的强势地位,回归难以一跳而就,只能退求中间缓冲地带。如此看来,校企合作是符合职业教育发展规律的,具有历史必然性。


图1职业教育办学历史演变的逻辑脉络

其次,企业的工作现场为职业学校教育教学所必需。职业教育区别于其他类型教育的内在特征之一,就是在教学过程与所培养的人才上具有实践性。[11]但学校教育先天就缺乏实践性,充斥着理论性,这只有求助于企业才能有效解决。第一,企业可以给职业学校教学提供真实的生产设施。职业学校办学成本较高,而且经费有限,不可能置办所有的实训设备,企业则可以给学生提供真实的工作体验。第二,企业具有熟练操作技能的师傅能更好地指导学生的实际训练。职业学校教师大都毕业于普通院校,动手操作能力欠缺,难以完成操作技能教学,借助于企业一线的技术工人才能完成完整的教育教学任务。第三,工作现场还可以给教育教学带来一线最新的生产技术和理念。由于教材的编写和生成具有滞后性,学生课堂所学也就随之滞后于生产实际。亲历鲜活的生产现场,有利于学生获取最新的、有用的技术和知识,对课堂学习形成有效补充。第四,工作岗位的实际要求可以促使学校形成适用的教学评价标准。第五,企业的工作环境有利于学生职业素养的养成。

再次,企业具有不可推卸的职业教育责任。[12]第一,从历史来看,在学校职业教育诞生之前的漫长岁月里,职业教育一直都在劳作现场进行,企业一直承载着职业教育的使命。虽然自工业革命以来企业逐渐淡出了职业教育的舞台,但企业与生俱来的职业教育责任并不能因此而被忽略、遗忘,这是企业应担当职业教育责任的内在依据。第二,从社会学视角分析,企业是社会组织,具有社会属性。这决定了企业决不能仅仅追求经济利益,在享受社会赋予的各种权利的同时,还必须承担“公民”应有的社会责任,其中当然也包括职业教育责任。第三,按照教育经济学“谁受益,谁投资”的成本分担原则,企业应该分担一定的职业教育成本。学生从接受教育到被企业聘用的“生产”过程中,我国企业支出“三税”(增值税、营业税、消费税)总额的300,以教育费附加的形式提作教育成本,且不说这笔费用有没有征收或者足额征收,与其获取的“成品”价值相比,投入明显偏少。第四,根据利益相关者理论,职业学校是企业最重要的利益相关者之一。没有职业学校培养出来的人才,企业就无法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因此,企业

是职业教育的主要服务对象和直接受益者,理应支持职业教育的发展。

三、校企合作是一种过渡形态

如图1所示,职业教育始于劳作现场(企业),后转由学校实施,现在又出现了从学校向企业回归的趋势。校企合作只是职业教育回归企业本真的临时形态之一,它在企业和学校两端点之间来回做“钟摆运动”。“钟摆”靠近学校,校企合作就是由学校主导,达到极点就是学校职业教育;反之,越是靠近企业一极,企业的主导地位就越明显,达到极点就是企业教育(如图1“校企合作”两边虚箭头所示)。“钟摆”左右摇摆的实质是校、企双方在合作过程中利益的博弈。但双方的利益究竟如何分配才算合理,很难界定。合作以谁为主导、靠近哪一方,谁就会获得较多的利益,合作的积极性就高;反之,收益就不理想,不愿合作。一般认为,现阶段的校企合作由学校主导,学校获得了较多的利益,而企业则较少,有的甚至是零收益或负收益。这就导致企业不愿参与校企合作。总之,“校企合作”这种折衷的作法在现实中难以找到实现平衡的“点”。这也是现实中校企合作困难重重的深层次原因。这是其一。

其二,学校和企业的组织属性不同决定了它们之间的矛盾难以调和,校企合作只能是权宜之计。以活动的直接目标是否指向经济利益为分界线,社会组织可以分为营利性组织和非营利性组织。[13]两种组织的行为规则和利益诉求迥异:营利性组织是以经济活动为主、为了获得利润而存在的组织,又称工商组织。这类组织追求经济效益最大化,以企业、银行和商店为代表。非营利性组织的直接目标是为公众提供各类服务,满足人们的合理需求,提供基本的安全、健康保障,维护全社会利益,促进社会进步。这类组织追求社会效益的最大化,以学校、政府和医院为代表。职业学校和企业在组织性质上完全不同,这是校企合作具有过渡性的根本原因和决定性因素。而且,随着我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逐渐深化和社会转型速度的加快,企业将会越来越重视经济利益的索取,张扬其经济属性;而职业学校则要越来越凸显公益性,二者之间的“鸿沟”由此会越来越大,以至不可弥合、无法跨越,也就必然导致它们之间合作的难度越来越大,直至不可为。

其三,企业大学的兴起显示了企业教育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同时也预示着校企合作有可能走进历史。企业大学(Corporate/CompanyUniversity)发端于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是一种较为正规和高级的企业教育形式,20世纪90年代就己达1600多所。[14]它的出现是工业革命后企业职业教育功能缺失的恢复和归位。梅斯特(JeanneC. Meister)预计它将来会超过注册的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大学的总和,成为美国中等后教育(post secondaryeduca-tion)重要的教育机构。[15]企业大学在其他国家也迅速蔓延。1993年,摩托罗拉中国区大学掀起了我国企业大学创建的序幕。至2010年7月,我国己建成企业大学400多所,若再加上民间低调成立或非正式的可能己超过1000所。[16]对传统学校(tradition-al/public university)教育不满,是导致企业大学激增最重要的因素。[17]传统学校追求智力水平的提高,坚持学术价值取向,与企业大学追求生产力和工作绩效水平提高的价值取向形成强烈反差,致使企业难以从传统学校中聘到适合工作需求的人才。由于传统学校可以粗略地分为普通学校和职业学校,而职业学校与企业联系最为密切,所以,企业的不满其实就是对学校职业教育的失望。在职业学校无法提供企业发展所需劳动力的时候,企业就只有自力更生,自己培养人才。从表而上看,企业大学的兴起和繁荣是由企业对劳动力的内在需求驱动,实质却是职业教育回归企业诉求的现实表征。然而,我们讲“回归”并不是极端的“机械返回”,回到之前低层次的企业教育阶段,而是部分回归、技能培养的回归,这是职业教育办学模式的否定之否定和螺旋式上升,符合职业教育的本质要求和发展规律。

四、对职业教育发展趋势的预测

企业在职业教育体系中的地位得到恢复和凸显,但这并不会影响职业学校的重要地位。作为专门的知识传递机构,学校应该不会在未来的知识社会中消失。因此,职业学校也不会因职业教育部分回归企业而消亡,只是其功能和定位会随之发生变化。从知识传递的角度审视职业教育形态的演变历史,我们可以发现:古代职业教育置于工作世界之中,注重受教育者的技能培养和实践知识的传授,相对轻视理论知识的积淀和传授;进入工业经济时代,工人讲习所开始出现了关注理论知识传授的倾向;职业学校则专注于传授职业理论知识,相对忽视技能培养和实践知识的传授;校企合作试图将学校和企业二者的长处揉为一体,但事实证明效果并不理想,理论上也难以论证;现在职业教育体系以学校教育为主,未来将会是二者并重,平行发展,企业和学校在实施各自具有优势的技能培养和理论知识传授的基础上,实现职业教育功能的最大化。

基于此,可以构建一个企业教育和学校教育协调发展的职业教育体系,使二者相互补充,形成合力。首先,在内部的知识结构设计上,实现企业教育和学校教育纵向上的衔接和横向上的融合。一方而,学校教育要充分发挥知识传输高效的优势,关注职业基础性知识和一般性知识的传授;企业则在此基础上对学生进行“深加工”,实施有针对性的岗位技能训练和独特的企业文化陶冶,在职业一般性知识的基础之上传授企业特殊知识,实现纵向上的衔接。另一方而,在横向上实现学校和企业在知识类型上的互补和融合,为职业教育功能的最大化奠定基础。职业学校针对职业岗位的要求,对学生进行职业基本理论等文化知识教育,侧重于传授“是什么”(know-what)和“为什么”(know-why)之类的职业理论知识,关注认识论范畴;企业传授的内容多是关于企业生产、经营和发展进程中的热点和难点问题,具有极强的实用性和功利性。如果将技能也视为“知识”,那么,企业教育偏重于“怎么做”(knov}how)的实践性知识和“是谁的”(know-who)人脉关系类知识。前者更关注技术、手段和方法等;后者是深埋在社会上的知识,不易从正式信息渠道获得,相较其他类型知识而言,它属于企业内部高级别的知识。[18]

其次,在体系的外部显现上,企业在学校教育的基础之上实施教育。学生从学校毕业,到企业就业,需要接受具有企业特色的教育,以完善知识结构,为正式工作作好准备。换言之,职业学校把“越位”承担的应该由企业承担的教育责任(技能培养等实践性知识传授)还与企业,使“缺位”己久的企业教育“归位”,发挥其应有的功能和作用。这样,二者并行发展,共同作用,促进职业教育系统健康运行。

再次,需要说明的是,重新建构的这个职业教育体系是对校企合作的继承和发展,并不是弃之另建。现行的校企合作是作为一种办学模式存在的,有构成要素、运行机制、体制保障等,是方式、方法、手段、模式等形式和技术层而的显性合作,追求表而的“一体化”,层次较低。而未来则应该是企业教育和学校教育在知识类型设计和规划层而的隐性合作,追求内在的“浑然一体”,是在现有合作基础上的扬弃和提升。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校、企在知识层而的融合或整合,而非简单的合作。也许,这样才能构建起一个“以企业为主体、职业院校为基础,学校教育和企业培养紧密联系[19]的高技能人才培养培训体系,才能促使职业教育对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最大贡献。

注释:

①之所以将家庭认定为企业的滥筋,是因为占代的家庭也从事生产活动,不但有固定的生产场所,而且在有剩余产品的情况卜还会拿到外面与人交换,形成市场,初步具备企业的一些基木特征。

②关于将“校企合作”界定为一种办学模式,详见第一作者的硕士学位论文《高等职业教育工学交替教育模式研究》第5-6页的论述(南昌大学,2010年)。

参考文献:

[1]一宫地诚哉,仓内史郎.职业教育[M]河北大学口木研究室,译.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81;166.

[2]汪和建.企业的起源与转化:一个社会学框架[J]南京大学学报(析学·人文·社会科学),1999,(2);171-182.

[3][7][8][9]细谷俊夫.技术教育概论[M].肇永和等,译.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198通;12,52,53,68.

[4][6]梁漱溟.中国文化要义[M].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5;28,28.

[5]乔纳森.学习环境的理论基础[M].郑太年等,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28.

[10]石伟平.比较职业技术教育[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19.

[11]刘春生,徐长发.职业教育学[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2:35.

[12]聂伟.论企业职业教育责任的缺失和承担[J].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1,(6);11-14

[13]陈孝彬.教育管理学[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397.

[14]MEISTER J C. Ten Steps to Creating A CorporateUniversity[J]."braining and Development, 1998,(11):3 8-'13.

[15] MEIS"hER J C. Corporate Universities; What Worksand What Doesn't[J].Chief I}carning Officer, 2006,(11):28-70.

[16]侯愕.发展的中国CLO:中国企业大学校长/CLO首席学习官职业化发展调查报告[J].今口科苑,2010,(15):104-106.

[17] ALLEN M,MCUEE P. Measurement and Evaluation in CorporateUniversities[C]//New Directions for 1n-stitutionalRcscarch(12}).2001:81一92.

[18]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M].杨宏进等,译.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1997;8.

[19]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0;15.

地方高校专业实践教学体系建设中的校企合作机制探索

竺柏康 石一民

【摘要】本文以浙江海洋学院油气储运工程专业为例,阐述了校企合作在工科专业实践教学中的重要意义。对如何构建校企合作的长效机制作了有益的探索。实践结果表明,校企合作对提高工科专业实践教学质量、培养高素质应用型人才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关 键 词】实践教学、油气储运工程、校企合作机制

【收稿日期】2012年6月

【作者简介】竺柏康、石一民,浙江海洋学院石油化工学院副教授。

浙江海洋学院作为一所地方高校,在培养油气储运工程本科专业人才方面,经过多年的探索,构建了以企业人才市场需求为目标、以实践能力的培养为导向、以校企合作为平台的实践教学模式,实现了应用型人才培养与企业需求的有效对接,培养的毕业生受到招聘单位的青睐。

一、校企合作在工科专业实践教学体系建设中的必要性

目前我国不少地方高校工科专业毕业生面临择业困境,而另一方面大批企业却招不到合适的人才。这一状况的产生,根本原因在于高等教育与产业发展不相适应,与企业需求不能衔接,培养的学生理论脱离实践。地方高校要培养适应地方经济发展需要、符合行业和企业需求的高素质应用型人才,就必须通过校企合作建立高校与企业之间的沟通桥梁,使高校及时了解产业和企业的需求,适时调整人才培养目标,大力加强实践教学改革,重视学生实践能力和工程素质的培养,不断地调整和完善实践教学体系。惟有这样,才能适应社会的需求,培养出高素质毕业生,提高学生的核心竞争力。

二、校企合作在浙江海洋学院油气储运工程

专业建设中的实践浙江海洋学院是一所以海洋为特色的省属本科高校,主要培养具有较强技术理论基础、实践技能和应用能力并服务于生产、建设、管理、服务第一线的高素质应用型人才。浙江海洋学院油气储运工程专业是在油气储运技术专业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为适应地方经济发展需要于2005年调整设置了该专业。目前国内开设油气储运工程本科专业的高校有30余所,浙江海洋学院油气储运工程专业只有立足石油化工行业,为地方经济发展服务,走校企合作之路,才能形成自己的特色和品牌。为此,学校明确了(突出实践、强化能力、适应就业、形成特色)的应用型人才培养思路,多年来,以校企合作为依托,以提高学生的实践能力和创新能力为目标,突出成品油储运技术和燃气输配的专业特色,积极优化专业实践教学体系,统筹安排实验、实训、专业实习、毕业设计等实践教学环节,将学生实践创新能力的培养贯穿于应用型人才培养的整个过程[1],缩短学生毕业后从事企业岗位工作的适应时间,有效地促进了学生实践和创新能力的提高,从而提高了其就业竞争力。

三、油气储运工程专业实践教学体系建设中

校企合作机制的构建校企合作是地方本科高校实现应用型人才培养的重要途。一方面,学校通过为企业提供培训、科研合作和咨询等技术服务,促进了专业实践教学的改革。另一方面,企业也可以为学校提供实践教学改革的条件。多年来,油气储运工程专业以实践教学体系建设为抓手,从专业实验室建设。实习基地建设。讲座交流。教师培养和为企业培训等方面,采用多种方式与企业紧密合作,构建了基于校企合作的实践教学模式、见图(1)

图1 基于校企合作的油气储运工程专业实践教学体系

1.建设专业实验室

加强校企联系与合作,并通过校企合作建设专业实验室,开展技术培训和应用研究,这对高校的人才培养和企业的新技术推广、人员培训具有重要的意义。目前浙江海洋学院油气储运工程业实验室涉及油品储运技术。天然气储运技术和储运安全技术3大类,拥有油品管道运输仿真。计量仪表、质量检验、油库与加油站设备、天然气储运技术和储运安全技术等6个实验分室。在实验室建设中,尽可能征求企业专家的意见,力求保障实验仪器设备和实验内容的先进性和实用性,使实践教学能够与行业的技术发展同步。如由专业教师规划的加油站设备实验分室,曾委托中石化系统相关专家进行审核,并根据专家意见对加油站设备工艺参数和实验条件进行了优化,学院与北京某科技公司合作开发的油库微机自动发油系统实验操作平台,不仅可为学生开出多项综合性。设计性实验项目,也为师生科研实验和企业员工培训提供了良好的硬件条件。

2.在企业中建立校外实习基地

校企建立长期合作关系的重点是在企业中建立校外实习基地。多年来,学校依托产业和区域发展优势,先后与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和中化在浙江或舟山的分公司以及当地大型民营石化企业建立了7个校企共建实习基地和1个产学研基地,充分发挥企业的硬件优势和技术人员的实践经验优势,不仅使学生能学到课堂上学不到的知识和技能,而且能使学生在企业工作环境、人员配合、操作流程、技术要求、相关制度和企业文化等方面得到真实的体验和锻炼,使学生毕业后能尽快适应企业岗位。而企业在为高校提供实习、实训机会过程中,也可物色到所需人才,这在国内外都有许多成功的例子。在企业中建立实习基地,尤其要重视制定科学完善的制度,以保障学生的实习效果及合作企业的利益。通过与企业签订合作协议书明确合作内容和双方责任、义务、权利等,确保实习基地能长期稳定发展。

3.邀请石油石化企业专家来校开设讲座

随着科学技术和石油储运业的发展,油气储运工程的专业技术人才不仅需要扎实的专业知识,还需要了解行业最新发展动态和前沿技术。聘请企业专家来校开设讲座或作学术交流,作为课程教学的补充,无疑是有效和可行的办法。近年来,学院分别邀请镇海国家储备基地有限公司、中石化浙江石油分公司、杭州市城乡建设设计院、镇海石化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中化兴中石油转运有限公司等企业具有丰富实践经验的专家来校讲学和指导,涉及“石油储备”、“浙江省成品油管道

的建设与发展”、“浙江省城市天然气利用”、“立式圆筒形钢制焊接储罐设计技巧”、“油品储运安全新技术应用前景”等专题,这些讲座内容丰富、观点前沿、特点鲜明,拓宽了学生的知识面,增加师生对储运专业实践认知,效果很好。此外,还聘请油气储运企业的专家加入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共同修订。完善本专业培养计划和实践教学体系,并为学生专业能力培养。实习基地建设以及学生就业提供意见和建议。

4.建立专业教师下企业锻炼的有效机制

近年来,学校十分重视专业教师特别是青年教师的培养和提高,支持和引导专业教师到企业挂职锻炼,通过开展博士、教授下基层等活动,组织专业教师到中石化浙江石油分公司、浙江天禄能源公司、中海油舟山石化有限公司等合作企业挂职,掌握新技术的发展动态和在企业中的应用情况,逐步积累工程经验。支持、鼓励教师与企业进行科研合作,与企业联合申报省部级科研项目,直接参与企业的新技术开发或推广工作。如此既深化了校企双方产学研合作关系,又锻炼了专业教师的工程实践能力。

5.为石油石化企业提供培训服务

校企合作开展高层次人才继续教育,是当前社会的发展需求,也是学校和企业互惠互利并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为企业提供培训服务,既是对教师专业技术水平的检验和锻炼,又促进了专业实践教学的改革。为了做好培训工作,学校邀请中石化销售企业和当地有关石油石化企业的领导和专家来校指导工作,考察实验设施、设备;每年组织教师参加中石化销售企业的培训工作研讨会,利用油气储运工程专业特长为成品油储运销售企业开发多个培训项目,并开展培训课程开发、模块研讨、教材编写、课件制作和授课技巧交流等工作,促使教师加大教学研究力度。近三年来,油气储运工程专业教师与外聘教师、企业专家一起,先后为中国石化销售公司、中石化浙江石油分公司和省内外其他石油石化企业短期培训学员3000余人,培训项目涉及油库或加油站员工培训体系师资、油库主任或加油站站长岗位、质量管理、安全管理、油品计量和质检员等。专业教师通过为企业在职人员授课和研讨、交流,不断更新知识,使课堂教学更加生动,使设计的实验、实训项目更加贴近实际,符合企业要求。结合新培训项目进行,促进了油气储运工程专业设备检修安装实习实训项目和油品质量检验等实验性较强课程的项目改革,如设备检修安装实习在原来的油泵拆装与检修、油泵站工艺组装基础上,增加了加油机设备。重点是油气分离器、加油枪、电磁阀和传感器等主要设备,检修与故障判断等项目,提高了学生的动手能力,这是校企合作的成功案例。

6.与企业开展横向科研合作

为适应企业需要,学院积极与中石化浙江石油分公司、中化兴中石油转运有限公司、中海油舟山石化有限公司等企业开展横向科研合作。如2009年成功获得中石化公司重大科研项目、沿海油库污水处理关键技术研究”,并于2011年12月通过了鉴定。而该项目的推进,不仅使专业教师的科研成果产业化,而且带动了一批本科生参与教师的科研,先后开展了3项创新性实验和研究性学习项目,学生发表课题相关论文3篇,有5名学生完成了该课题相关毕业论文。

参 考 文 献

[1]竺柏康等:《校企合作构建油气储运工程专业实践教学体系》,《浙江海洋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0年第3期。

[2]洪林、王爱军:《应用型本科高校实践教学改革与创新》,《实验室研究与探索》2004年第9期。

[3]何越磊、柴晓冬、马子彦等:《依托校企合作探索实践教学体系新模式》,《高校教学研究》2008年第16期。

[4]姜文彪、陈烨:《实施校企合作共建实验室 强化实践教学应用性》,《实验室研究与探索》2011年第11期。

[5]谢绪磊、李智:《试析德国大学的”工学结合”与”校企合作”》,《现代企业教育》2011年第22期。

[6]郑春龙、邵红艳:《以创新实践能力培养为目标的高校实践教学体系的构建与实施》,《中国高教研究》2007年第4期。

[7]孙连荣:《高校实验教学模式的研究与探索》,《实验室研究与探索》2003年第1期。

[8]何越、磊石嵘:《基于创新能力培养的实验新模式研究》,《中国高校科技与产业化》2011年第2期。

对实施“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工作中几个问题的认识

陈启元

摘要:结合目前各高校实施卓越计划的基本情况,以及作者在参与高校方案论证和阶段检查过程中所了解的一些共性问题,重点对各高校参与计划的定位,人才培养目标的定位、培养模式、标准实现矩阵和企业环境对人才培养的影响等方面进行了分析和讨论。

关键词:卓越工程师;工程教育;培养模式;标准实现矩阵;企业环境

教育部实施的“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以下简称“卓越计划”)自 2010 年 6 月启动以来,目前已有近200所高校参与该计划。2011 年年初教育部出台了《教育部关于实施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的若干意见》(教高[2011]1号文),进一步明确了“卓越计划”的指导思想、主要目标、基本原则和实施领域。“卓越计划”实施一年多来,各参与高校在思想认识、人才培养模式改革、校企联合培养等方面都取得了很大进展。2011年暑假,教育部组织第一批和第二批参与计划的高校进行了分区交流与研讨,旨在推进“卓越计划”实施,研究解决2011年学校专业培养方案论证和阶段检查工作中发现的问题,加深高等学校对“卓越计划”的理解。本人有幸参加了“卓越计划”的有关工作,对实施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工作中的几个问题有些体会,与大家讨论。

一、“卓越计划”是教育教学改革项目,而不是评优

首先,各高校对参与“卓越计划”要有一个明确的定位。大家都明白实施“卓越计划”的主要目标是:面向工业界、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培养造就一大批创新能力强、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高质量各类型工程技术人才,为建设创新型国家、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奠定坚实的人力资源优势,增强我国的核心竞争力和综合国力。实施“卓越计划”将为我国从工业制造大国到工业制造强国提供充分的人才资源。这几句话很有针对性。在对高校工作方案及专业培养方案进行论证的过程中,发现有些学校对目标和定位不是很清楚。需要明确的是“卓越计划”不是评审和评优项目而是一个教改项目,是工程教育改革的项目。它不像教学名师奖的评选,也不是本科教学评估,是对已有工作的评价。我们对参与“卓越计划”一直称论证,而不是评审。论证的重点主要看改革目标和改革措施,重点不在于各参与高校过去做得如何,当然过去做得好的、有基础的高校更有条件完成“卓越计划”的改革工作。

在明确定位后,所有参与计划的高校都应是自愿加入。“卓越计划”的实施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关键要素:制订“卓越计划”的本校标准体系;大力改革课程体系和教学方法与手段;创立高校和企业联合培养机制;建设高水平工程教育师资队伍;积极推进“卓越计划”学生的国际化培养等。要参与计划,前提是认可这些要素,只要认可就可以申请加入,进行方案论证主要也是检查该校是否认可这些要素。所有认可这个计划要素的高校,经自愿申请并通过论证后加入计划一起来进行工程教育改革。对于不赞同或不认可此计划要素的学校可以不参加,计划不是强制性的。参与计划的各个学校和各个专业根据“卓越计划”的指导思想、主要目标、基本原则一起实施。因此,可以说推进实施“卓越计划”是促进工程教育改革和创新,全面提高我国工程教育人才培养质量的突破口,但不一定是工程教育改革的唯一方案。它所代表的是一种改革的方向。

在认可计划的前提下,各高校一定要根据本校的办学理念、办学历史、办学特色和具体情况来制订学校的工作方案和专业培养方案。计划不要求所有参与高校的方案是一个模式,实施计划追求的不是同质化,而是差异化,每个学校有自己的办学历史和办学特色,因此制订工作方案时一定要充分体现学校的特色。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既然“卓越计划”是个教改计划和项目,必然有其共性,计划中的几个关键要素,还是要在学校的工作方案和培养方案中得以体现。

二、培养模式不搞一贯制,需统筹安排,分阶段培养工程人才

“统筹安排,分阶段培养”是“卓越计划”实施的主要培养模式。“卓越计划”实施的层次包括工科的本科生、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三个层次,主要培养现场工程师、设计工程师和研发工程师等多种类型的工程师后备人才。工程人才培养可分为三段制:本科、硕士、博士。中南大学“卓越计划”采取校企联合培养模式,按“3+1;1+1;1+2”分阶段培养(其中:“3+1”为本科培养阶段,工程实践1 年;“1+1”为硕士培养阶段,企业挂职培养 1 年;“1+2”为博士培养阶段,企业挂职培养与工程研究 2年),实行多级进入、有条件转换、设置分流出口的人才培养运行模式。“卓越计划”已经明确不实行一贯制,不搞六年制,七年制。可是在论证新申请加入计划的高校方案时,仍有个别学校提出本硕六年一贯制,这是不合适的。但是考虑到工程技术人才培养的连贯性,各高校在设计本、硕、博的培养方案时,可以统筹安排,分阶段培养。“统筹安排”是指在制订工作方案和专业培养方案时,对各个阶段的培养方案和课程体系要统筹考虑,其中企业培养阶段的方案尤为重要,对课程和教学环节不能只做加法,既要做加法,又要做减法,要作为一个整体进行考虑。“分阶段培养”是指要设置分流出口,参与计划的学生首先是本科毕业,其中一些可参加工作,另一些可以继续攻读硕士或博士,实现分段培养。本科学生来源主要是高考直接遴选或从校内各专业、各年级中遴选。

另外,在“卓越计划”实施过程中,对人才培养目标的定位存在一个误区。实施“卓越计划”不是拔尖培养,不是培养研究型人才,不能把计划当作是培养研究生生源或科学研究人员。它培养的是企业的工程师。计划主要不是强调拔尖,它强调的是培养有志于从事工程事业的优秀人才。如果高校对人才培养目标定位有不同的认识,就不需要加入这个计划。对于不同层次的学校都要明确,“卓越计划”培养的既不是研究人员也不是定岗人员,更不同于高职学校把学生送到企业去实训。培养工程师和培养技师是有区别的,这个从基本标准上可以看出。同时,“卓越计划”也不反对选拔优秀学生进入计划,但选优不是目标。计划所选拔的学生不管是不是尖子生,培养目标都是后备的优秀工程技术人才。计划不反对高水平大学培养研究型人才,但是这不是我们这个计划的目标。参与计划的高校所选拔的这批学生主要是瞄准企业,培养下得去并能发挥作用的人才,这个是计划的实施初衷。“卓越计划”既然是教改项目,其基础是改革,以通过改革来实现新型的工科人才培养。中国的制造业要从世界的加工厂变成世界的创新型企业,必须有一流的工程人才。实施这个计划就是希望为企业培养一大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一流工程人才。

三、建立标准和实现矩阵是实现培养目标的保证

建立标准是工程人才培养的基本要素。“卓越计划”参加高校要结合本校的办学定位、人才培养目标、服务面向和办学优势与特色等,选择本校参加“卓越计划”的专业领域和人才培养层次,并按照通用标准和行业专业标准,建立本校的培养标准体系。培养标准分为通用标准和行业专业标准。其中,通用标准属于国家层面的,规定各类工程型人才培养都应达到的基本要求。行业专业标准是在通用标准指导下,规定一个具体专业的工程师培养应该达到的基本要求。而学校标准是在通用标准的指导下,在专业标准的规定下,高校根据本校情况制订的一个具体专业的培养标准。这个标准的依据从几个方面考虑,要符合国家通用标准和行业标准,更重要的是要根据人才培养目标和学校的目标来制订有自己特色的标准。学校标准不要求各所学校一致,但是一定要有学校标准,并将标准落实到各个教学环节,最后形成培养方案。

学校标准制定过程中特别要注意标准中非学术方面的要求,比如说个人道德、工程师基本素质等等,这些都需要具体的教学环节去实施并实现和达到标准要求。非学术方面的要求可以细化到团队合作、交流能力、法律法规、批判性思维、环境意识、社会责任等等。在论证各高校工作方案和学校标准时,还是有相当多的高校根据国家标准,对非学术方面的要求有所关注,但是有些学校在制定培养方案时没有充分考虑。在培养过程中,我们要处理好人和自然、人与社会、人与技术等方面的关系。要处理好人和社会这些软件方面的关系,不能只通过上课来实现,而是要通过多种环节来实现。有些学校的标准只是照搬国家标准是不行的,每个专业要根据专业特点来制定标准,比如冶金工程专业标准就有关于环境方面的要求,要对环境,对人和企业有充分的认识;从事食品工业的专业,目前最关注的是食品安全问题,在方案和标准制定过程中就要高度重视食品安全。不同专业是不一样,要有所差异。差异主要体现在标准的制订,学校方案制订得好,可以从标准看出来。

标准通过矩阵来实现,实现矩阵是双向的。有些学校存在一个问题,做标准的和做方案、计划的有些不搭界,没有关联,这样的话,标准就无法落实,因此要整体考虑,建立标准实现矩阵。建立学校标准的目的是定个基准,一切以它为准,从论证程序上来看要有标准实现矩阵。分析第一期参与计划高校的实现矩阵建立情况,刚开始是各种各样,经过一段时间的研讨和论证后,逐步建立了双向实现矩阵,而不再是简单的拼装。标准实现矩阵要细化和具体,一般纵坐标是知识、能力和素质要求,横坐标是教学环节。标准主要通过教学环节来实现,可以是一个环节也可以是多个环节,培养环节不一定是课堂教学,亦可包括课内外的各个环节,可以是实习、实验、课程设计、社会实践活动等多种培养环节。另一方面,标准实现矩阵是双向的,每个培养环节要与培养标准要求一一对应。一个培养环节可能对应多个培养标准。各高校在制订培养方案和教学大纲时,可以根据实现矩阵来制订教学大纲。建立实现矩阵要体现教育教学改革的成果,要综合考虑各种教学环节,要对所有课程进行整合,包括理论课、实验课、实践实习,以及课内外等环节。

四、企业环境是培养卓越工程师的重要人才培养要素

环境是人才培养的重要影响因素,一个好的环境可以培养优秀的人才,反之一个坏的环境可能毁掉一个优秀的人才。中国教育历来重视环境对人才培养的影响,将环境作为一个重要的教育要素,三字经中有“昔孟母,择邻处”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卓越计划”的目标是培养工程师,而工程师培养最重要的是企业环境。目前,在制定企业学习阶段培养方案时,最容易出现的问题是把企业阶段做成实习计划。“卓越计划”希望学校制订的企业学习阶段培养方案是学校总体改革方案中的一个子方案,不是简单的实习计划,也不是把原来的三大实习进行简单的组合,这是目前部分学校制定企业培养方案中的一个主要缺失。“卓越计划”为什么要求实践环节时间累计达到一年?除了实践外,关键是企业环境,企业环境是培养工程人才的要素。只有从这个层次、这个角度来认识企业阶段的学习,把企业环境作为人才培养要素来对待,而不是把带学生进行具体操作和认识作为下企业的目的,这样才能确保企业阶段学习的效果。

企业培养方案做的好坏决定实施计划的成败。企业阶段培养方案的制订和实施不仅仅是实践教学改革,更重要的是让学生融入企业,学习企业的技术,感受企业的文化和氛围。培养方案应该把适合在企业开展的有关教学活动和教学环节尽可能放到企业去,包括相关专业课程,课程设计和毕业设计等。举个例子,化工工艺流程,在课堂上是很难讲清楚,但是让学生到相关企业转一圈就一目了然。既然到企业去学习的效率高,为什么不到企业去?有些学校是让企业在学校建立一个基地,学生在基地进行实习和模拟,虽然也可以达到一定效果,但是模拟毕竟跟真的生产是有区别的,不能说所有的这种实习不合适,但是大部分是不合适的。是不是个别合适,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企业的选择是非常重要的,是企业培养阶段的关键要素。“卓越计划”培养的人是卓越工程师的后备人才,应对企业有所选择,学校合作企业的选择在人才培养过程中是非常重要的。各高校应选择在行业中有代表性、先进性的企业,要有先进的技术和管理。高校既要找优秀的企业,还应要求企业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感,有企业道德,千万不能找造假和缺少责任意识的企业,这样对学生不好。在计划实施过程中,发现很多大中型企业愿意参加“卓越计划”,说明很多企业有非常强的社会责任感。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企业在实施计划过程中也有需求,学校应考虑企业的要求。另一方面,企业培养方案要按照学生成长规律来指定,而不能像有些企业搞一些培训项目进行收钱、谋利。目前,有些软件企业采取收费培训的政策,给学生发证,这是不合适作为“卓越计划”的。企业培训要符合我们的培养要求,要按照专业工程师的要求来培养人才。有的学校说校办企业办得很好,可以接收学生实习。对于校办企业不能一概而论,从个人分析来看,一般不适合全面培养学生,因为不是一个完整的企业环境。

以上是我对“卓越计划”实施过程中几个主要问题的认识。另外,在工程背景教师队伍建设方面,要落实对工程型教师的培养,在学校教师职称晋升过程中,要对教师的工程经历提出明确要求,需要学校人事制度配套政策的支持。在工程师国际化培养方面,各个学校都要努力,要做好适合自己学校的计划,在国际标准,师生交流,国际合作,国际认证等方面采取措施,希望有更多参与计划学校的学生达到国际上业界认可的水平。

参考文献:

[1] 教育部关于实施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的若干意见(教高[2011]1 号文).

[2] 中南大学“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总体方案.

[3] 刘义伦,刘铁雄. 在改革工程教育中力促校企深度融合[J].中国高等教育,2011(6).

[4] 林健. “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专业培养方案再研究[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1(4).

关于“卓越工程师”培养的思考与探索

龚 克

2004年在中国召开的世界工程师大会的主题是“工程师塑造可持续发展的未来”,这个主题告诉我们“工程师”对于人类的未来是多么重要,它同时也告诉我们“工程教育”对于人类的未来是何等重要。伴随着近300年工业化进程发展起来的高等工程教育为当今社会的辉煌做出了不可或缺的贡献。然而,发端于上世纪末期且正在深入发展的科技革命正推动着人类社会发生历史性的转折,即向“可持续发展”转轨、向“全球化”转型,因此,工程教育也必须进行改革和转型。今天的“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启动仪式正式吹响了工程教育改革的号角,下面我结合天津大学的实践谈谈四点认识。

一、必须明确“卓越工程师”的培养要求

应该清楚地认识到,高等工程教育所造就的尚不是“卓越工程师”,而是为造就卓越工程师打好基础。那么,大学应该为未来的卓越工程师奠定什么样的基础呢?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培养什么人”的问题,这是高等工程教育的首要问题。回答这个问题应该超越“专业教育”的框架而在“素质教育”的框架下来思考。因为,实践证明,“卓越工程师”之所以“卓越”,主要并不在于其专业知识更丰富,也不仅在于其解决问题的能力更强,而在于其综合素质更高。所以,要使今天的大学生将来成为“卓越工程师”必须打牢综合素质基础,所谓“卓越”就是素质高。

2008 年,天津大学通过考察、走访、座谈、调查问卷、查阅资料等形式(共向教师、学生及企业发放问卷500余份,分别召开院士与资深教育专家、中青年骨干教师、学生及企业代表等参加的各类座谈会数十次)。比较系统地总结美、欧、日、澳等发达国家和国内兄弟院校工程创新人才培养的先进经验,拟制了“工程创新人才基本要求大纲”,主要从工程创新人才的品行、能力、知识三个维度将培养目标进一步细化,明确了工程创新人才的具体要求。我们把大纲里这三项基本要求变成三个基本任务,即提升品行、强化能力与优化知识结构。之后,又建构了完成这三个任务的系统,比如:品德养成计划、心理健康计划;学习能力提升计划、工程实践能力培养计划、社会实践计划、创新能力培养计划;知识结构优化改革、教学方法与手段改革以及工程创新课计划等。同时还建立了一个工程创新环境支撑平台,包括创新实践基地、教师创新能力建设(含工程经验培养)和质量监控与保障体系三个层次,共同来支撑三大任务,实现基本大纲的要求,我们把上述这一切统称为“工程创新型人才培养体系”。

二、必须形成开放的培养体系

工程教育不能闭门造车,而必须实行产学结合,向社会开放、向世界开放。2009年,天津大学制定了《天津大学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章程》,规定:“教学指导委员会成员由国内外大型企业或跨国公司的总工程师或技术总监、各行业协会或组织的专家、系主任及资深教授组成,其中企业或行业专家不得少于50%,工科专业的企业或行业专家比例要适当增加。”这样就有了开放的指导机构。

我们还从企业直接引进人才作为全职教师从事本科生的工程实践教学与研究生科研指导工作,让学生们能够直接体会到企业对人才素质的要求和企业的工作模式,2008年以来,“破格”聘用来自企业的专职教师 14人,并聘请了更多的兼职教师,逐步建立起开放的师资队伍。

2007—2008 年,我校的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通过了英国 IChemE(Institute of ChemicalEngineers)的“MLevel”级别认证。在获得高度认可和评价的同时,我们也在安全教育、设计训练和考核评价方面找出了不足,并与国际机构及大学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从而进入了国际认可的体系。

我们还将推进培养过程的开放,努力使教室内外、校园内外、国境内外的培养互相配合,构成有效的多要素、多形式一体化的培养过程。三、必须大胆进行多样化的试验

工程教育改革从根本上讲是为适应新的时代特点、适应新的发展阶段对于人才的新要求,没有现成的套路,必须靠实践探索。实践出真知,一切都要经过试验,为此,2009年,以实体化的“卓越工程师培养实验中心”为建设目标的天津大学“求是学部”正式成立。该学部将作为我校实施工程教育改革和“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试点工作的重要载体。目前已经开展了数理基础强化试验、大口径专业基础强化试验,即将开展的有校企合办专业试验、复合型培养试验、本硕分阶段统筹培养试验、实践强化试验等等。同时也探索各种教学方法、学习组织方式的改革。

在培养模式方面:求是学部初期拟按照技术科学型和工程专业型等不同模式来培养。2009 年已从新生中选拔 190名学生进行工程创新型模式培养,强调基础扎实、视野宽广、学科交叉,注重研究能力。2010年将从部分工科学院中选定部分专业开展工程专业型培养模式的整班试点,培养中强调专业基础牢固,尤其注重设计和动手能力,比如要按照学校要求的最高标准完成所有的课程学习任务,认识实习、生产实习、地质实习和测量实习,探索与企业合作培养。

在教学模式方面:求是学部将优化课程体系,调整教学内容,创新教学方法,完善考核评价体系。通过课程重心前移,强化综合设计训练,并要将诚信意识、节能节材意识、安全意识、美的意识和科学伦理的培养“嵌入”到各种课程之中。引进以问题为导向、以构思、设计、实现、运作模式为主的先进教学方法,开展研究式、讨论式、团队模式教学,强化以工程实例为载体的案例教学。实施复合式考核方法改革,考核从注重“学习成绩”向注重“学习成效”转变,引导学生从注重“考试结果”向注重“学习过程”转变,增强学生的学习主动性,提高学生的研究能力和工程实践能力。

在管理模式方面,求是学部将与教务处、研究生院、学工部及参与试点的院系共同构建多方联动、校院共推的管理运行模式。组建由行业企业专家、试点专业系主任、资深教授组成的教学指导委员会,吸收不少于50%的行业专家加入教学指导委员会,参与制订培养方案负责审定培养方案,指导课程体系改革和培养模式改革,推进校内外实践基地建设和与企业的产学研结合。学部还将着力突破原有“管、灌”模式,注重激发学生内在的积极性,采取以个性化和制度激励为特点的管理模式,积极营造“宽而不懈,严而不死”的学习氛围。

四、必须突破“评价”这个瓶颈

评价是引导师生的指挥棒,大多数学生和教师总是在现行的评价体系引导下寻求“佳绩”。要培养出未来的卓越工程师,必须超越目前以掌握“知识点”为本的评价体系,形成以素质提升为本的、适应新时期社会需求的评价体系并使之渗入整个培养过程。对此,我们还有许多困惑,尚未迈出实质性的步伐。

对于处在特殊的工业化阶段和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建设创新型国家的中国来说,工程教育及其改革尤为重要。115年前,我校的前身北洋大学堂率先将西方高等工程教育植入中国。今天,我们愿意与全国的兄弟院校一起,共同探索中国的“卓越工程师”培养之路,创造新时代高等工程教育的中国模式。

基于校企利益共同体的高职育人机制探索

王振洪

【摘 要】当前高职教育校企合作育人中存在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在校企深度合作的基础上建立多种形式的校企利益共同体,具有合作主体优势互补、合作目标互惠多赢、合作领域多元拓展、合作体制科学合理、合作机制灵活高效等特征。同时,以校企利益共同体为平台构建高职育人机制,能有效提高高素质技能型人才的培养质量。

【关键词】 高职教育;校企合作;校企利益共同体;育人机制

【作者简介】 王振洪,金华职业技术学院院长、研究员 (浙江金华 321007)

当前,以提高质量为核心,以校企“合作办学、合作育人、合作就业、合作发展”为主线,不断深化高职教育教学改革,已经成为大多数高职院校的共识。然而,目前高职教育校企合作育人还存在诸多的问题。高职院校需要在校企深度合作的基础上,进一步创新校企合作的育人机制,促进工学紧密结合,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和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

一、高职教育校企合作育人存在的问题

(一)缺乏有效的合作机制

由于高职教育校企合作时间不长,基本还处于点状的、浅层次的初级合作阶段,缺乏有效的合作育人机制,不能充分整合双方的优势资源并促使合作效益最大化,未能建立稳定的、可持续发展的校企合作关系。校企双方没有共同组建合作组织、联合机构或管理部门,没有固定的交流场所与互动合作平台,尤其缺乏共同的愿景、明确的合作章程、必要的校企合作资金等。[1]大部分高职院校在校企合作过程中缺乏基于校企共同发展的动力机制、基于互惠多赢的利益驱动机制、基于校企合作的保障机制、基于优势互补的共享机制和基于文化融合的沟通机制。[2]这样,校企双方就很难开展多层面的沟通交流,很难及时处理校企合作育人过程中的相关事宜,也不容易拓展“校企合作”的深度与广度,校企文化融合及优势资源互补更是难以实现。

(二)缺乏系统的合作规划

高职教育工学结合以校企合作为基础贯穿于人才培养的全过程,校企合作的深度和广度决定工学结合的程度和人才培养质量。在实际合作过程中,诸如人才培养模式改革、校内外基地建设、课程开发与实施、应用技术研究、订单培养、企业员工培训等工作,都需要校企双方根据彼此的优势资源和利益诉求,经过充分协商,对原有工作计划和人员安排进行科学合理的调整。然而,由于在校企合作中政府的主导作用以及学校和企业的主体作用都没有充分发挥,对校企合作缺乏系统整体的规划,对双方利益缺乏综合考虑,高职教育校企合作育人计划性不强,许多工作只是临时性、阶段性地作出安排,只有在需要落实订单培养、共建基地、顶岗实习等事项时,相关人员通过联系商谈予以确定。这样,校企双方的合作往往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但是合作效益并不明显,与合作培养完全符合企业需求人才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

(三)缺乏必要的利益保障

高职院校与企业的合作应该建立在一定的利益基础之上,利益是双方产生合作驱动力的根本源泉。当前,校企双方在合作利益的认知上还没有形成共识、双方的利益契合点不明确、学校服务社会的能力与企业期待之间还存在较大的差距。高职院校在校企合作中考虑更多的是如何借助外部资源,为培养高素质技能型人才服务,强调政府以及行业企业支持职业教育的责任和义务,而很少思考如何用自身的优势为行业企业提供技术支持和服务,企业因接受学生实习实训而在场地设备以及技术骨干等方面产生的成本该由谁承担;校企合作共建的基地怎样合理安排生产和实训任务;校企合作的“订单班”学生毕业后改行或到其他企业就业该如何处理;专兼职教师合作开展的研究成果的收益该如何分配,等等。校企合作育人过程中涉及的各种利益没有相应的政策或制度给予保障,政府对企业支持职业教育的优惠政策也不够完善。

(四)缺乏良好的合作环境

我国高职教育界在主观上已经比较重视校企合作,但合作育人的内外部环境还不理想。首先,无论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学校还是企业都对校企合作育人存在认识偏差,主要着眼于解决校内实训基地不足的问题,合作内容比较简单且不深入,形式也比较单一,局限于开展订单培养、共建基地、顶岗实习等方面的合作。其次,政府没有充分发挥在校企合作中的主导作用,制定类似德国、瑞典等国家的有关校企合作的相关法律。我国《职业教育法》等法律政策中有关促进校企合作的条款,还停留在倡导和鼓励层面,只有宁波和苏州等少数地方出台了操作性较强的校企合作的地方法规。另外,学校和企业作为合作育人的主体,由于一些主客观的原因,不明确合作究竟要做什么、具体应该怎么做,没有很好地从高职教育规律和双方的利益需求出发进行合作,合作育人成效不高。

二、校企利益共同体的主要特征

校企利益共同体与以往一般性的校企合作或校企共同体相比较,在合作主体、合作目标、合作领域、体制机制等方面都有较大的不同,主要呈现以下特征。

(一)合作主体优势互补

校企利益共同体是各合作主体经过充分的双向选择后建立的。就学校而言,主要从原先有较好合作基础的企业中优先选择进一步深度合作的单位。经过长期的合作,彼此在利益诉求以及愿景、成长性、规模、资源、能力等方面已有过深入的沟通交流,彼此的价值追求、文化建设等有一定的共融性,双方的领导都具有较强的创新意识和宽广视野,之前的合作比较顺利并初步达到双赢的目标。同时,无论是为了促进企业自身发展还是承担社会责任,相关企业要有较强的合作意愿,能积极参与高职教育,愿意在教师培养、实训基地建设等方面为高职院校提供支持;相关企业应是行业中具有较大规模和影响力的多元化企业,并且有较好的成长性、用工需求大;相关企业的产业或产品生产工艺与学校的专业对接或匹配。另外,经过前期的合作,企业已经意识到校企合作对企业而言不仅仅是付出,学校尤其是办学实力较强的综合性院校在师资、技术、文化等方面的综合优势有助于企业转型升级和跨越式发展。因此,由有较高遴选标准的合作主体所组建的校企利益共同体,建立并完善校企深度合作的体制机制后,各合作主体能在资源共享、文化交流、师资(或员工)培训、课程开发、应用研究等方面形成优势互补,存在多种可能的利益收益,有能力为对方提供相应的服务。

(二)合作目标互惠多赢

校企利益共同体的合作目标是互惠多赢,通过整合校企资源,优势互补,能使双方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各合作主体有望实现差异化的利益诉求和利益最大化,不一定仅仅局限于彼此共同的利益,也不一定仅仅局限于人才共育。从宏观层面看,中国经济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以及加快转变发展方式,都急需大批高素质技能型人才。各级政府迫切希望高职院校通过校企深度合作,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和社会服务水平,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撑。2000年以来的一系列有关高职教育的政策文件,在倡导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同时,都十分强调学校与社会、教学与生产、教学与科研紧密结合,要求建立产学研结合的长效机制、大力推行工学结合。从中观层面看,高职院校要充分发挥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三大职能,必须切实开展校企深度合作,有效地整合行业企业的各种资源,完善教育教学条件。企业则通过校企深度合作,“量身打造”符合企业需要的、认可企业文化的高技能人才;利用高职院校的师资等优势资源对在职员工进行继续教育和培训;依托高职院校信息、技术等服务为企业解决技术、管理、经营等方面的难题;在长期的合作中扩大宣传,树立良好的企业形象等。从微观层面看,只有通过校企深度合作,学校才能紧密结合区域产业经济发展和技术更新情况,有针对性地开展教育教学改革,从而切实提高人才培养质量;才能及时了解和把握行业最新人才需求、研发动向及技术需求,与行业企业专家共同开展应用技术研究,有效缩短科技成果向生产力转化的周期。

(三)合作领域多元拓展

校企利益共同体框架下的合作不只是针对学生实习、员工培训或应用技术研发等某个单一的方面,而是根据校企双方的资源优势,按照互惠多赢的合作目标,以经营的理念尽可能地拓展合作的领域。在人才培养方面,企业为学校学生实践教学、实训实习以及顶岗锻炼等提供支持;在教师发展方面,企业为教师各种形式的不定期的企业实践提供机会,并安排相应的技术骨干与教师结对开展互助合作;在企业员工培训方面,学校选派优秀的教师,有针对性地开发培训包或培训课程,对企业职工进行继续教育,提升企业员工的素质;在准员工录用方面,通过“订单班”以及实习等过程考察未来员工,强化某些特定的素质能力,融合企业文化与校园文化,提高准员工的忠诚度,降低人力资源成本;在办学条件建设方面,企业除了捐助教学设备、提供实习基地,还可以通过“引企入校”、建设教学工厂等形式,支持学校改善教学条件;在教育教学改革方面,企业专家可以在专业人才培养方案制定与完善、专业课程体系重构、人才培养模式改革、项目化课程与教材开发建设、基地内涵建设以及教学资源库建设等工作中,发挥积极的作用;在科学研究方面,专兼职教师可以借助学校的各种资源优势,面向企业开展应用技术研究,进行新产品的研制开发、新技术成果的转化等,还可以进行针对区域经济转型升级和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应用对策研究;在社会服务方面,借助校企联合的条件开展三下乡活动、科技咨询、社会培训,等等。通过多领域、多层面的合作,各合作主体加强交流、促进互动、倍增效益、降低成本。

(四)合作体制科学合理

校企深度合作不仅要有优势互补的合作主体、互惠多赢的合作目标、多元拓展的合作领域,而且需要有科学合理的合作体制作为保障。以往的校企合作是学校(或学院)与企业(或相关部门)两个不同主体之间的沟通与协调,容易产生各种冲突。而校企利益共同体则是借鉴现代企业投资和管理机制,校企双方整合相关部门的职能、调配相应人员后,组成“1+N”的合作实体,构建融通校企组织边界的决策、咨询和执行机构。由校企共同组建“理事会”、“董事会”、“管委会”等,负责实体机构的目标定位、发展规划、人才培养等重大事项的决策;由学校管理人员、专业教师、行业企业专家和教育专家等组成的专业指导委员会,对专业建设、课程建设、师资建设、教学和培训提供咨询与指导;由相对独立的执行机构,负责日常运作和管理。同时,双方共同制定合作章程,明确各方在校企合作机构中的权利与义务,校企合作运行中的作为与不作为,以及相应的考核、奖惩等一系列管理制度;明确规定每年投入一定的校企合作资金,保证校企合作各项工作的正常运行。另外,学校建立符合“校企合作、工学结合”需要的教学管理、质量评价、项目评估和反馈体系。这样,校企之间的合作能够有效运转,防止其成为固定和僵硬的“天花板”,阻碍双方信息、资源、人才的沟通。校企之间的组织边界成为生物有机体的“细胞膜”,它的存在既能保证组织内部结构的完整,又不妨碍其与外界环境进行物质、信息、能量的交换。

(五)合作机制灵活高效

高职院校和企业具有不同的组织形态和文化特征,工作组织运行方式也有很大差异。为了在实际运作过程中更好地组织相关合作事项、协调双方的利益、充分发挥双方的优势促进共同发展等,校企利益共同体还积极采取措施建立并完善灵活高效的合作机制。这是校企利益共同体扎实推进校企深度合作的关键。学校是校企合作的主要推动方,但校企利益共同体实行“双主体”管理模式,学校与企业共同成为人才培养主体,真正把合作企业作为学校发展的一部分,把企业作为人才培养的主阵地之一。校企双方共同制定管理制度,明确经费来源、人员职责和政策保障等,努力把企业运行与办学诸要素有机结合起来,保证双方能高效、快捷地共享合作方的优质资源。学校再造管理流程,调整原有的教学管理机构,成立校级层面统筹全校各专业校企合作相关事宜的管理机构(如校企合作处等),指导和管理各专业与企业的合作,统一协调合作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切实解决校企合作中多头联系、职责不清、运行不畅等矛盾;重新建构教学科研基层组织,根据不同专业特点,分别组建教学工作部、科技合作部、项目部、工作室、事业部等专业层面机构,作为资源整合与专兼职教师协同办公平台。同时,根据合作需要以及校企双方相关人员的专长,组建各种项目团队,在教学实践、员工培训、合作研发产品等方面开展互动合作。另外,根据国家对高职院校自主招生政策的要求,改进招生机制,尝试校企联合招生,将企业员工录用标准延伸到招生环节,企业人员参与考生的技能测试等环节,进一步提高校企融合度。

三、构建校企利益共同体的育人机制

根据校企利益共同体的特征和优势,金华职业技术学院相应的专业群以此为平台,通过创新人才培养模式、重构专业课程体系、丰富专业教学资源、强化专业实践教学和完善培养质量评价等,构建基于校企利益共同体的育人机制,有效提高了高素质技能型人才的培养质量。

(一)创新人才培养模式

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既是高职院校主动适应社会、服务社会的需要,也是行业企业积极参与高技能人才培养的重要过程。学校相应的专业群依托校企利益共同体,适应社会经济发展需要,遵循高职教育规律和高技能人才成长规律,以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为核心,树立系统培养理念,创新“双主体”的人才培养模式。根据企业岗位对人才的要求,调整专业人才培养方案,确定相应专业的培养目标、培养规格、专业标准、实践比例以及工学结合的具体形式等,彻底改革以学校和课堂为中心的教学方式,突出人才培养的针对性、灵活性和开放性,使人才培养过程中的诸要素更加协调,不仅教会学生一技之长,而且培养其成为全面发展的高端技能人才。

(二)重构专业课程

体系课程是人才培养的主要载体,学生的各种素质和技能主要通过课程的实施得以培养。学校在充分利用校企利益共同体各种资源的基础上,根据岗位群的素质和技能要求以及学生的智能发展基础,由企业专家参与重构并确定工作过程系统化的专业课程体系,将区域产业发展特征、校企利益共同体各类优势资源、专业自身优势和课程培养目标等要素进行有效对接。理清课程间的关系与课时比例,确定核心课程并为核心能力提供支撑,着眼于系统培养的要求设计基础课系统和层次清晰的专业实践教学系统;从岗位工作任务与职业能力分析入手,明确学生知识、能力、职业素养和专业核心能力要求,由此确定相应课程的课程目标。依据行业、企业、职业标准,重新编制专业主要课程的课程标准;遵循职业指导下的课程开发路径,对学科体系课程进行工作过程系统化改造,按照工学结合的要求重新选择和编排课程内容;灵活采用项目教学、案例教学、情境教学等教学方法和手段。

(三)丰富专业教学资源

教学资源是指有效开展教学所需要的各种素材和可利用的条件。高职院校的专业教学除了需要通常的教材、案例、教具、课件和基础设施等之外,还要依托校企利益共同体的优势,丰富一些能较好满足高技能人才培养的特殊教学资源。如校内基地可以通过“引企入校”或组建“工作室”、“专业性公司”等途径,引进企业标准、规范、环境等要素,提高校内生产性实训比例。校外基地教学化建设,主要在校企利益共同体的合作中逐步将企业项目、案例引入课程,将教学、课程等要素引入企业,进而在校外基地开辟教学场所,承担部分课程的教学。根据行业企业典型产品的生产工艺和流程,与行业企业共同开发具有专业特色的实训教材。利用校企利益共同体的平台,组建专兼职教师互动合作的专业教学团队,为高质量地实施人才培养奠定良好基础。

(四)强化专业实践教学

实践教学是高职教育人才培养过程中的难点和关键点。加强实践教学不仅要增加校内外的实训实习环节,更要从学生职业能力培养和发展的角度系统设计校内外实践项目,进而优化学生职业能力培养系统,使学生通过工学结合,经历一个完整而有效的能力培养周期,切实提高综合素质与岗位技能。基于企业岗位对职业技能的系统要求和学生自身实践能力的形成规律,学校依托校企利益共同体,根据专业特点重构专业实践教学体系,如工程技术类专业就分为仿真实训、跟班作业、轮岗实训和顶岗实习四个层次。在实施过程中要将阶段性培养目标落实到具体的校内外基地、实训课程、实训项目、专兼教师和考核要求,使校内外的实践过程有机衔接,并在实施环节制定相应的质量标准,有效地解决实践教学随意性问题,确保实践教学的系统性、计划性和可控性。

(五)完善培养质量评价

评价高职院校人才培养质量的优劣,不能仅靠学生的考试分数,而应该由用人单位、行业企业等参与评价。[4]学校针对高素质技能型人才培养的特殊要求,引入行业企业标准和要素,制订各环节质量评价标准,设置行业企业监测指标和独立的社会评价分值,依托校企利益共同体,组织制订专业教学规范、各层次实践教学标准、校外示范性基地建设标准和毕业设计(论文)规范等,以质量标准为依据,制订专业人才培养方案质量评价指标和分类分层的实践教学质量评价指标,紧紧围绕影响人才培养质量的关键要素,开展各类专项教学督查;改革教育质量评价和人才评价制度,建立行业、企业和社会第三方参与的质量评价机制,构建“评价主体涵盖学生和职业人,评价过程从校内延伸到校外,评价时间轴为在校期间、毕业后1年、毕业后3~5年三个阶段,评价指标包含学习能力、适应能力、发展能力三个方面”的高职学生质量评价体系,全面评价学生学业。

参考文献:

[1][3]王振洪,邵建东. 构建利益共同体推进校企深度合作[J]. 中国高等教育,2011,(3/4).

[2]丁金昌,童卫军. 关于高职教育推进“校企合作、工学结合”的再认识[J]. 高等教育研究,2008,(6).

[4]杜世禄. 紧扣地方经济脉搏做强高等职业教育[J]. 中国高教研究,2009,(11).

美国的校企合作教育

冯晓波

(西南大学教育学院 重庆400715)

摘要:总结美国合作教育的基本模式、特征及其影响,从经济、文化、政府及合作教育自身运行体系四个方面分析美国校企合作进行合作教育成功的原因,可以从加强法律保障、完善国家制度、转变人才培养目标等方面得到启示。

关键词:美国;校企合作;合作教育中图分类号:G719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2-5727(2011)04-0177-02

合作教育是美国校企合作中所采取的最为典型、最为成功的一种教育模式。 自 1906年辛辛那提大学教授汉曼·施奈德首次提出这一教育模式以来,美国的合作教育至今已走过一百多年的历史。在合作教育模式不断完善与有效运行的过程中,形成了合作教育的基本模式和特征,并产生了积极而深刻的影响。

美国合作教育的基本模式、特征及影响

(一)美国合作教育的基本模式

美国合作教育的模式主要是交替模式。交替模式开始于20世纪初,主要是学生的学习与工作时间交替进行,一般以周、月或学期为单位时间,学生平均每周的工作时间大约是 40小时。在工作期间,学生与企业达成协议,并取得相应的报酬。 到 20世纪 60年代末,出现了“半天交替制”,即学生一般在学校接受半天的理论学习,下午或晚上进入企业进行实践性的兼职工作,而且可以获得应有的报酬,这样学生每周工作的时间大约为 20 小时。这种“半天交替制”除了适用于全日制学生外,对那些超过传统入学年龄或有着不同学习要求的学生有着特别的意义,其普适性与方便性大大增强。

(二)美国合作教育的特征

实用性——理论联系实际开展合作教育的美国职业院校,从招生、专业设置、教学到实习,一切都以企业的需要为中心,培养目标为企业所需的合格实用的专门人才,教学均在企业的参与下开展。对学生而言,一方面,可以认识到学习关系到未来工作的重要性,自觉地将课堂理论知识应用于生产实践,避免一味被动地接受知识的传授而忽视实践能力的培养;另一方面,学生在生产实践中可以把握最新科技动态,跟上科技发展速度,进行具体问题情境分析,研究如何解决问题,从而增强其社会适应性。同时,学生在工作中的责任心与义务感也可以得到培养。对企业而言,参与合作教育的全过程,可以密切关注学生的各项情况并不断做出调整以便有效录用,省却不必要的职前培训经费及时间成本。

广泛性——各方紧密联系、全程参与美国合作教育的开展并非仅仅是学生、学校及企业三方的事情,其所涉及的部门与人员相当广泛,而各部门与人员之间也并非相互独立,而是各方互相配合,达到合作教育的有效运行。学生是合作教育的主体,学校必须结合本校及学生的实际,围绕企业需求进行招生、课程设置、管理方式的选择等一系列工作。企业更要参与其中,为学生提供资金投入、实习场所、教学设备等。各级政府及家长进行监督与支持,新闻媒体也进行积极的宣传,银行在经费上给予强力保证。可见,各部门各司其职,又有机统一,使得美国的合作教育得以有序进行。

本土性——合作教育服务于本社区美国各社区学院进行的合作教育均以服务本社区经济为宗旨,学校与当地企业进行合作教育,围绕当地企业的需求不断进行各方面调整。学校招生也以本地区学生为主,既帮助其实现就业,又服务于本社区经济发展。学校同时为企业提供新型研发技术,引导本地企业更好地发展。美国合作教育的这种本土化理念使得合作教育在专业设置、教学、教师要求等方面具有灵活多样的形式,适用性也更强。

(三)美国合作教育的影响

合作教育这一教育模式在美国取得了显著成效。统计数字表明,97%的合作教育大学毕业生认为结合工作实际的教育是他们事业成功的源泉;80%的合作教育毕业生表示他们就业的单位就是他们上大学期间实习过的单位;63%的毕业生认为他们的就业机会确实比别的毕业生多,而且所从事的职业大多是在学习期间最后去实习的那些单位提供的;40%的毕业生承认不管工作有何变动,其职业总是与在校期间获得的工作经历密切相关;占合作教育项目毕业生总数一半以上的人从事着令人羡慕的专业性、技术性很强的工作;还有15%的毕业生考上了研究生,得以继续深造。

美国合作教育成功的原因

(一)美国经济发展的需求

社会经济不断发展及市场人才结构不断变化,要求美国的职业教育必须培养专业知识与技能并重的高素质人才,尤其是美国进入知识经济时代以来,各企业对技术人才的需求不再只是具有精深的专业知识与技能,更要求具备很强的学习能力与创新精神,这样才能不断给企业注入新鲜血液,增强企业的生命力。在这种情况下,为顺应经济与市场的需求,担负高技术人才培养重任的职业院校通过与企业紧密联系进行合作教育,无疑对学生、企业、学校三方都是正确的选择。

(二)美国实用主义的文化价值取向

美国作为一个多种族国家,其文化必定呈现出多样性特征,各种文化聚集到一块,虽有冲突,但更多地是相互借鉴与不断融合。美国文化的最典型特点是实用性,实用主义的文化价值取向左右着美国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尤其是美国实用主义的代表人物杜威将实用主义这一文化意识推向了高潮,直接应用到了教育领域之中。在美国,几乎每个社区至少拥有一所社区学院,美国人并不为进入社区学院学习,然后成为一名技术人员而感到羞耻,相反,在美国,高级技术工人的待遇往往更高,地位也更突出。美国人的这种强烈的实用主义文化价值观,使得校企合作教育的开展变得更加容易。

(三)美国联邦政府的积极支持与宏观调控

在美国的校企合作中,联邦政府起了积极的引导与协调作用,不仅通过税收减免、财政补贴、设立专项资金等一系列政策措施吸引企业参与职业教育,更通过具体立法规定、保障了美国合作教育中各方的权利与职责以及需承担的后果。1994 年 5月 4 日,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签署了《学校至职场机会法案》,简称 STWOA。该法案要求各州建立“学校至职场机会”教育体系(STWOA,1994,Sec.1)。该体系包括三个核心组成部分:以企业为基地的学习活动(注重实际工作经历、现场辅导、掌握技能、工作培训等),以学校为基地的学习活动(注重学术性和实践性的教学大纲及内容的融合)和连接性活动(把学生和雇主联系起来的各种活动,以及帮助学生获得附加训练的活动)。该项法案的签署及实施,对规范、促进美国的校企合作起到了极大的指导作用,也有力地保障了合作教育模式的适用性。

(四)美国合作教育自身运行体系的有效运转

合作教育部在每所进行合作教育的学校中均设有自己的合作教育部,在这个部门有两类人:一是承担合作教育课程教学的教师;一是沟通学生、学校与企业三者关系,起承上启下作用的项目协调人。项目协调人对外代表学校一方与用人单位联系、谈判和签约,组织校企进行合作教育;对内是学生的顾问和辅导员,根据学生的特长、学校开设的专业及社会劳动力市场需求,为学生选择专业、确定方向,并安排学生外出实习。项目协调人通过有序地安排学生的课堂教学和外出实习,协调、解决学生学习和工作中出现的各种实际问题,保证合作教育的顺利进行。即使在学生上岗后,项目协调人仍要经常去工作单位进行监督与指导,并征求工作单位对学生的意见,不断协调与改进学生、学校和工作单位三者之间的合作关系。

制度保障对学校而言,每一所开展合作教育的学校都需制定正规的合作教育计划,包括合作教育的模式、招生标准等,并要做出标准的书面说明。对学生而言,学生在参与合作教育的过程中对应承担的责任与应享受的权利都要知晓,如学生参与实习工作的正式文件、来自学校及雇主的对学生的评价等均应加以保存。对雇主而言,雇主需要平等地满足自己的最大利益,学校需向雇主提供书面说明或有利于合作的共同信息材料,雇主还可以获得评价学生工作的权利等等。可见,完善的制度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美国合作教育的顺利进行。

评价体系在美国的合作教育中,对学生的评价并非只由学校一方或学校与学生双方做出,企业参与到对学生的评价中,更能显示出合作教育的成功之处。学校与企业对学生的评价不会因学生所在地点分散而受到影响,学生在工作期间,学校依然会进行监督、指导并做出评价,企业同样会对学生接受课堂教学的过程进行观察、评价。学校与企业共同从理论知识和实践两方面对学生进行评价,判断其在合作教育中的表现。

对我国校企合作开展合作教育的借鉴

校企合作已越来越成为我国职业教育的主要办学形式和发展趋势,如何通过合作教育保证校企合作的有效开展显得至关重要。美国合作教育的许多地方值得我国借鉴,如对开展合作教育的法律保障、国家制度的保障、培养人才的本土化目标、自身完善的运行体系及评价体系等等,都值得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加以借鉴,不断改善、调整,以形成我国独特的校企合作教育模式,促进我国职业教育的发展。

参考文献:

[1]李有观.美国的合作教育[J].世界文化,2003,(3):16.

[2]徐平.美国合作教育的基本模式[J].外国教育研究,2003,30(8):1-4.

[3]陈国平.美国合作教育的几个特点[J].职教论坛,1997,(12):48.

[4]顾玉炎.美国大学管理[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89:169-172.作者简介:冯晓波(1986—),女,山西天镇人,西南大学教育学院职业技术教育专业2009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职业教育课程与教学论。

美国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对我国本科教育的启示

朱士中

(常熟理工学院党委办公室,江苏常熟215500)

【摘 要】 美国高校“应用型”人才培养主要有辛辛那提大学“工学交替”模式、麻省理工学院“本科生研究机会计划”模式、百森商学院“创业实践”模式、加州大学“个人专业”模式、哈佛大学“校企合作”模式、斯坦福大学“产学研培养”模式、仁斯里尔理工学院“创业孵化器”模式、西北理工大学“办学特色”模式等等,这些人才培养模式对我国当今“应用型”本科院校人才培养模式改革都有一定的借鉴价值。  

【关键词】 应用型高校;人才培养模式;本科教育  

【中图分类号】 G64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3-8418(2010)05-0147-03  

【作者简介】 朱士中(1962—),男,河南鹿邑人,常熟理工学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副教授。

随着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应用型”地方本科院校越来越多,怎样提高“应用型”本科院校的人才培养质量是目前我国高等教育的一个突出问题。人才是科学发展的第一资源,人才培养是人才成才的关键,人才培养模式是人才培养的最核心因素。美国高校教育与科研是推动国家经济持续增长的重要动力,其“应用型”教育模式相对比较成熟,因此,探究美国高校“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对我国当前的“应用型”本科教育改革大有裨益。

与我国当今重视硕士、博士研究生不同,美国社会比较重视本科生,在他们看来:本科生是在校大学生的主体,也是未来创业的主体。因此,不论是研究型高校、教学型高校还是社区学院,都十分注重应用型人才的培养,都十分重视本科生的综合素质教育,都十分重视培养学生的社会实践能力、适应社会的能力和创新创业能力。

一、美国主要的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

美国大学非常注重办学特色,不同的高校往往有不同的人才培养模式,比较典型的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有:

1.辛辛那提大学“工学交替”模式。位于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大学十分重视合作教育,它将课堂学习与在公共或私营机构中有报酬、有计划和有督导的工作经历结合起来;允许学生走出校门,到现实世界中去获得基本的实际技能,增强学生确定职业方向的信心。学校对合作教育的开展有详细的规定:首先,理论学习和工作实践交替进行,即学生先进行理论学习,再参加实践,继而回到学校进行理论学习,这个过程将反复进行,但课程的最后阶段一定是进行理论学习。第二,学校设立专门的机构负责合作项目的指导和管理,并配备有教学经验和实践经验的教师。指导教师平时授课,为学生参加合作项目做基础性的准备工作,帮助学生选择合适的工作岗位,同时也负责联系企业落实学生的实践岗位并对学生进行指导和评估。第三,学生参加的合作项目是全职带薪的工作,由所在的企业支付薪水。合作教育要培养的是既有理论知识又有实践能力,而且在个性、人格和身心等方面都相对成熟的高技能、应用型人才[1]

2.麻省理工学院“本科生研究机会计划”模式。麻省理工学院每年有2500多名学生参与“本科生研究机会计划”,60%以上的教师作为导师参与过这一计划。该校近年来毕业的本科生在4年学习期间几乎100%参加过至少一次这一计划。学院的“五万美金商业计划竞赛”已有十几年历史,影响非常大。从20世纪90年代到现在,每年都有5~6家新的企业从这项竞赛中诞生,并且有为数不少的创业计划和创业团队被附近的高新技术企业以上百万美元的价格买走。这些由创业计划直接孵化出的企业中,有的短短几年内就成长为年营业额十亿美元的大公司(张晓鹏,2006)。

3.百森商学院“创业实践”模式。百森商学院始终坚持以培养学生的创造思维方式为中心,全力帮助学生发展“创业式的思维方式、进取心、灵活性、创造力、冒险的愿望、抽象思维力以及视市场变化为商机的能力”。坚持创新教学计划与外延拓展计划相结合和学术研究与创业实践相结合。教学计划设计包括必修课和选修课。必修课程包括战略与商业机会、创业者、资源需求与商业计划、创业企业融资和快速成长五个部分。强调创业实践,学院规定所有本科生在创业课程第一年内必须实际建立一家企业,学校给学生提供启动资金,公司在学年结束时清算,本金归还给学校,盈余捐给慈善事业(首都高校大学生创业素质调查课题组,2009)。

4.加州大学“个人专业”模式。“个人专业”一般被定义为高校为满足和实现学生的特定兴趣和学习目标,允许学生在学校已经公布的专业之外发起、提出、设计新专业。这一专业为那些不能在学校已设置专业中满足其学术兴趣、实现其发展目标的学生提供了一个学习发展的个性化选择。个人专业是美国高等教育中专业制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一般来说,这一过程要包括确定兴趣、发展设计个人专业、提出申请、审核与批准、执行与修改等诸多环节。在美国,大多数高校的本科教育中都提供了学生发展个人专业的机会,尤以加州大学推行的最为普遍(刘小强,2009)。

5.哈佛大学“校企合作”模式。哈佛大学非常注重与企业各界的合作。学校聘请企业界的专家、权威担任各系科、专业的顾问委员会成员,直接参与到学校的教学管理和专业建设,对有关学科、专业的培养目标、人才规格、课程设置、教学内容、实验室建设等提出具体意见。企业会利用学校的人才优势,学校则需要企业的资金、技术优势,在科学研究、技术服务上广泛合作,有的企业提供课题、资金,有的企业提供设备,使科研与教育融会贯通,使教学与生产有机结合起来。

6.斯坦福大学“产学研培养”模式。斯坦福大学处于全世界高科技发展的中心———硅谷,这为其创业教育提供了优良的环境。斯坦福大学利用此优势,注重应用导向和学科间的优势互补,强调高科技创业,课程内容涉及如何创立高科技公司,怎样实行技术转变,如何运用新技术来开发新产品等,商学院和工程学院联合开发课程。在课程设置上,斯坦福要求学生第一年学习基础课,第二年选一个像制造业管理、保健事业管理这样的专业方向。此外,学校与硅谷企业建立协作关系,搭建沟通交流平台。

7.仁斯里尔理工学院“创业孵化器”模式。位于纽约州的仁斯里尔理工学院在1980年建立了创业孵化器, 1983年开发大学科技园,1988年建立了工业技术创业中心, 2005年一度被评为美国最好的大学孵化器科技园,现在每年都有10%-12%的学生在创业中心学习。该校以创业中心为平台,整合孵化基地、大学科技园、创业家网络、创业家培养协会的资源,建立了独具特色的技术创业,探索出一套将技术创业贯穿于始终的课程教学计划。

8.西北理工大学“办学特色”模式。美国高校尽管办学模式不同,但都很重视办学的特色。许多学校的办学规模虽然不大,也不盲目追求办学规模的扩大,但因立足于打造自己的品牌专业,生产自己的拳头产品而办出了鲜明的特色,因此能够在竞争对手如林的现实环境中求得生存,并获得良性发展。如美国加州西北理工大学的在校生只有1000多人,专业也不足10个,但它借助硅谷优越的科技环境和人文环境,把培养各类设计人才作为自己的主打品牌,形成从一般机械和工程项目到计算机软件设计的系列“产品”。该校培养的各类设计人才受到人才市场的青睐和社会的广泛好评,毕业生就业率多年来一直保持在90%,学校也因毕业生的创新精神和创业能力强而享誉美国教育界。可以说,鲜明的办学特色成为美国许多高校的立身之本和发展之源。

二、美国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对我国本科教育的启示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应用型高校获得了迅速发展,在人才培养模式上也探索出了许多行之有效的积极经验,但是由于许多应用型高校脱胎于原来的“师范类”或“工科类”专科学校,在人才培养的诸环节仍存在不少缺陷,突出表现在:办学特色不够鲜明;专业设置落后于时代;课程建设有待改善;具有应用型实践经验的教师较少;课堂教学效果欠佳;学生创业实践环节薄弱;学生科研成果交流、发布平台比较欠缺;学生考试模式相对死板。

近年来,中国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取得了巨大发展,发展速度明显加快,教学质量稳步提高。但是随着我国应用型高等院校的数量逐渐增多和学生数量规模的扩招,教学质量下降问题也逐渐凸现出来,与美国高等教育相比,中国的应用型本科教育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因此,我们要借鉴美国高等教育的成功经验,建立符合我国国情和高校自身条件的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

一是要加强专业设置建设。美国不少高校加强与企业的联系,单独建立有工业联络计划站,并每年都召开工业联络会议,最大限度地与企业界保持密切的联系。根据社会经济发展的实际需要,逐渐减少甚至淘汰那些不适合社会需求的专业,重点加强学校特色专业。注重各门学科之间的相互渗透、相互融合,增加跨学科的专业,促进了学生的全面发展。美国大学的教师充分地尊重每一个学生,既鼓励学生在课堂上积极参与有关教学内容的讨论,更鼓励学生在课外自主地学习、锻炼和提高。

二是要加强课程改革。应用型高校应普遍开设创业课程。美国大学对学生创业的指导是多方面、多时段的。目前,美国已有1100所高等学校开设创业教育课程。“有37.6%的大学在本科教育中开设创业课程, 23. 7%的大学在研究生教育中开设创业课程, 38.7%的大学同时在本科和研究生教育中开设创业课程。”[2]美国许多学校的创业教育课程是围绕一份创业计划而展开的。我国应用型高校,“培养创新创业人才,具体实践就是开展创业教育”[3],通过具体的创业教育培养学生的创新创业理论知识、实践能力、创新思维和创业主动性。

三是文理兼重。斯坦福大学要求所有的本科生都学习一年的人文学科导论课程。从人文学科导论各门课程的具体内容看,尽管各自的侧重点可能有所不同,但几乎每一门课都强调提出一个又一个问题让学生讨论,并尽可能地将文、史、哲知识综合在一门课里。比如“斯坦福导读”,该课程包括“人文学科导论”、“科学、数学和工程核心”以及“写作和批判性思考”等[4]

四是改革课堂教学方式。美国的高校教师在课堂讲授结束前,会布置一些参考书供学生在课后阅读,以巩固和扩充知识,为下次上课做好必要的准备。美国大学注重讨论、强调发现,给学生以独立学习的机会,让学生选择适合自己水平的学习速度。学生可以进行各种尝试,包括失败的尝试,以形成独立发现、独立思考、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努力培养出宽口径、厚基础,具有创新型、复合型、应用型特征的人才。

五是改革考试模式。在课程的考核上,教师不能只满足于把问题讲清楚,更不能忽视学生能力的培养。单一的考试方法模式不能反映出一个学生的真实的能力,在命题时,需要设计培养和开发学生能力的试题。在考试方法上,以全面衡量学生能力为前提采用多种的灵活方式:如论文式、研究报告式、开卷式、闭卷式、模拟实际情况式等等。

六是注重学生创新创业能力的培养。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于20世纪80年代初设立的“本科生研究经验计划”,就以工作站的方式接纳和资助本科生参与科研活动。美国的许多高校都十分注重本科生创新创业能力的培养,如麻省理工学院推行的“本科生研究机会计划”、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本科生科研学徒计划”和“伯克利贝克曼学者计划”、斯坦福大学的“斯坦福本科生研究机会”、加州理工大学的“夏季大学生研究计划”、纽约州立大学的“大学生研究计划”等等,鼓励学生独立完成研究项目,为学生直接参与研究机构的工作提供机会。

七是注重课外活动及学生社团的作用。过去人们总是认为课外活动只是课堂教学的一种补充,然而美国大学的证据表明,“所有对学生产生深远影响的重要的具体事件,有4/5发生在课堂外”[5]。美国大学生除了个人学习外,还积极参加各种社团活动,在活动中激发了创新精神,强化了实践能力。例如,在斯坦福大学,有近600个志愿性学生社团,其中包括60个学术社团、63个体育社团、75个服务社团等等,在60个学生学术社团中,学科范围涵盖法学、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以及能源、工程、半导体科学、医学等众多学科。

八是搭建学生科研成果交流、发布平台。目前,我国大学生科研活动以及展示平台较少。借鉴国外经验,一是要出版专门的学术期刊,或在学校原有的学术期刊上开辟学生科研成果专栏。比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每年投入15000美元经费,资助《伯克利本科生杂志》等7种期刊,发表本科生科研成果。二是要举办学术讲座、论文报告会和相关的学生科研成果庆祝活动。三是要举办全国范围的学生科研学术年会,加强学术交流。

在新的环境下,高等教育面临着新的机遇与挑战,肩负着新的历史使命,在竞争与发展大潮中,培养创新型、应用型人才成为高等教育的重要目标之一。目前,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一方面,社会迫切需要知识与技能兼备的高层次技术应用型人才,整个社会对应用型人才的标准和要求越来越高;另一方面,应用型高校应由原来的追求数量逐渐向追求质量转变,由原来的“精英教育”向“应用型教育”转型,因此,“在传统培养模式落后于创新型人才培养要求和地方高校面临生源竞争日渐严峻的大背景下,人才培养模式改革势在必行”[6]

【参考文献】

[1]陈 澍.英美国家工学结合人才培养模式及其特点[J].浙江树人大学学报, 2009, (1).

[2]卢进南.美国大学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及启示[J].常州工学院学报, 2006, (6).

[3]徐 辉.高校创新创业人才培养的评价标准[ J].江苏高教,2009, (6).

[4]Sulair.Research SubjectsAZ[EB/OL]. http//:www. Stanford. edu.

[5]理查德·莱特.穿过金色阳光的哈佛人[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2002.

[6]杨春生.创新型工程应用本科人才培养新模式探索[J].江苏高教, 2010, (1).

企业博士后制度视域中的校企合作途径探索

孙建红

【摘 要】企业博士后工作是我国博士后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企业博士后制度中的校企合作,是科技创新与经济发展,“产、学、研”合作,以及培养人才和使用人才的有机结合;同时,也是校企合作的新形式。完善企业博士后制度,应加强科学管理,规范合作方式,注重市场主导,借助政府引导,共谋共赢,以促进企业博士后工作又好又快地发展。

【关键词】 研究生教育;博士后;企业博士后制度;校企合作

【作者简介】孙建红,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事处副处长、副教授、博士 (南京

210016)

在国家建设科技支撑体系、全面提升科技自主创新能力的新时期,高校和企业都肩负着服务于国家经济建设的神圣使命。企业博士后制度深化和创新了高校与企业合作的方式,对国家的科技创新与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一、企业博士后制度是“三个结合”的有效方式

自1994年建立第一个企业博士后科研工作站以来,我国已先后培养企业博士后研究人员4 000多人。[1]企业博士后制度的建立与发展,为中国社会环境下的企业进行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提供了一种制度保障和智能支持,为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技术与经济发展的结合搭建了一个有效的平台。

(一)企业博士后制度是科学技术创新与经济

发展紧密结合的有效方式企业博士后研究人员依靠自己的学缘资源,将企业的现实需要与个人的专业知识、企业的技术改进与个人的研究成果、企业的发展与个人自我价值的实现融为一体,在生产中不断地发现问题、验证理论、创新技艺、转化成果,提升了企业的科技实力,促进了企业技术创新机制的形成,提高了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为企业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上海宝山钢铁公司与上海交通大学联合招收培养的第一位博士后研究人员的研究项目推广应用后,每年获得数千万元的经济效益;广东金鹏集团有限公司博士后工作站马霓博士建立了第三代移动通信系统研究开发的技术体系,开发出相关网络平台系统,每年产生上亿元的经济效益。

(二)企业博士后制度是“产、学、研”有效结合的途径

在我国,科研与生产脱节,科研成果转化率低,是长期困扰经济与科技发展的主要问题。企业博士后工作站将博士后科研的工作地点转移到企业科技研发工作的前沿,在企业与高校、科研院(所)联合培养的方式下积极开展实地研究工作,从而解决了科学研究与企业需要的矛盾,将科学研究与企业需要直接耦合起来,将科技开发与市场需求快速链接起来,一方面依托合作高校的科研平台、学科平台和人力人才平台,另一方面结合社会的实际需求和企业的科技生产力的发展,保证了科研工作的有效性、实用性,奠定了产、学、研合作的基础;利用企业具有研究项目与经济建设紧密结合、资金雄厚、实地培养和现场研究条件好的优势,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具有科技、知识、信息和人才等优势,形成了优势互补的合作机制,实现企业、学校、科研院(所)社会共同发展的利益格局,直接促进科研成果迅速转化为现实生产力。[2]

(三)企业博士后制度是培养人才和使用人才有机结合的有效方式

企业博士后制度充分发挥了博士后制度在人才培养、使用及流动方面的优势,造就了一批适应国民经济和企业发展需要的高级科技和管理人才。首先,企业博士后制度优化了在站博士后的知识结构和能力结构,使其在进行研发工作的同时,不断地拓展视野,将理论性与应用性、学科的单一性与交叉性、学术研究的严谨性与实际工作的灵活性融会贯通,促进其专业素养、研究领域、学科体系的深化。其次,企业博士后制度锻炼了博士后研究人员的实践能力,他们一般都作为项目负责人,拥有一定的人员调配权和资金使用权,负责项目的整体设计并带领研发队伍,这有利于他们很快成为企业的技术带头人。他们在承担企业研发任务、从事课题研究的同时,也要不断地整合资源、化解矛盾、匹配力量、组织协调。因此,企业博士后研究人员得到多方面锻炼,不仅提高了科技创新能力,也提高了企业经营管理能力和创业能力,成为深受企业欢迎的既懂技术又懂经营管理的高级复合型人才。

二、企业博士后制度拓展和丰富了校企合作途径和方式

企业博士后制度在校企合作中作用重大,是校企合作的创新形式和纽带,更直接、更有效地实现了企业与高校的合作。

1.企业博士后制度是企业引入高校研究优势与学科优势的新途径

现代企业持续发展的动力来源于适应市场需要的高科技。但我国企业在高水平的专业技术人员、基础研究的知识储备及实验条件等进行科研开发的必备条件方面存在缺欠,这在客观上造成了企业缺乏科研开发能力的客观现实,成为制约企业创新发展的瓶颈。企业博士后制度以合作导师的形式,将高校专家、教授引入企业,使企业能够充分共享高校的人力资源、学术资源和研究平台,提高自身的科研开发能力,加快企业技术改造与创新能力。企业博士后与高校的合作充分利用高校在学科群、人才队伍上的优势,是一点多线发散式的沟通合作交流。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与企业在博士后工作中大量的成功实践证明,企业博士后制度为企业引入高校优势,走在最新科技的前沿和科技创新提供了新途径和制度保障。作为企业,虽然在设计生产制造方面有着大量的经验,但还欠缺对新知识的掌握,以及对相关领域研究成果的全面了解。

2.企业博士后制度是培养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的新途径

索·普拉哈拉德和哈默尔在5竞争大未来6中指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能使企业为用户提供某种特定好处的一组技能和技术,而不是指单个技能和技术。”企业核心竞争力的获得必须依靠具有独特优势的技术,这是在市场竞争中赢得胜利的关键性要素。企业通过与高校联合招收博士后,使企业能够凝聚人才,结合企业发展的重点技术问题进行科研攻关,及时解决企业面临的具有广阔应用前景的技术难题,从而增强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后劲,培养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3.企业博士后制度是企业高层次人才队伍建设的新途径

企业博士后制度将博士后推到生产与科技交融的前台,有助于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形成将自己的成长融入企业的发展之中的、与企业荣辱与共的价值观。很多博士通过做博士后增强了对企业的了解,主动进入企业,为企业增添了科技的有生力量,是企业持续发展的人力资本。而企业自身的科技人才通过与企业博士后的合作,提高了对新理论、新知识、新方法的掌握能力,也激励企业自身科技创新人才更快成长。同时,企业博士后形式也是企业人事工作的一种方法和手段,特别是国企,可以在不破坏原有人事制度和人事环境的前提下,使得高端人才更加和谐地融入到企业之中,真正做到“不为所有,但为所用”。

4.企业博士后制度是高校凝炼学科方向、整合学科资源、促进学科又好又快发展的新途径

学科建设是高校发展的基础和主要任务之一,利用企业博士后制度,结合学科发展的趋势和社会发展的需要,不断通过科研成果的转化来验证研究成果的准确性,同时,在成果的推广中及时修正理论,促进学科布局和学科结构的调整和优化。这种以市场需要为导向、以工作站的项目为依托、以高校科研实力为基础、以高科技人才为主体、以企业充足的资金为保障的学科建设方式,保证了学科发展的实用性、开拓性与突破性,使得高校在学科的发展中能够不断地凝炼出新的思想,寻求新的学科增长点,推动学科建设生生不息的演进和发展。

5.企业博士后制度是高校师资锻炼和培养的新途径

高等学校要实现培养具有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高素质人才的目标,关键是要建设一支能够教学与科研并行,既有理论基础又有工程实践经验的高素质师资。高校在开展企业博士后合作中,立足于本校的学科发展及企业现实发展的需要,可以充分利用高校人才优势,挑选具有良好学术背景和培养前途的优秀青年教师进入企业博士后工作站学习和锻炼,将其置于科技发展和技术应用的最前沿,引导其进行综合或交叉性科研课题的研究,锻炼其成为既具有研究开发能力,又具有管理才干和经营头脑的高层次复合型人才。这些博士后在回到高校后必将成为学校未来的优秀师资和领军人物。总之,企业博士后制度在企业与高校之间架起了桥梁,使得高校与企业之间的合作途径更宽,科技协作更见实效,人才使用和人才培养更有效,有利于构建共谋发展、互惠互利的校企合作关系。

三、完善企业博士后制度,促进校企合作又好又快发展

1.科学管理、规范合作

企业博士后制度应该建立规范的、权责分明的契约关系。校企双方就合作的目的、方式、各自的权利及其义务、合作的期限、合作的终止等方面的内容达成共识、签订协议。协议既是双方建立长效合作关系的法律基础和依据,又是协调二者之间矛盾的手段。完善的制度与科学的管理是提高博士后工作质量和效率的重要保障。[3]校企双方尤其是企业应当在国家5企业博士后工作管理暂行办法6的指导下,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建章立制,完善内部管理制度,使企业博士后的管理工作走上制度化、规范化的轨道。同时,校企双方应当共同负起培养人才的重任,挑选基础知识扎实、思想活跃、具有创新精神、实际工作能力强的博士进入工作站,依靠企业中的专家与高校导师的密切联系、相互沟通,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优化激励机制,激发博士后的科研创新能力。

2.风险共担、利益共享

科学研究与科技创新是一项探索性的活动,风险性是其与生俱来的属性。要将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则更具风险性。由于高校自身并不具备自我转化的资金能力和实力,总体风险意识不强。而作为科研成果转化主体的企业,科技成果的转化既有可能为其带来丰厚收益,也可能带来巨大的损失,因而企业对风险的规避意识非常强烈,在科技成果的转化问题上也就非常谨慎。这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了企业博士后工作的开展。因此,企业、高校、博士后都应当树立相应的风险意识,尽量保证科研的成熟性,确保风险的最小化;同时,做好利益关系的协调和项目收益的分配,做到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应当明确的是,利益共享是按贡献获得相应的利益,增强双方合作的动力,以此保证院校和企业投入足够的人力、财力和物力,实现企业博士后工作的有效开展。

3.优势互补、共同发展

企业经济实力雄厚、研究经费充足,高校人才济济、信息畅通、资料齐全、研究基础好,二者优势的结合,为完成企业博士后的研究项目,培养直接面向生产经营的高层次、复合型人才提供了良好的物质保证,奠定了共同发展的基础。双方应坚持服务与贡献并重的原则,以寻求合作发展的最佳定位。高质量的、优质的服务是赢得对方的信任和支持的必要条件;突出的贡献则是促进高校与企业共同建设和发展的必然要求。针对目前企业对博士后需求日益增长的状况,高校还应当进一步协助企业建立引进博士后的渠道,并对自身学科专业进行及时的调整与优化。而企业也应当构建企业文化,提高吸引力。努力实现企业追求经济效益、技术储备与高等学校、科研院(所)注重学科建设、学术发展的统一,寻求双方共同的结合点,实现校企良性互动和共同发展。

4.市场主导、政府引导

在市场机制的作用下,企业博士后制度中的校企合作关系也要以市场为导向,以市场规律为指南,处理好学术性与应用性、基础理论研究与应用开发研究的关系,激励企业博士后研究人员从生产实际中、从市场中寻找和研究富有应用前景的科技创新项目,实现企业博士后制度适应市场、超越市场、引领社会进步的目标。首先,我国博士后制度是由政府推动的,政府在企业博士后工作发展中的引导作用也至关重要,政府的重视程度和推动力度是实现企业博士后制度发展的决定性因素。[4]在校企共同建设企业博士后工作中,政府应发挥宏观调控职能,根据时代发展的需要,制定和完善各种有关的法规,确保企业博士后工作的合理定位,协调好高校与企业之间的关系,保护双方的利益,逐步规范工作站博士后招收程序和质量,在制度上保障这一合作方式的开展,推动这一重要决策的实现。其次,做好服务工作,创造条件与机会,使高校流动站与企业工作站能够依托企业,结合项目,实现良好的协作。再次,加强监督作用,对博士后工作站的资质严格认定,定期评估、考核工作站科研的实施进度和合作计划的实施情况,敦促校企双方沿着既定的合作目标、合作方式运行。同时,也应在招收规模、培养使用过程、在站工作期限等方面赋予企业更大的自主权,强化自律意识和能力,保持工作站应有的研究、开发、管理实力和水平,保持企业博士后工作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1]吕东伟。在培养和使用中发现更高级人才——全国博士后管理委员会主任徐颂陶谈中国特色博士后制度[J].中国高等教育.2005.(20)。

[2]潘晨光,方虹。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博士后发展模式研究[J].社会科学管理与评论.2005.(4)。

[3]陈谷纲,等。试论中国博士后制度的创新[J].中国高教研究.2004.(11)。

[4]张柏林,健全完善制度造就创新人才努力推进博士后事业新的发展[J].中国人才.2005.(11)。

企业大使模式加强校企合作的新思路

张玮 刘世斌 郝晓刚 段滋华

【摘要】本文系统分析了企业对人才的要求、毕业生和高等工科院校的现状以及“卓越工程师计划”的相关内容,指出实施这一计划的难点在于校企合作。通过研究国外校企合作的模式,结合我国现况,提出了能调动企业积极性,实现深度校企合作的“企业大使”模式,为卓越工程师计划的顺利实施提供新的思路。

【关键词】“卓越计划” “校企合作” “企业大使”

【收稿日期】2011年12月

【作者简介】张玮,太原理工大学装备控制系副系主任、讲师、博士;刘世斌,太原理工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郝晓刚,太原理工大学化工系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段滋华,太原理工大学装备控制系系主任、教授。

当前,我国迫切需要一大批能够适应和支撑产业发展的创新型工程人才。2010年,教育部启动了“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简称“卓越计划”),其核心就是培养解决实际工程问题的高级应用型人才。目前,已有194所高校分两批加入“卓越计划”,太原理工大学化工工艺专业是国家特色专业也是首批卓越工程师试点专业,目前正在2010、2011级学生中着手实施“卓越计划”。我们认为,校企合作是“卓越计划”实施的重要保证,但目前校企结合的方式及深度尚处于探索阶段,企业参与“卓越计划”的积极性不强,高等工科院校还存在实践教学环节薄弱的问题。这些问题如果得不到很好地解决,将严重影响“卓越计划”的实施。本文将详细分析企业对人才的要求、毕业生及高等工科院校的现状,提出校企合作的改革方案,为卓越工程师计划的顺利实施提供新思路。

一、企业、学生、高校与“卓越计划”

企业、学生和高校是实施“卓越计划”的三要素。企业的积极参与是“卓越计划”成功实施的重要保障,学生是“卓越计划”实施的对象,高等工科院校是“卓越计划”的实施者。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卓越计划”的工作重心依旧在学校,企业不可能承担培养人的任务,他们依旧是以用人为主。为使高校培养的学生能适应社会需求和国家的长远发展规划,使高校的培养方案和培养计划紧跟技术前沿和行业发展趋势,并具有一定的前瞻性,有必要对企业的用人需求和工科毕业生现状与“卓越计划”的内容进行比较,分析高校目前办学的不足,针对性地提出解决的办法,确保“卓越计划”的顺利实施。具体比较内容见表1.

表1中所列诸条详细解释如下:

(1)企业在招聘员工时,个人品行是最重要的评估内容,其中正直和对企业的忠诚度是最重要的。因为人无信不立,企业无信不昌。一个不讲诚信的人,在企业的经济活动中,暂时会带来“小利”,但往往失去的是企业长远的“大利”。当前,毕业生随意签约和毁约以及频繁跳槽等现象十分普遍,暴露出毕业生在职业道德培养方面还存在诸多问题。因此,“卓越计划”强调要加强个人职业道德的建设,使培养的卓越工程师具有良好的工程职业道德和追求卓越的坚定态度。

(2)大多数企业认为,员工的专业素质是企业的生命线,他们需要有一定社会实践经验和有创新能力的毕业生。这些学生对工作流程和业务比较熟悉,不用进行岗前培训就可以马上上岗,大大节约企业的经营成本。另外,企业非常看重员工是否具有独立处理问题的能力和学习新技术的能力。“卓越计划”要求学校的培养标准应高于行业专业标准和国家通用标准,要求强化培养学生的工程能力和创新能力,建立以强化工程能力与创新能力为重点的人才培养模式。

表1人才供需现状、“卓越计划”的内容及高校现状

(3)这里所说的“苦”不仅是身体之苦,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意义。踏实稳重的作风,坚强的毅力,克服困难的勇气,能否耐得住枯燥,承受委屈、压力的能力等,成为衡量大学生能否“吃苦”的重要标准,而这也正是企业最为看重的员工素质之一。所以,大学生要克服浮躁的心态,踏下心来,扎实地走好每一步。唯有如此,才能尽快地融入企业,逐渐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1]

(4)企业的价值观、企业精神、经营理念等精神文化进入校园,使学生在校园就能接受企业文化的熏陶、领悟企业的严格管理,强化诚信、守纪、敬业等思想,从而对企业的生产和管理产生较深的理解,有利于将自己的职业规划与企业的发展联系起来,避免应聘时的盲目和浮躁心理。“卓越计划”要求企业全程参与卓越工程师的培养,以期能够充分发挥企业的作用,与高校优势互补,更好地落实和实现培养标准,培养出企业需要的优秀工程人才。

(5)目前,我国大多数企业并不参与学生在校内的培养过程。针对这种状况,教育部采取一系列措施推进“卓越计划”的实施,创立高校与行业企业联合培养人才的新机制,使企业由单纯的用人单位变为联合培养单位,要求高校和企业共同设计培养目标,制定培养方案,共同实施培养过程,共同建设高水平工程型师资队伍。要求培养实行双导师制,在学校选择研发能力较强的科技人员作为主导师,同时,聘请企业工程技术人员和设计院设计师作为兼职导师。由以上比较分析可以得出三点结论:1.“人才的供需矛盾比较严重;”2.“卓越计划”的实施将有利于解决这一矛盾;3.“卓越计划”实施的难点在于校企合作。那么,如何实施校企合作,以保证“卓越计划”的顺利实施呢?研究国际上校企合作的模式,分析并借鉴国际上高校培养工程师的经验,将有助于提出适合我国“卓越工程师”培养的新方法。

二、国际上校企合作的典型模式

企业与高校合作是“卓越工程师计划”实施的重要保证。校企合作应实现三个接触:学生与生产设备的接触、学生与企业工程师的接触以及学生与工程实际问题的接触。学生与生产设备接触是学生了解生产的必要环节,是校企合作的初级阶段。学生与企业工程师接触,了解生产运行及设计中的核心技术,是校企合作的中级阶段。学生与工程实际问题接触,解决生产中的技术难题,提高学生的工程设计能力和工程创新能力,这是校企合作的高级阶段。无论哪种校企合作模式都应该具备这三个接触。因此,分析并借鉴世界先进国家高等工程教育的成功经验,创建具有中国特色的校企合作模式,是实施“卓越计划”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表2列出了国际上具有代表性的校企合作模式。

(1)美国斯坦福大学“产学研培养”模式。发挥其高科技发展中心的优势,与硅谷企业建立协作关系,其明显的特征就是注重社会的实用性和知识的全面性。紧紧围绕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设置专业、安排课程,并及时调换课程,加强基础训练和文理工相互渗透、不断拓宽学生的知识面“其本质是培养工程师毛坯、就业后才进行工程师综合素质的训练”我国虽然已根据市场需求调整并增加了部分专业课程,但高校的市场意识和办学方式的实用性还不强,且从校企合作的三个接触来看,它并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校企合作,因此美国这种两阶段模式不符合中国社会的期待。

表2国际上校企合作的模式

(2)新加坡南洋理工学院“教学工厂”模式。是一种将先进的教学设备、真实的企业环境引入学校,并与学校教学有效融合的综合教学模式。它以院校为本位在现有教学系统的基础上全方位营造“模拟企业”的实践环境。这种模式充分实现了学生与生产设备的接触,第二、三个接触也有一定的体现。但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搬入校园,尤其是危险性较高的化工企业,因此,这种模式的行业适用性有一定的限制。此外,“教学工厂”模式的成功在于深厚的企业背景以及新加坡政府的立法支持和巨额投入,由于投入过大,并不适合我国国情。

(3)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产学合作教育”(Co-operativeEducation简称Co-op)模式。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综合性最强的合作教育模式。它根源于实用主义哲学,要求学生的校园学习和企业工作按学期交替循环进行。这种做法一方面将校园学习应用到企业工作中,另一方面将企业工作要求反馈到校园学习和课堂中,从而为毕业生的职业生涯做好充分的准备[2]。由于该项目的学生在企业工作时间较长,(有的长达2年),且绝大多数为真实的带薪工作,在这个过程中体现了校企合作的三个接触,因此它是一种系统深入的“工学结合”人才培养模式。实施“产学合作教育”最关键的环节是学校能为学生提供带薪实习的机会。实习机会主要是靠常驻用人单位的现场协调员来完成,他们深入用人单位宣传学校、推荐学生、搜集用人单位的信息等。这一点非常值得我国实施“卓越计划”的高校借鉴和学习。同“教学工厂”模式一样,“合作教育”模式的行业适应性也有一定的限制,在会计、金融和软件工程方面应用很成功,但是在文科和理学类,以及对安全要求较高的行业,这种模式的实施效果并不好。

(4)德国应用科学大学的“现场工程师”模式。目的是培养掌握科学方法、具有各种专门职业技能、擅长动手解决实际工程实际问题的高级应用型工程技术人才。学校按企业需求设置专业,教授大多来自企业,实践经验丰富,具有为企业解决问题的思路和能力[4]。学校实行“3+1”校企联合培养方式,前3学年在校内学习基础理论和专业知识、并结合专业内容到企业进行短期实习和培训;1年企业学习、实行校内导师和企业导师的双导师制,学生实际上是“顶岗工人+科研人员”。校企合作三个接触在这种模式中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卓越工程师培养计划”就是我国教育部门借鉴该模式引入的有益尝试,但我国高校在校企合作的深度上有明显差距:1.德国企业把为学校提供办学支持当作是一种义务,同时也会得到国家规定的免税等优惠政策,目前我国尚未出台针对参与“卓越计划”的企业实施优惠的政策;2.德国企业是应用科学大学实践教学经费的主要来源,应用科学大学的教育相当于企业定向培养,而目前国内企业对高等教育的支持程度远远不够;3.德国应用科学大学的教师大多来自企业,而我国高等院校的教师大多来自高校或科研院所,缺乏企业工作经历。另外,从生源条件看,应用科学大学的学生入学前一般都已经具有了相应的实践经验。可见,“现场工程师”模式的形成既有历史原因,也有政治、经济、制度等原因,许多东西我们是无法具备的,这种职业精英培养模式现阶段难于在中国实施。因此,需要根据中国国情,探索具有自身特色的培养“卓越工程师”的规律和有效途径,寻找一条适合我国国情的校企合作道路。

三、校企合作的新思路——“企业大使”模式

在实施卓越工程师计划的过程中存在很多具体问题。比如:如何调动企业参与卓越计划的积极性,如何深度实现校企合作的三个接触等。要解决这些问题,确保卓越计划的顺利实施,首先需建立实施卓越计划的组织结构。

1.“企业大使”模式的组织结构。

教育部规定,参与卓越计划的高校需建立本校的组织管理体系。因此,建议实施卓越计划的学校成立“卓越计划指导委员会”,负责制定卓越计划的学校标准、校内评聘与考核等相关政策;实施卓越计划的学院成立“卓越计划实施工作组”,负责执行校内政策以及具体的管理工作;实施工作组下设若干“企业大使”主要负责搭建本学院的校企合作平台。“企业大使”由在校教师担任,每个企业由一名“企业大使”负责与该企业的工程实践教育中心进行具体的联系工作。教育部规定,参与卓越计划的企业需建立工程实践教育中心,由企业主要管理人员负责,其任务是与高校共同制订培养目标,共同建设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共同实施培养过程,共同评价培养质量,并承担学生在企业学习期间的各项管理工作。上述组织结构可简称为“企业大使”模式,具体结构见图1.

2.“企业大使”的职责

(1)各专业的企业大使们要对参加卓越计划的学生(简称“卓越生”)开设企业文化类的课程,介绍企业的文化建设、管理理念和管理方式,并组织“卓越生”进行社会调查,了解就业形势,引导他们根据自己的兴趣,在学院提供的相关企业里选择有就业期望的企业,并与企业大使取得联系,进一步确定企业导师和专业导师。使参与“卓越计划”的学生在校期间就会有比较明确的学习目标,提早对自己的职业做出规划。

(2)在卓越生进企业实习阶段,企业大使需协助院里的卓越计划实施工作组和该企业的工程实践教育中心做好卓越生在企业实习期间的管理工作,充分保障卓越生的劳动安全。学生在企业实习不一定都采用“顶岗实习”的方式,在类似于化工等危险性较大的行业可以采用“并岗实习”的方式进行。企业大使还要协助企业导师对学生进行专门的安全、保密、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的教育。

(3)企业大使需向企业宣传卓越计划的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协助企业与高校联合制定企业培养方案以及教学内容。明确在企业完成毕业设计需要达到的目标,包括掌握的技能、任务目标等,以确保深度实现校企合作的三个接触。企业大使还需搜集企业的用人计划,协助院里的卓越计划实施工作组微调课程内容,紧跟企业的发展需求。

3.“企业大使”模式能解决目前卓越计划实施中的三个难题。

(1)突破进企业实习难的壁垒。企业不愿意接收学生实习,关键在于企业没有直接通过实习和高校间达成双赢。因此,实施校企合作,突破学生进企业实习难的壁垒,首先要考虑企业的利益和回报。可以从三方面加以考虑:1.加强企业文化建设。企业文化是企业的灵魂,是决定企业持续发展,“看不见的手”。没有强大的企业文化,没有卓越的企业价值观、企业精神和企业哲学信仰,再高明的企业经营战略也无法获得成功。企业文化能鼓励、激发员工的工作热情,调整员工的工作状态,形成全体员工协同工作的组织体系。企业大使可利用高校专业教师资源,协助企业聘请管理经验丰富的教师进行企业文化方面的内训,如企业管理培训、中层管理培训、团队建设培训等。企业大使还可以结合本专业优势,协助企业进行定期的职工职业培训,以提高企业员工专业理论水平。2.提高员工的专业技能水平,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卓越计划要求企业配备经验丰富的工程师担任学生在企业学习阶段的指导教师,并且高级工程师需为学生开设专业课程。在这个过程中,企业工程师们就必须静下心来整理并总结多年的工作经验,从中发现问题或不足,从而激发了企业员工主动学习的积极性。另外,通过企业大使牵线,建立企业工程师的进修制度,帮助工程师提高理论水平,有利于提高企业的自我创新能力,改变产业关键技术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增强企业的持续创新能力,从而能够以高质量的核心技术产品去开拓和占领市场,全面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3.缩短企业对员工的培训时间和费用,并享有用人优先权。人才资源是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源泉。但是,在企业招聘的一两次面试中并无法判定一名大学毕业生的整体综合素质,往往进入企业后企业对新员工会有大约半年到一年的试用考察期。这无疑增加了企业的经营成本。同时,在考察期间企业给新员工的待遇并不高,往往会引起新员工的不满,造成部分人才的流失,从而形成恶性循环。因此,通过企业大使这个“桥梁”,加强企业与高校之间的沟通,传递企业的用人要求,有针对性地调整教学计划和课程内容,提高学校培养人才的针对性和高效性。另外,学生在企业实习的过程中,加深了学生与企业间的相互了解,为企业优先选拔留用学生创造了条件。

(2)解决高校青年教师缺乏工程经验的难题。在实施卓越计划的过程中,教师缺乏工程实践背景是许多高校面临的共性问题。因为,我国高校的青年教师大多是学校或研究所毕业的博士生,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但严重缺乏工程实践经验和企业工作经历,不能满足培养卓越工程师的要。因此,建立以企业大使为首的实践教学和科研团队,通过企业的技改招标等工作,参与到企业的实际工程项目或研发项目中来,给青年教师提供获得工程实践锻炼的机会,有利于提高他们的工程实践能力。

(3)解决实验经费短缺的难题。通过企业大使与相关企业间的密切联系,将企业的发展动向及时反馈给在校师生,借助企业强大的经济力量,主动参与企业的技术改造或科技研发,有利于增加学校的横向科研进账。利用企业淘汰的生产设备资源,改造成实验教学模型,还可以降低高校实验经费投入的压力。虽然,企业先进的生产设备资源不能为在校生直接利用,但能为在校生接触并了解先进的行业技术打开一扇窗。企业大使模式形成了组织结构合理,信息网络畅通的管理体系。它综合了美国斯坦福大学“产学研培养”模式灵活的优点,克服了新加坡南洋理工学院“现场工程师”模式中政府立法支持和巨额投入的不现实性,借鉴了加拿大滑铁卢大学“产学合作教育”模式中现场协调员的职能,成为逐步实现德国应用科学大学“现场工程师”模式的过渡形式。“企业大使”是学校与企业联系的关键纽带,是实现校企结合三个接触的重要保障。通过企业大使与企业工程实践教育中心的紧密联系,实现了学生与生产设备的接触;通过企业大使与企业导师的沟通解决了学生与企业工程师的接触;通过企业大使团队参与企业的技术创新和工程开发创造了学生与工程实际问题接触的机会。因此,从目前的校企合作现状来看,“企业大使”模式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尝试。

参 考 文 献

[1]张旭光:《用企业需求引导大学生就业———谈如何构建企业用人导向机制》,《中国成人教育》2011年第2期。

[2]尚军、罗建奇:《以滑铁卢大学为例谈加拿大的产学合作教育及启示》,《教育与职业》2011年第12期。

[3]何致远、郑玉珍:《卓越“现场电气工程师”培养的思考与探索》,《中国大学教学》2011年第3期。

[4]刘建强:《德国应用科学大学模式对实施“卓越工程师培养计划”的启示》,《中国高教研究》2010年第6期。

校企工程教育深度合作模式的初步探索

李东升李文军 毛 成

【摘 要】针对“卓越工程师”培养教育问题,对普通高校工程教育中存在的共性问题进行了分析,研究了校企开展深度合作的最佳切入点和条件,以同三家企业成功合作案例为例对合作模式进行了探索。论文的研究对同类专业从教学型向教学研究型方向发展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关键词】 校企深度合作;工程教育资源;3+1人才培养模式;卓越工程师培养;教学资源重组

【收稿日期】 2011年1月

【作者简介】李东升,中国计量学院计量测试工程学院院长、教授;李文军,中国计量学院计量测试工程学院副教授;毛成,中国计量学院计量测试工程学院教授。

一、课题的提出

为贯彻落实5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6,2010年6月,教育部启动实施了“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该计划有三个特点:一是行业企业深度参与培养过程,二是学校按通用标准和行业标准培养工程人才,三是强化培养学生的工程能力和创新能力。教育部将采取的推进措施之一是要求学生在企业学习一年,“真刀真枪”做毕业设计。对于工科专业人才培养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发展机遇[1]。为适应这样一个全新的评价机制,工科专业必须及时调整办学重心、掌握专业发展的主动权。而目前相关工科专业所拥有的工程教育资源还不够充分、同企业进行深度合作的模式还不够清晰。以测控技术与仪器专业为例,全国近300所大学开设该专业[2],办学实力与水平相差悬殊。特别是80%以上的学校不是211和985大学,也即这个专业的绝大多数本科人才都是在普通院校里培养的,而本科人才工程能力的培养问题也在这些普通院校中普遍存在。在政府和高校对工科专业现阶段的投入与实际需求出现较大缺口的情况下,如何快速提升这些专业的工程教育能力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作者以所在专业为试点进行了一些探索,对具有共性的问题进行了重点研究。

二、普通高校工程教育中存在的共性问题

1.工程教育资源严重不足

长期以来,受国家经济体制的制约,工科专业的发展不仅取决于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的优化,在很大程度上还依赖于各种相对独立的资源。目前,仍是按专业进行配备师资、设置课程、分配资金、购置和使用设备等资源活动,因此这些人、财、物的资源都具有特定性,基本上只适用于本专业而不太适用于其他专业。这个特点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目前大多数工科专业资源的共享性不好这一事实。

(1)师资准备尚不够充分

师资准备不足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学校在引进教师时过于强调学历和学术水平,如是否为985或211高校的博士学位获得者、所发表的SCI或EI论文数量等。而这些教师往往缺乏企业工作背景,研究的课题也偏于基础理论,基本的履历就是从学校到学校。这对现阶段开展工程教育有较大影响。二是生师比高,通常教学型高校的工科专业的生师比在18:1左右,教师承担着繁重的教学任务,这一点与研究型和教学研究型大学有明显差距。教师无暇顾及自身工程能力的提高,表现为几乎是全身心投入教学,连从事科研的时间都严重不足,教学和科研都无法达到最佳状态。

(2)校内实践基地建设投入不足

教学型高校为满足扩招的需要,在基本建设方面投入经费较多,在改善实验条件方面的投入远跟不上实际教学的需求。偶尔获得学校或政府的投入,也往往受教师视野的限制以及建设方案论证不充分、列入政府采购项目后周期不易控制等因素的影响,使投入的建设经费未能对工程教育发挥最大效益。

(3)学校与企业之间存在鲜明的界限

学校按自己的标准培养人才,企业对学校人才培养质量不满意,甚至有相当数量的企业人员认为高校教师缺乏为企业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这对企业在给予高校支持方面产生负面影响。长此以往,校企之间形成了较明显的疏离和界限。

(4)教师工作业绩考核机制的制约

目前,各高校在对教师进行年度工作业绩考核时把科研、论文、教学等工作业绩的计算考虑得非常详细,但基本没有把联络企业、争取资源的工作量纳入考核中,理由是不好量化。这成为限制教师拓展工程教育资源积极性的重要因素。从而导致教师将争取工程教育资源视为“公益性”工作,按常规方式推进将非常困难或成效不明显。既然具有公益性因素,那就不妨按公益性事件处理。即由二级教学单位领导直接牵头将工作先启动起来,待进入到相对成熟阶段再逐步交一线教师接手。

2.高校在实施工程教育方面的观念尚需转变。

在政府和高校都无法满足高校当前实际发展所需投入的前提下,吸引企业投入工程教育资源已成为专业发展唯一可行的路径。但在争取企业资源的问题上,主动权并非掌握在学校一方,而是在企业方面。企业若不产生积极性,将使问题陷于无解状态。在这种情况下,高校要想方设法掌握与企业合作过程中的主动性。在政府和高校的投入较长时期内无法满足专业发展实际需求的情况下,专业必须自发解决“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三、企业深度参与人才培养过程的切入点和条件研究

校企深度合作涉及的最核心问题是资源重组的问题,学校在人力、技术等软性资源方面具有优势,而企业在设备、研发经费等硬性资源方面具有优势。

1.符合深度合作条件的企业的规模和数量分析

我国中小型企业大多处于生长期,还不能拿出过多的资源投入到高校中来,而正是这些中小型企业才是人才需求的主体,如何打破企业与学校之间的界限、把部分有代表性的企业资源吸引到学校中来,是提高人才工程能力的最有效途径。这成为目前最急需解决的关键问题。实际上,选择能够符合专业发展需求的企业进行合作是非常困难的。以浙江省为例,有各种企业216万余家,但与本专业相关的、上规模的仪器仪表生产企业只有20余家,从中去除一些特大型的、且早已与重点大学建立稳定合作关系的企业,以及经济效益不够好、处于产业转移临界状态的企业,其余能够真正开展合作的企业不超过10家。因此,选择合作企业的范围不仅要考虑本省企业,还要放眼到周边地区。当然,也不必要选择太多的企业进行合作,一般有3到5个紧密型合作的企业足矣。

2.普通高校对中小企业的资源优势分析

高校能提供给中小企业的资源有人力资源和科研资源,但应该清醒地看到,普通院校能提供给中小型企业的最大资源并非科研资源,这一点已被多数高校与企业合作的经历所证实。而能提供可令他们度过生长期、符合生产实际要求的工程人才才是普通院校的真正优势,因此,与中小企业合作培养人才可作为最佳的校企合作路径来探索。

3.校企结成“利益共同体”的最佳切入点分析

(1)科研合作并非校企“利益共同体”的最佳路径

只有校企双方结成利益共同体才有合作的可能性,而如何结成利益共同体则成为问题的关键所在。通过科研合作而结成利益共同体的成功案例,远少于通过人才培养方面结合的案例,对教学型高校更是如此。这是因为在科研合作方面,校企双方实施的是技术采购过程,一些有研发能力的企业提供给高校的科研课题都是“工程类硬骨头”,研发周期及合同条款规定得既详细又较为苛刻。而具有法律效益的技术服务合同更是双方保护自己利益的有力工具。在结题及验收中也极容易因技术指标等因素而产生观点分歧。因此,通过科研合作而结成利益共同体的案例不具备普遍推广性,不宜作为校企开展工程教育合作的优先选择路径,但可以作为备选方案。同时,企业界校企工程教育深度合作模式的初步探索一方面不断对高校的人才培养质量提出批评意见,但另一方面还是持续接受高校毕业生补充技术人员队伍,成为长期以来的一个矛盾现象。

(2)校企深度合作的最佳切入点选择

作者认为,企业界对高校批评最激烈的方面恰恰可作为双方合作的切入点。这可以用一个例子来比喻,当我们到市场上采购某商品时,如果对该商品提出的批评意见越多,就表明我们购买该商品的意识越强烈。相反,什么意见也不提,恰恰表明对该商品一点也不感兴趣。同理,从来自企业界的批评意见中可以解读出他们最为关注的问题,就是我们急需改进的问题。这将成为最佳的切入点。可是,我们能提供符合企业界要求的人才吗?答案是肯定的。但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工科专业核心层教师中具有工程背景者太少,所制定的培养计划仅局限于他们对工程教育的认识,与企业界的需求差距较大。在这种情况下,邀请企业界参与到大四阶段的培养、采用“3+1”等培养模式就成为首选方案,特别是对于正处于教学型向教学研究型转型的高校。

4.高校与企业开展工程教育深度合作的条件

(1)合作双方的对等性要求

高校倾向于寻找那些生产规模大、经济效益好的企业进行双方的合作,但这往往成为最大的症结所在。实际上,可开展合作的校企双方一定是具有“对等性”的,即俗话说的“门当户对”,不可贪大求高。如有的教学单位为了争取同大型企业的合作,不惜通过各种渠道包括借助各级政府作为中介来达成合作。作者并不反对政府推进校企合作,但赞同的是政府在为解决本地产业升级或转型问题时有针对性地选择高校来进行的真正合作,而不赞同政府象征性地参加签约仪式等推动方式。可以说,明显不对等的合作是难以长久维持的,要么收效甚微,要么颗粒无收。

(2)校企合作的稳定性及周期性要求

高校与拟合作的企业一定要做长期合作的打算,即需要考虑合作的周期,至少也应以本科学制的四年为一个周期。不提倡“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做法。这就要求双方的合作状态应该在较长的时间段内是稳定的。高校一方应在合作前就对拟合作伙伴进行大概的评估,以减少盲目性。寻求合作伙伴有类似于找矿的原理,要尽量找那些地层浅、储量多的“富矿”,而避免地层深的“贫矿”,以免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开矿”的过程中,从而提高工作效益。

(3)高校对拟合作的企业需进行战略性选择

为避免盲目性,高校对拟合作企业进行战略性选择是非常必要的。战略性选择的着眼点主要有:企业对高校依存度的评价、所生产的产品在产业链中的位置、产能现状分析等。尽管有些企业目前处于爬坡阶段,但校方通过考察和简要调研不难发现对方的发展前景如何。对于虽说目前尚未摆脱困境、但明显处于发展状态的企业更需要高校的援手,这样的企业同高校的合作更有迫切性,对高校的依存度高。同时,也只有把这样的企业扶持到良性发展的阶段才能充分显示高校的真正魅力、才更有成就感,也才能得到各级政府乃至社会的认同,获得政府等方面支持的几率将大大增强。其次,若企业产品处于产业链的顶端则一定具有很强的创新与研发能力,对高校的技术依存度将大为降低。另外,企业的产能状态决定了是否能提供高校所需的资源。尽管这一点看上去具有功利性,但对双方来说确实都是非常重要的。以作者所在专业依托的仪器仪表行业为例,年产值在1~5亿元的企业为最佳的合作企业产能范围。当然,不同高校对应的产值范围可以有天壤之别,但高校一方要有较准确的定位。由此可见,适合与高校进行工程教育合作的企业应该说只占所有中小企业中很小的比例,用“海里捞针”形容也不过分。所以,高校对多数企业不必报有太高的期望值,而是通过对拟合作企业进行战略性的目标选择后,集中精力与所选择的目标进行洽谈与沟通,就较容易选出符合要求的合作伙伴。

(4)高校吸引企业的能力分析

以教学为主的高校对企业的吸引力主要还是在人才培养方面,包括提供本科毕业生、为企业培养学术带头人、为企业青年员工进行岗位适应度及忠诚度等职业能力培训等工作。也可以为企业解决一些小的研发课题。通过这些工作逐步取得企业界的信任,进一步的合作就有了可靠的基础,学校对企业的吸引力就逐步得到显示。

(5)把握合作过程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在把握合作主动性方面要认真思考企业提出的各种需求,包括企业提出的需要解决的一些技术上的细节问题等,都要给予积极的支持与帮助,切不要认为学术意义不大而忽视企业的需求。同时,要学会尊重企业界的规则,珍惜与企业界人士形成的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1年第3期友谊等。让企业界感受到来自大学的支持至关重要且不可或缺,从而为深度合作打下坚实基础。

四、深度合作模式的初步探索

1.选派教师到国内外计量机构进行短期培训

从2005年起,作者所在专业自筹经费、有计划地把新引进的教师选派到国内外计量机构进行培训,如到德国物理技术研究院(PTB)、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上海计量测试技术研究院和浙江省计量科学研究院等国内外知名计量机构的实验室进行2~6个月不等的短期培训。这些经过培训的教师很快就掌握了一些计量测试的前沿科学与技术知识,对他们申请基金类的课题产生了重要的支撑作用。这些教师现在都已成长为专业的骨干教师。这个做法对科研选题、教学内容的更新,特别是专业特色的凝炼都起到了重要的推进作用。

2.“3+1”工科本科人才的培养模式

在高校目前教师本身工程能力还不够强的时期,完全靠自身的力量提高学生工程能力可以说是不现实的。但若遵循上述的观点,就可以暂时借助企业的资源来补充自身的不足。基于这样的设想,我们于2007年开始进行实际试点。针对专业特点,第一个案例是选择了全球几何量计量仪器专业生产厂家——海克斯康测量仪器(青岛)有限公司进行洽谈合作,主要设想是按“3+1”的模式培养本科人才,即前三年基本按原教学计划开展教学,第四年第一学期由企业派工程师讲授2门课(5~6学分),学生到企业实习测量设备生产、销售等各个环节。双方约定的合作培养内容主要有:在本专业大三学生中由企业选拔30人左右组成由企业冠名的班级,企业方提供价值数百万元的商用设备在校内建立企业冠名的实验室,企业每年提供5万元奖学金,免费接收该班学生在企业实习并配备毕业设计导师(校方也配备有导师,为双导师制),企业优先接收本班学生到该公司就业、并向其客户推荐本班毕业生。双方确定第一期合作期为4年。2008年,第一批学员刚毕业就被抢用一空,改革实验取得了极大成功。2008年继续招生,但在2009年毕业时遭遇到金融危机,企业削减了所有用人计划。尽管如此,其客户如上海大众汽车制造公司、上海大飞机制造公司等企业很快将30名毕业生签罄。现已招收到第4期学员,校企双方决定再将合同期延长4年,并开展硕士生培养合作及科研项目合作。在上述合作成功的基础上,我们在2010年与广电计量测试有限公司设立了“广电计量班”,该公司是广电集团的下属企业,与该公司合作的目的在于培养学生的计量、校准和认证等方面的从业能力,依然按“3+1”模式培养,目前运行良好。如果说“海克斯康班”是培养“仪器研发与应用类”人才的话,那么“广电计量班”就是培养“计量技术类”的人才。两种合作对于专业来说还实现了培养方向上的互补性。

3.短期培训模式

相比于上述“3+1”模式,我们还探索了比较灵活的短期培训模式,代表案例有2009年同东京精密株氏会社的合作。该公司也是生产几何量测量仪器的跨国公司,产品以圆度仪、表面轮廓仪为主。企业投放两台总价达100万元的设备在测控技术与仪器专业建立了东京精密实验室。培训时间为2个月,其中,理论学习30学时,上机操作10学时,考试合格者颁发操作员证书。目前正在开展第二期学员的培训工作。

4.将校外资源固化为校内资源的模式

(1)注重专业知名度提升的“引擎”效应

很难设想,一个缺乏社会责任感的专业还能获取更多的社会资源。因此,要想获得社会资源,首先要具有一定的社会认同度。一开始就要注重各种“专业排名”,暂且不论这些排名的指标体系是否合理、数据收集是否全面,它仍然是学生和学生家长在填报高考志愿时的重要参考依据。211和985大学的社会知名度早已建立,专业排名的结果对学生选择专业的影响并不明显。但对于为数众多、办学历史不长、社会影响力不高的教学型大学的专业而言,这些排名结果就太重要了。因此,关注专业排名,理解和应对评价指标及其权值,靠自身努力可以在短期内获得较大幅度的提升。例如作者所在专业在2000年初的专业排名中大概列为70多位,而到2008年时就已上升到第24位了。这对吸引优质生源、获得社会认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出现了在校内外院系学生转专业的优先及热点选择、本专业学生不往外转的单向流动现象。专业排名的提升会对生源质量的提高起到“引擎”式的推进作用,同时,通过毕业生及学生家长等很容易扩散到社会各界。这对于与相关企业的合作,也是很大的支撑作用。

(2)充分利用广告式蝴蝶效应吸引企业资

校企工程教育深度合作模式的初步探索源。当专业自身发展到一定高度后,可利用广告效应原理,积极争取企业在校内建立冠名实验室。以作者所在专业为例,在专业发展取得较好进展时及时抓住了第一个校企联合办学机遇,即前面所提到的与海克斯康联合办学的案例。当时,该企业正处于快速扩张发展时期,急需一大批本科人才,专业就请校级领导出面进行洽谈,双方一拍即合,很快就在专业建立了由企业投资360余万元并冠名的现代化坐标测量实验室,专业的实验教学能力得到快速提升。在海克斯康实验室成功运行的基础上,专业与东京精密株氏会社(上海办事处)洽谈合作取得成功,企业投放价值100万元的超精密圆度仪和表面形貌测量仪,快速建立了高水平的回转轮廓形貌测量实验室。以上试点表明,专业自身仅凭借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也能换取较好的发展机遇和空间,对相对来说处于弱势状态的专业而言不失为一种化被动为主动的优先选择方案。

(3)积极申报各级实验教学示范中心

应该认识到,国家和省级实验教学师范中心是专业工程资源的重要载体和平台,应作为专业资源固化的标志。作者所在专业在2002年就成为浙江省的实验教学示范中心,但直到2009年才成功申报为国家级实验教学示范中心。这中间对各类资源进行整合成为一项主要的工作。其中,校外资源的引入成为本中心的一大亮点。

5.初期合作成功后要及时开展深度合作

双方的沟通与谅解是长期合作的基础。在合作中,学校需要与企业开展频繁的交流和沟通,设立专职岗位负责校企合作事宜,及时收集和反馈合作进展信息,把校企合作工作常态化,并逐步往科研和学科建设合作方面发展,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通过与企业开展工程教育方面的合作,有效地补充了校内工程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同时,也为企业带来了新的合作氛围和新的发展思路,真正获得了“多赢”的效果。值得说明的是,在本文研究过程中,作者所在专业的教师所体现的执着的敬业精神也很重要。这是因为,不论什么资源最终都要靠人去争取和使用。因此,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发挥尽管没有作为本文的主题,但也要给予充分的注意并提高到相当的高度。

参考文献

[1]《教育部启动实施“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中国大学教学》2010年第7期。

[2]胡小唐:《测控技术与仪器专业发展报告》,《教育部高等学校仪器科学与技术教学研讨会论文集》,2009年,长春。

[3]李东升、陶容:《地方高校学科专业优化发展路径的探索》,《黑龙江高教研究》2008年第9期。

[4]郭天太、李东升、谢代梁:《国家特色专业建设点》,《化工高等教育》2008年第6期。

[5]张代治、杨义波:《地方普通高校专业特色建设的探索与思考》,《长春大学学报》2008年第5期。

[6]易荣华、潘岚:《特色专业建设的理念与实践——以中国计量学院为例》,《中国大学教学》2007年第10期。

[7]李东升、李文军:《地方高校特色专业培育方法研究——以测控技术与仪器专业为例》,《中国大学教学》2010年第10期。

校企合作培养工程应用型人才相关问题研究

华小洋 王文奎 蒋胜永

【摘 要】立足于校企合作培养的现实境遇,本文着重探讨了校企合作培养工程应用型人才应包括的基本内容、存在的主要问题和解决办法。提出了“2+1”学期制,以期成为校企合作培养的一种新模式;提出了“立地顶天”的科研导向,支持、鼓励教师提高自己的实践能力。

【关 键 词】 工程应用型人才 校企合作 人才培养 “2+1”学期制

【收稿日期】 2012年3月

【作者简介】 华小洋,绍兴文理学院副校长、教授;王文奎,绍兴文理学院工学院副院长、教授;蒋胜永,绍兴文理学院教务处副处长、副研究员。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工业取得了跨越式的发展,被冠以“中国制造”的称谓。不可否认,这个称谓有许多尴尬,工业发展付出了高能耗、高污染的巨大代价。因此,中央提出了又好又快发展,要依靠科技进步发展,要转型升级,要实现“中国创造”。为此,在2010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了要大力发展教育,要培养数以千万计的高级专门人才。另一方面,我国高等工程教育在规模上取得了跨越式的发展,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工程教育大国。然而,大而不强、多而不精,工程教育普遍存在工程意识和实践能力薄弱、创新精神不足、职业意识淡薄等问题。针对这些客观存在的不足,面对由人力资源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转变和“转型升级”的战略要求,包括高校在内的教育界正在进行深入的研究和积极探索、改革。人们普遍认为,校企合作是工程教育的本质要求,是提高工程应用型人才培养质量的有效途径,笔者深有同感。本文结合工作实际,就校企合作培养的内容、存在的问题、改革的思路等作一探讨。

校企合作培养的内容式与要点

1.合作制定人才培养方案和质量标准。高等工程教育的主体是接受教育的学生;我国高等工程教育又以工程应用型人才培养为主要目标,而工程应用型人才主要就业面向企业。因此,无论是对学生负责,还是从学校的发展以及满足企业需要的角度考虑,培养什么样的人才和如何培养人才都应该有企业的积极参与。学校作为高等工程教育的主办方,应该主动邀请有关企业共同组建“校企合作工程应用型人才培养指导委员会”和“专业专家组”等机构。其中,“委员会”负责培养目标研究、培养标准制定、组织模式和运行机制改革等方面的工作;“专业专家组”负责人才培养方案制定、课程体系优化、教学模式改革,以及学生在企业学习阶段的教学目标、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培养标准、考核方式等方面的工作。

2.合作建设高效能的实习、实践教学基地。

目前,高校普遍在企业设立了各种形式的实习、实践教学基地,但真正能够发挥作用的不多,主要原因之一在于这些实习、实践教学基地的设立和运行不够规范,很多情况下往往凭借于高校教师与企业相关领导的个人关系,既没有形成工作机制,也没有整体纳入到高校的教学建设与运行工作体系、没有上升到企业的基本工作范畴。笔者认为,必须把实习、实践教学基地建设纳入到校企双方的工作范畴之内,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主要建设内容有:机构建设,包括签订协议、成立实践教学工作组、明确双方的职责、配备相应的专兼职管理人员等;师资队伍建设,聘请既有理论又有实践经验的教师和科技人员担任指导教师,明确各自的责任和权利;教学建设与研究,积极改革实践教学内容、方法和手段,编写或更新实习、实践指导教材;管理工作,包括制度建设、定期或不定期召开会议、研究基地建设任务、协调双方工作、合理安排教学任务等。

3.合作实施实践环节培养。

对于当代工程人才应该具备的能力,已有不少论述和概括,如当前国际上比较有影响的美国工程与技术认证委员会(ABET)对21世纪工程人才的能力提出了11条评估标准,我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标准(试行)共归纳为6条,文献[5]认为21世纪的工程人才必须具备6种能力,等等。笔者认为,核心是工程实践能力、社会责任能力和学习能力,工程实践能力只有通过实践环节培养,其它能力在实际环境中培养效果会更好。另外,目前高校存在不少教师缺乏系统的工程锻炼和实践能力、办学经费不足、某些仪器设备已经比较落后或比较缺乏、不少实践项目已经脱离实际等问题,企业则面临转型升级的现实压力,但企业科技人员具有丰富的工程实践经验,因此,校企合作,企业提出现实需要的前沿研究项目、提供经费资助,学校提供研究条件,“双导师”提供指导,不但能够更好地培养学生工程实践等能力,也能提高教师和企业科技人员的水平,促进企业转型升级的步伐,是一举三得的好事。普渡大学副校长How-ardCohen说得好:“这种与企业结合的设计项目为学生从学校走向社会铺平了道路”。

4.合作实施专门化知识教育。

著名经济学家樊纲博士认为:“专业化竞争的发展战略不仅仅是发展中国家,但是对于发展中国家,对于弱小企业来讲,专业化竞争可能具有更大的意义;市场经济越来越激烈,专业化竞争的问题越来越突出,世界几百强绝大多数都是靠着几十年上百年兢兢业业,目不斜视,专搞一类产品一种产品才发展到今天”。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更体现专业化出效率,专业化出利润,专业化出竞争力。办企业如此,培养人才也如此。合格的工程技术人才不但要有通用知识、系统的专业基础知识和较全面的专业关联知识,也要有专门化知识。从目前我国高校人才培养的现状看,后者是比较缺乏的。因此,就知识方面而言,毕业生也基本上还是“人才毛坯”,与学校“高级专门人才”的目标和用人单位的要求存在一定的差距。学校与专业化企业合作是实施专门化知识教育的必要环节和有效途径。

5.合作实施综合素质的培养和职业化训练。

俗话说得好:“言传不如身教”。在我国,由于长期以来高等教育在理论与实践环节的相互脱节、职业化训练的缺乏等原因,导致了目前学生的职业意识、责任意识、竞争意识、主动学习与实践意识、团队合作精神、吃苦耐劳精神等淡薄的现状,所以,必须尽早开展职业化训练,让学生置身现实去感受、领悟未来职业的规范和要求。根据目前我国高校的学期、学制设置现状,主要可以实施以下两种模式:

一是实行“2+1”学期制模式,即每年中两个学期完成人才培养方案规定的教学任务,一个学期(虚拟学期,主要是暑假)学生自主以“职业人”身份到企业参加“顶岗工作”。虚拟学期是学生个人行为,由学生自己主导,学校要做好倡导、引导和企业需求信息的收集、发布工作,并在可能范围内提供必要的条件支持。这种模式既不同于美国的合作教育、英国的“三明治”模式,也不同于我国现行高校实施的短学期制,其特点在于,学生在自己的学业所长、就业所向与学习兴趣等引领下做出的一种自主选择、自主管理的社会实践过程,而学校不在组织管理等方面进行限制,是一个较为开放的学制范畴。这种模式值得探索与实践,其有利面至少包括以下三个方面:其一,基于学生自主选择下的实践活动更能激发学生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更具有针对性和有效性;其二,置身于实际环境中,有关的职业素养和能力的培养效果会更好,也能补充高校某些方面的不足;其三,不虚度所谓的假期,学生学习、实践与报酬兼收,企业获得人力资源补充,企业与学生相互了解增强。

二是实行“3+1”模式(或“3.5+0.5”模式),即前三学年(或前三个半学年)学生完成或基本完成人才培养方案规定的学习任务,后一学年(或后半学年)学生到企业参加实训或顶岗工作,同时完成毕业设计等学习任务。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企业主动型,即企业首先提出实训或顶岗岗位,包括专业、人数、任务、时间、要求、提供的条件和待遇、校外指导教师、就业意向等,然后由学校(学院)审定,包括安全保障条件、校内指导教师等,学生申请,校、企和学生三方签订有关协议;另一种是学校主动型,学校要根据人才培养需要设计一年的实习、实训计划方案,选择或建设符合要求的实习基地,学生申请,校、企和学生三方签订有关协议。“3+1”模式的重点工作有:明确一年的学习任务,明确校、企和学生的责任和要求,明确校内外指导教师及其各自的职责,明确考核方式。

无论哪种模式,都不但能够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也能促进企业与学生之间的互相了解,帮助企业招聘人才、学生择业就业,而且这种就业一般具有较高的稳定性。

校企合作培养中存在的问题与解决办法

1.人才培养定位需要调整首先是生源情况发生了变化

1977年恢复高考以后,一批经过实践锻炼、能力强、素质高的老三届学生获得到高校“充电”的机会,他们与应届高中尖子生组成了精英大学生队伍,这是培养学术型或高端人才的基础;1998年高校扩招以来,我国高等教育规模得到了跨越式发展,从精英教育快速进入到大众化教育中后期,大量没有实践锻炼经历的一般高中毕业生进入本科高校深造。其次是本科毕业生就业去向发生了变化。精英教育时期,本科生的就业主要集中在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大型企业和机关单位,主要从事研究、管理和教学;大众化教育时期,一般高校的本科毕业生的就业主要集中在中小企业、一线岗位,主要从事知识应用解决实际问题。另外是办学条件有了变化。本科教育规模的大发展伴随本科高校数量的增加,不少新办本科高校的教学资源和质量相对有所下降。基于上述生源、就业岗位和高校办学条件的变化,多数高校本科生的人才培养定位应该转变为应用型人才。可喜的是包括重点大学在内的很多高校已经充分认识到了改变人才培养定位的重要性,充分认识到了校企合作培养的重要性,并正在积极探索和实践。

2.教师教学能力需要提升

高等教育大发展后,不少高学历人才加入到了教师队伍,他们有较高理论水平,但普遍是从学校到学校而缺乏系统的工程锻炼和实践能力(不少高校可能达不到我国机械工程及自动化本科专业认证标准中提出的“具有企业或社会工程实践经验的教师占20%以上,从事具有工程设计背景的科研的教师占30%以上”的要求),因而自身在工程意识、工程素养和实践能力方面显得不足,培养工程应用型人才有些力不从心。笔者认为,应改革教师聘任与考核制度,如在职称评审中,设立教学类高级职称岗位,提高“立地”科研成果的分量等;改革教师培训制度,注重工程类专业教师工程能力的提高,鼓励、支持、规定工程类教师以多种方式到企业亲历工程实践或进修;制订兼职教师聘任制度,明确要求和待遇,聘请资深工程师担任学校兼职教师;改革科研理念和评价制度,对于一般高校来说,科研要结合人才培养之需要而展开,其主要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提高人才培养质量,所以要引导并在政策上鼓励教师树立“立地顶天”的科研理念。只有“立地”,才能提高教师自己的实践能力和工程意识,才能提高工程应用型人才培养质量,才能更好地为企业服务,从而提高企业合作培养人才的积极性。

3.企业积极性需要增强

企业出于自身经济效益、生产安全、技术保密等考虑,不愿接受学生到企业实习,因此,促进企业的积极性也是急需解决的关键问题。笔者认为,主要思路是:一是提高企业的认识,认识到人才培养不仅仅是高校的责任,也是企业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认识到企业是人才的用户,高质量的人才是企业自身长远发展的需要。二是国家要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既规定人才培养是企业的职责之一,同时也要制定相应的激励政策,如高新技术企业的基本条件应该包含人才培养的要求,税收中给予相应的优惠等。三是高校要利用自身的优势,积极思考服务企业的发展,如开展技术合作、学术交流、人员培训。四是要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和教育。只有学校和企业互利共赢,才能长效高效。

4.安全风险需要规范和化解

目前,高校承担着较高的安全风险。一方面,大学生是成年人,有行动的自由,不能像中小学学生那样管理;另一方面,大学生出现意外,学校和教师又会遇到意想不到的责任。希望政府成立相应的管理部门,出台相关的处理办法。

5.教育经费投入需要加大

教育经费增长缓慢,物价上涨很快,一是导致校内实习、实训条件难以满足人才培养的需要,如一般高校没有能力购买“昂贵”的工程应用软件,而这些软件的强大功能不仅“帮助本科生能干博士生的活,也让学生一出校门就与大公司的工作平台直接接轨”;二是导致许多行之有效的实践教学环节(如生产实习、毕业实习、毕业设计等)近年来越来越被削弱,甚至名存实亡,而这些实习、实训是工程应用型人才培养不可或缺的。因此,政府加大教育经费投入是当务之急。作为世界第二的经济大国,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应该达到4.5%的世界平均水平。胡锦涛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六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我们一定要增强紧迫感和责任感,坚持把优先发展教育作为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基本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把推动教育事业优先发展作为重要职责、摆上重要议事日程,以更大的决心、更多的财力、更多的精力支持教育事业”。

6.人才培养质量需要提高

提高人才培养质量既是校企合作培养的目标,也是开展校企合作培养的基础。对于高校而言,要真正落实人才培养工作的中心地位,改革高校评价机制、教师评价机制、职称评审机制、酬金分配政策等,充分调动教师人才培养工作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要加强学风建设,各级组织和领导要充分重视,多管齐下,努力提高学生学习的主动性;要发挥课程教学主渠道作用,转变课程教学目标———既传授知识也培养能力与素质;改革课程教学组织形式、教学方法、教学内容和考核方式,引导学生自主学习,努力提高学生的实践和创新能力;要开设综合性课程、讲座等,培养学生的专业关联知识、人文精神和社会责任感;要引进国际化工程教育教学优质资源,培养学生的国际视野和国际合作能力。

7.学生的假期观念需要改变

目前,我国学校普遍实行两学期制度,中小学都在假期安排比较多的作业,而多数大学生却没有任何任务,无所事事,这种状况令人担忧。因此,大学生必须改变假期观念,要充分利用假期积极进行实践锻炼。

校企合作培养的保障机制

1.健全校企合作指导和管理机构

高校牵头组建校企合作工程应用型人才培养的工作平台,并实质性推进相关工作。主要包括:组建有关各方人员组成的校企合作工程应用型人才培养教育指导委员会;组建有关各方人员组成的专业专家组;高校教务处成立校企合作教学科,企业成立校企合作人才培养与培训部门。

2.完善校企合作长效运行的制度化建设

学校应制定促进校企合作应用型人才培养的政策制度体系,确保规范、有序、可持续推进和实施。主要包括:明确校企合作双方有关基地建设和工作实施的责权利制度,明确校企合作双方各有关工作人员和教师、工程技术指导人员的责权利制度,明确校企合作教学过程中学生的学习行为要求和相关教学管理制度以及激励考核制度、项目评估和反馈体系,明确校企合作双方有关的安全保密教育的流程、规范和要求。

3.优化校企合作环境与氛围

关键在政府。重点是提高企业积极性的政策,制订安全风险规范和化解机制,加大教育经费的投入力度等。

结束语

实践能力是综合运用知识、技术和现代工具创造性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既要动手,更要动脑。因此,实践能力是应用型人才的标志;它不是由书本传授得到的,而是通过实践活动磨练习得的;它很难用试卷考试衡量高低,只能通过实践活动表现来评价。

学生到企业实习、实践,在直接熟悉和参与企业运作的过程中,丰富了实践知识,加深了对理论知识的理解,提高了工作能力,为择业、就业和将来的工作取得许多宝贵的实践经验,同时有利于自己增强工程意识、成才意识、竞争意识、职业意识和团队意识;学生到企业实习、实践,学校拓宽了办学空间,促进了学校的发展和人才培养质量的提高;学生到企业实习、实践,密切了校企的联系,增强了相互之间的了解,建立了校企多方位合作的纽带,而且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结果也增加了企业获得高质量人才的机会,有利于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因此,校企合作培养人才是一种“三赢”的选择,是工程应用型人才培养的必由之路。

校企合作培养既属于继承性工作,又属于开创性工作,随着社会经济发展的形态不断变化,其方式、内涵、方法、手段都相应地呈现动态变化的特征,如何更有效地推进这项工作,是高校、企业和政府面临的重要课题。只有在高校、企业和政府共同积极推动、勇于实践、敢于担当、善于创新的前提下,才能产生积极而有效的成果。

参 考 文 献

[1]杨晨光:《造就一批高层次工程技术人才》,《中国教育报》2011年1月2日。

[2]刘建强:《德国应用科学大学模式对实施“卓越工程师培养计划”的启示》,《中国高教研究》2010年第6期。

[3]《上海交通大学探索校企联合培养工程人才新模式实施方案》,http:∥www.edu.cn/gao_jiao_news_367/20101215/t20101215_554201.shtml,2010-12-15/2011-03-02.

[4]庞思勤:《中美机械专业课程设置与人才培养模式比较研究》,《中国大学教学》2007年第11期。

[5]王雪峰、曹荣:《大工程观与高等工程教育改革》,《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06年第4期。

[6]罗尧成:《探讨工程教育改革,建设工程教育强国》,《教育与现代化》2008年第3期。

[7]范静波:《工程教育中工程师的社会责任:内涵、演变与培育》,《现代教育管理》2011年第1期。

[8]樊纲:《中国只能做赢家(上集)》,http:∥www.cctv.com/lm/123/14/33497.html

[9]刘昌明:《美国的合作教育模式评介》,《教学研究》2007年第3期。

[10]李立新:《加强企校合作构建工程师联合培养体系》,http:∥www.edu.cn/jxyd_10804/20100930/t20100930_526526_1.shtml

[11]赵婷婷、雷庆:《课程综合化:中国高等工程教育改革亟待解决的问题》,《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05年第2期。

[12]吕明、杨胜强、白薇:《机械类本科生创新人才培养与教学模式改革研究》,《大学教学研究》2009年第11期。

[13]蔡敬民、董强、余国江:《高等院校校外实习基地建设新思考》,《中国大学教学》2009年第2期。

[14]张安富:《加强实习基地建设的实践与思考》,《中国大学教学》2009年第1期。

[15]唐继慧等:《高等院校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探讨》,《西南交通大学学报(社科版)》2009年第5期

校企全程合作培养卓越工程师

林 健

【摘 要】“卓越计划”将行业企业的参与作为成功培养卓越工程师的关键,事实上,只有企业的全过程参与,才能培养出满足培养标准要求的卓越工程师。本文试图系统地讨论和研究“卓越计划”参与高校与企业合作全过程开展卓越工程师培养这一重要专题,包括校企全程合作是“卓越计划”成功的关键、校企全程合作的主要环节和合作内容、校企合作的主要模式、校企全程合作培养卓越工程师机制的建立、校企合作教育需要的政策法规支持等五个方面,以期为“卓越计划”参与高校和企业合作开展卓越工程师培养提供建议和参考。

【关 键 词】 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 校企合作教育卓越工程师培养

【收稿日期】 2012年3月

【作者简介】 林健,清华大学工程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公共管理学博士生导师。

“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以下简称“卓越计划”)的实施遵循“行业指导、校企合作、分类实施、形式多样、追求卓越”的原则,并将行业企业的参与作为实施的前提条件,由此可见,企业参与和校企合作成为“卓越计划”成功的关键。事实上,“卓越计划”将企业作为与高校共同培养卓越工程师的主体单位,要求“卓越计划”参与高校与企业在卓越工程师培养的整个过程中进行全面、系统和紧密的合作。因此,需要从卓越工程师培养的角度分析和研究为什么要进行校企全程合作、校企全程合作主要有哪些环节并包含哪些内容、校企合作有哪些模式、如何进行校企全程合作、国家和各级政府应该提供哪些法律法规和政策支持等。

需要指出的是,本文所指的企业不是专指人们常见的生产或制造企业,而是泛指那些从事生产、制造、设计、规划、开发、研究、创新、服务和培训等专业活动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组织,甚至包括工业/工程设计、规划和研究院所。

校企全程合作是“卓越计划”成功的关键

世界各国高校在工程人才培养上无不采取与企业合作的方式,以弥补本校在实践教育和职业训练方面的不足。如德国“双元制”模式,毕业生的能力由行业协会统一制订,学校和企业各为其中一元,学校主要负责传授与职业有关的专业知识,企业主要负责学生职业技能方面的专门培训,使专业理论与职业实践形成有机的对接。又如英国“三明治”模式,是将整个学习分为三个阶段,学生先在学校学习,而后到企业顶岗工作,最后回到学校完成学业、获得证书。英国一些企业主要管理者或者在一些教育基金会兼任关键职务,或者直接参与职业资格标准的制定,或者参与对学校的评估工作。再如澳大利亚的“TAFE”(Techni-caland FurtherEducation)模式,学校与企业行业密切合作,所有“TAFE”学院均有董事会,董事会主席和绝大部分成员都是来自企业一线的专家,企业全程参与人才培养过程,每个学院都建立了实力雄厚的实践教育基地。

我国高校在工程人才培养条件上的不足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经费投入不足,造成实践教学条件不能满足工程人才培养的需要,二是工科教师队伍普遍缺乏工程实践经历,不足以胜任工程人才培养的重任。从卓越工程师培养的要求分析,“卓越计划”参与高校在卓越工程师培养条件上的不足远不止以上两个方面,这些不足只有而且只能够通过与企业在卓越工程师培养全过程的合作才能够得以弥补和加强。概括起来,企业在卓越工程师培养上的重要作用主要在于其具备高校所没有的如下条件。

1.能够准确把握社会对工程人才的需求

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因素在人才,作为处在激烈的国内外市场竞争环境下的用人单位,企业对本行业的当前状况和发展趋势最为了解,不仅最清楚本行业领域当今和未来对工程人才的需求,包括人才层次、类型、结构和规格等,而且十分清楚目前高校工科毕业生在知识、能力和素质上存在的不足和需要完善的地方。因此,企业能够在卓越工程师培养的整个过程中发挥重要的指导作用,不仅能够为“卓越计划”参与高校提供准确的信息和改进的建议,而且能够参与具体的培养工作,促进和推动工程人才培养模式的改革,使得校企合作培养的卓越工程师能够达到“卓越计划”的培养目标。

2.拥有最先进的生产设备和制造技术

高校的实验室、实训基地和工程训练中心所拥有的用于学生实验、实训的各种仪器和设备,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与企业脱节的现象,这就使得缺乏校企合作的工科毕业生不能够马上适应企业的工作。而企业为了自身的生存发展和赢得竞争优势,必须拥有最先进的生产线、工艺装备和制造技术,这些是几乎任何高校所不可能做到的。因此,校企合作将使得学生有机会了解、熟悉和掌握企业最先进的生产设备和制造技术,毕业后成为受到普遍欢迎的“上手快”的工程人才。

3.拥有一批经验丰富的工程技术人员

高等学校的价值追求以及对工科教师的聘任和考核条件,使得目前高校中为数众多的工科教师虽然在工程专业领域是理论上的“巨人”,但是在工程经历和实践经验上是“矮子”。与此相反,企业工程技术人员每天从事各种工程活动、面对各种工程问题、提出各种工程方案、需要各种工程创新,其中相当一部分人逐渐积累了丰富的工程实践经验,具有很强的工程创新能力,成为工程领域的专家。因此,这些企业工程领域的专家与高校工科教师形成优势互补,能够在学生工程实践和创新能力培养上发挥重要的作用。

4.提供真实的工程实践和创新的环境

在真实的工程环境下培养卓越工程师是“卓越计划”的基本要求,也是世界各国工程人才培养的成功经验。国家、各级政府和高校虽然不断加大投入,改善了学生工程实践环境,一些高校甚至在校内设立工厂以满足工科教育的需要,但是这些与企业所能够提供的系统全面、功能完备的真实的工程实践和创新环境仍然有着本质的区别。而且企业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在涉及生产、技术、研发、创新、市场、管理等方面,“真刀真枪”地训练和培养学生工程实践和创新能力,要做到这一点,离不开企业真实的条件和环境。

5.提供完整的先进企业文化的学习氛围

“卓越计划”要求各个层次卓越工程师的培养均要有累积一年左右的时间在企业学习,企业学习的目的不仅包括学习企业的先进技术、深入开展工程实践活动、参与企业技术创新和工程研究开发,而且包括学习先进的企业文化、培养学生的敬业精神和职业道德。一所高校,即使具有雄厚的实力,也不可能提供像企业一样的完整、系统和全面的学习先进企业文化的氛围,使学生适应企业的各种制度和规范、融入企业的工作和生活之中,更不可能创造学生向企业员工直接学习的机会,使学生从工程技术人员的行为举止中,潜移默化培养自己的敬业精神和职业道德。

总之,企业能够提供高校所不具有的上述五个方面的条件或环境,这对卓越工程师的培养至关重要。因此,需要“卓越计划”参与高校与企业在卓越工程师培养上进行全过程合作,才能确保“卓越计划”的成功实施。

校企全程合作的主要环节和合作内容

校企全程合作培养卓越工程师指的是在整个卓越工程师培养的过程中,“卓越计划”参与高校与一家或多家企业开展全面、系统和密切的合作,充分发挥高校与企业各自在工程人才培养上的优势,共同承担卓越工程师培养的责任,共同设计、制定和实施卓越工程师专业培养方案,以最终实现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

校企全程合作应该始于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的制定,贯穿卓越工程师培养的各个环节,止于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的实现。总体而言,高校与企业在培养卓越工程师过程中的合作主要在以下几个环节。

1.共同制订培养目标和培养标准[1][2][3]

校企共同制订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是在遵循“卓越计划”的主要目标[4]的要求前提下,综合考虑和平衡高校的办学条件和社会对卓越工程师的要求,制订既满足人才市场需求又切实可行的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高校在制订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时主要考虑的因素包括学校的办学层次、服务面向、人才培养定位、办学特色、师资队伍和实践教学条件等。企业在参与制订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时则是从社会对工程人才需求的角度考虑人才的层次、类型和结构等因素。

校企共同制定卓越工程师培养标准时必须在满足三个要求[2]的基础上,以本校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为纲,将其转化为卓越工程师培养标准。高校在制定卓越工程师培养标准时主要根据本校“卓越计划”参与专业的教育教学资源条件和生源状况,着重考虑卓越工程师的知识、能力、素质的系统性和完整性,以及知识结构、能力水平、素质要求及其培养标准实现的可行性等。企业在参与制定卓越工程师培养标准时则会从用人单位的角度,具体地从若干个方面明确地提出卓越工程师必须具备的知识、掌握的技能和应有的素质。

2.共同改革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5]

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是实现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的平台,也是落实卓越工程师培养标准的载体,除了要重视课程体系的价值取向、采取模块化课程体系结构和进行课程体系的整合与重组外[5],校企共同改革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就是要弥补过去仅由高校教师单方面进行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改革存在的不足,从工程师岗位实际要求的角度,充分吸收来自企业具有不同视野和丰富实践经验高级工程师的意见和建议,使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改革更加适应卓越工程师培养的需要。

校企共同改革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要着重处理好两方面的关系:一是理论教学与实践教学的关系;二是校内学习与企业学习的关系。在理论教学和实践教学方面要着力避免以往的重理论轻实践、重知识轻能力、重课内轻课外、理论教学与实践训练相脱节的现象,使理论教学和实践教学成为相互依存的有机整体,既要使理论教学成为实践教学的基础,也要使实践教学成为理论教学的延伸。在校内学习和企业学习方面要通过明确不同学习阶段的学习重点和找到这两个学习阶段之间的必然联系,进行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的改革。校内学习主要完成工程基础教育,以理论教学为主,辅以基本的实验和实训;企业学习主要完成工程职业教育,以实践教学为主,辅以必要的理论专题[2]。校内学习为企业学习打下基础,能够支持或指导企业学习;企业学习是校内学习的强化和延伸,能够促进校内学习的改革;校内学习与企业学习之间的交替作用将有利于学生专业知识的不断巩固以及工程能力和综合素质的稳步提升。上述校内学习和企业学习的重点以及二者之间的必然联系要通过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的建设予以充分具体的落实,使得“卓越计划”提出的“校内学习+企业学习”的人才培养模式的优势得到体现。

在处理好上述两方面关系的基础上,校企双方在进行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改革时要尤其重视共同开发那些具有实践性、设计性、创新性、综合性和先进性的课程和教材[3][5],使得开发出的课程体系和教材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

3.共同建设工科教师队伍[6]

建设一支胜任卓越工程师培养的工科教师队伍是“卓越计划”成功的保证,校企共同建设工科教师队伍的重点在三方面:一是通过安排高校专职教师到企业挂职,参与企业生产、设计、研发、管理等实际工作,在企业真实的工程环境和先进的装备技术环境中,在企业经验丰富、工程能力强的工程师的指导下,培养和提高他们的工程实践能力、工程设计开发能力和工程技术创新能力;二是通过安排企业兼职教师到高校接受继续教育,更新他们的专业知识、提高他们在工程领域的理论水平,以促进他们实践经验与理论知识的结合;三是通过建立高校专职教师与企业兼职教师的合作机制,使二者之间取长补短、相互学习、共同提高,一方面专职教师向兼职教师学习处理和解决实际工程问题的经验,另一方面兼职教师向专职教师学习教育教学方法,了解本工程学科的最新发展。

4.共同研究教学组织形式和教学方法[7]

研究性教学(对学生而言,应该称之为“研究性学习”)是一种符合工程能力培养规律、符合综合素质形成逻辑的教学组织形式和教学方法,得到“卓越计划”的极力推行。为了充分发挥研究性学习在卓越工程师培养上的作用,需要高校专职教师和企业兼职教师在两方面的密切合作和共同努力:一是共同研究研究性学习的教学组织形式和教学方法;二是合作开展研究性教学工作。

校企双方教师共同进行研究性学习的研究是有效开展研究性教学的前提。作为一种强调以学生为主体的学习方法,研究性学习与专职教师一直沿用的教学方法和兼职教师过去接受的教学方法存在本质的区别,需要专职教师和兼职教师一道认真细致地予以系统深入的研究,研究内容包括研究性学习的基本特征、研究性学习的三种主要形式、研究性学习的作用机理、研究性学习对教师的要求、研究性学习应该注意的问题等[7]。只有对研究性学习有了深入的研究,才能够灵活自如地开展研究性教学。

研究性学习方法的实施需要校企双方教师的通力合作才能够有效地开展。首先,用于研究性学习的问题、案例和项目的选择和编制需要校企双方教师的合作,企业兼职教师掌握大量源于工程实践活动的问题和案例以及主持和参与过各种工程项目,高校专职教师熟悉教育教学规律并擅长教学材料的组织和编写,因此,校企双方教师的合作不仅能够遴选出满足教学目标要求的具有典型性的工程问题、案例和项目,而且能够将这些素材组织和编写好,以使学生取得最佳的学习效果;其次,采取何种教学组织形式和教学方法开展研究性学习需要校企双方教师一道研究,针对研究性学习所基于的问题、案例和项目的不同,担任同一门课程教学任务的校企双方教师必须综合考虑学习内容的难易程度、教学目标的要求和学生的状况,提出有效的教学组织形式和教学方法;第三,研究性学习的开展需要校企双方教师的分工与合作,一般而言,工程专业理论性的学习内容由高校专职教师主导,工程问题、案例和项目等实践性的学习内容由企业兼职教师主导,而在学生自主学习、小组讨论、课堂交流、课外指导过程中往往由校企双方教师共同负责。师生互动和教学目标的不同决定了所采用的教学方法的差异,需要专职教师与兼职教师的共同研究。

5.共同制定企业培养方案[2][3]

企业培养方案是“卓越计划”专业培养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学生在企业学习所执行的方案,需要校企合作共同制定。高校和拟合作培养卓越工程师的一家或多家企业要联合成立由高校领导和企业主要负责人共同担任主任的校企合作工程教育指导委员会(简称“校企合作委员会”),以加强对企业培养方案的制定和实施的领导。校企在制定企业培养方案中的合作主要体现在共同制订企业学习阶段的培养目标、培养标准和培养计划,共同确定企业培养方案的实施企业和担任企业学习阶段教学和指导任务的教师。作为企业培养方案的主要部分,校企双方必须认真讨论和详细制订培养计划的主要内容,大体包括部分专业课程、专题报告、实习实践环节和毕业设计/学位论文等部分[2]

校企在共同制定企业培养方案时应有明确的责任分工。高校的主要责任在于保证制定出的企业培养方案是整个专业培养方案的有机组成,而不是与专业培养方案毫不相关的独立方案,因此不仅要注重与在校内完成的培养方案的联系和衔接,而且要避免培养内容上的重复。企业的主要责任在于要认真分析企业的各种软硬件条件,包括用于实习实训和教学的场地和设备、容纳学生顶岗挂职的岗位数、企业能够担任教学与指导工作的工程师人数、学生食宿条件等,以保证企业培养方案的有效性和可行性。

6.共同建设工程实践教育中心

作为“十二五”高等学校本科教学质量与教学改革工程(简称“本科教学工程”)中国家大学生校外实践教育基地建设的主体项目,工程实践教育中心是高校依托企业建立的,为实施“卓越计划”企业培养方案,由高校和企业密切合作开展工程人才培养的综合平台。

工程实践教育中心的建设必须在高校与企业联合成立的校企合作委员会的指导下,由高校和企业合作共同完成。校企共同建设的内容包括:①设置由校企双方相关部门主要领导担任中心负责人的组织机构和管理体系;②筹措充足的建设和运行经费,争取国家和各级政府在政策和资金上的支持;③探索建立工程实践教育中心可持续发展的管理模式和运行机制;④制定工程实践教育中心的日常管理、教学运行、学生管理、安全保障等规章制度;⑤建设由高校教师和企业专业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共同组成的中心指导教师队伍;⑥提供满足工程实践教育需要的工程实践条件、工程实践内容和工程实践形式;⑦遵照教育规律和工程人才成长规律,积极推动工程实践教育模式改革,构建有针对性的工程实践教育方案;⑧在加强对学生的安全、保密、知识产权保护等教育的基础上,提供充分的安全保护设备,保护学生的身心健康与人身安全。

围绕着卓越工程师培养的工程实践教育,校企在工程实践教育中心要共同制定工程实践教育的教学目标和培养方案,共同建设工程实践教育的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共同组织实施工程实践教育的培养方案,共同评价工程实践教育的培养质量。

7.共同实施企业培养方案[2][3]

企业培养方案是由高校和企业共同负责实施的。对于设立了工程实践教育中心的企业,整个企业培养方案由该中心具体负责组织实施;对于没有设立工程实践教育中心的企业,则需要成立由高校“卓越计划”参与专业所在院系领导和专职教师与企业教育培训或人力资源管理部门负责人和企业兼职教师共同组成的专门组织机构,全面负责企业培养方案的实施。

在实施企业培养方案过程中,企业主要负责企业兼职教师或企业导师的指派、学习场地和顶岗挂职岗位的安排、实践课程的教学和实习实训的指导、学生敬业精神和职业道德的培养、学生食宿的安排和后勤的保障、学生安全防护设备的提供、以及协调企业内部各方面的关系等;高校主要负责学生在企业学习阶段的日常管理、学生安全、保密和知识产权保护等教育,同时参与对学生的指导、积极配合企业导师完成各项实践教学工作。

在整个企业培养方案的实施过程中,校企双方要保持密切沟通、相互积极配合,共同商议企业培养方案实施的具体细节和进度安排,及时地根据企业当时的实际情况、教学的效果和学生的反馈调整和充实企业培养方案,及时地解决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和处理一些突发事件,共同评价学生学习成绩和实践教育质量,并不断地总结各方面的经验和教训,以利于日后进一步改进和完善企业培养方案、提高学生在企业学习阶段的学习效果。

8.共同指导毕业设计或学位论文[8]

校企双方导师共同指导学生毕业设计或学位论文。“卓越计划”提出的双导师制就是为每一位学生均安排一位高校专职教师和一位企业兼职教师作为导师,除了在学生个人培养计划制定和整个学习过程中为学习提供指导外,双导师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共同指导本科生的毕业设计或研究生的学位论文,包括毕业设计或学位论文的选题、毕业设计方案和学位论文研究计划的制定、毕业设计和学位论文的具体指导、毕业设计和学位论文质量的把握等方面。

从卓越工程师培养的角度考虑,本科生的毕业设计要结合企业实际项目“真刀真枪”地做,硕士生的学位论文选题要源于企业的实际问题或现有课题,博士生的学位论文选题要结合企业的关键问题、重大项目或发展需要[8]。在选题方面,企业导师的指导作用主要在于为学生提出源于企业实际的各种可能的选题,校内导师的指导作用主要在分析和判断选题的难度和深度是否适合作为毕业设计或学位论文,校企双方导师还需针对学生的具体情况共同与学生商讨并最终确定选题。

本科生毕业设计题目的选择要突出两点要求:一是真实性;二是综合性。真实性表现在题目必须源于企业生产实际,是企业急需解决的问题。因此,在校企双方导师指导下,学生毕业设计题目既可以从企业当前的实际项目中考虑,也可以结合自己的兴趣从企业需要解决的实际问题中选择。综合性表现在知识和技能的综合应用、设计方法和手段的综合使用以及能力和素质的综合提高三个方面。为了使学生的能力和素质能够得到更综合的提高,毕业设计的题目最好来自企业的实际工程项目或需要解决的综合性问题,这样若干名学生可以组成一个项目小组,在分工的基础上合作开展同一工程项目或综合性问题的研究和设计,这不仅使学生的工程专业能力得到训练和提高,而且使学生的沟通协调和团队合作等社会能力也得到培养。

本科生毕业设计方法和手段的采用需要强调两点:一是注重所在工程学科专业领域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新材料的引入和应用,增强学生对本专业前沿领域的了解;二是注重采用现代信息技术和先进的实验手段和验证方法,开拓学生的视野、提高毕业设计的准确性以及丰富毕业设计成果。

本科生毕业设计成果的表现形式应该更能展现学生的整体水平和综合素质。除了传统的纸质毕业设计报告外,要注重采用多媒体软件、影音文件、图像资料、实物模型、真实产品等形式全方位展现学生的毕业设计成果,充分表现学生独立的工程专业能力、团队合作的社会能力以及完整的综合素质。

本科生的毕业设计方案和研究生的学位论文研究计划也需在校企双方导师的指导下制定完成。在开展毕业设计和学位论文研究过程中,校内导师重点负责理论方面的指导,企业导师重点负责实践方面的指导。由于本科生毕业设计和研究生学位论文的相当一部分应该在企业学习阶段完成,因此,企业导师主要负责学生在企业阶段毕业设计或学位论文的指导,校内导师主要负责在学校阶段的指导,同时注重毕业设计和学位论文最终质量的把关。

9.共同评价卓越工程师培养质量

高校和企业作为实施“卓越计划”的两个主体,需要共同对卓越工程师培养质量进行评价。校企双方应该以“卓越计划”学校培养标准(简称“学校标准”)为评价标准,以卓越工程师培养的质量是否达到学校标准的要求为判断依据,全面审视和检查卓越工程师培养整个过程的各项工作,一方面找出达到学校标准要求之处,肯定卓有成效的做法和成功的经验,另一方面找出与学校标准要求存在差距之处,明确需要改进和完善的环节,为专业培养方案的修订和日后卓越工程师培养工作的改进打下基础。

评价卓越工程师培养质量的工作可以从微观和宏观两个层面展开。微观层面是对每个教学环节的效果和质量进行评价,包括教学计划、课程结构、课程设置、教学大纲、教学内容、教学方式、课外活动、实践教学、毕业设计/学位论文等方面,涉及到教师教学能力和水平、教学活动安排、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等方面。宏观层面是整体上对学生的知识、能力和素质进行评价,涉及卓越工程师培养模式、教师队伍建设、专业培养方案、企业培养方案、校企合作方式、工程实践教育中心建设、教育教学经费的投入以及校企的支持政策等方面。

高校和企业在微观层面上的评价工作应该各自有所侧重,学生在校内学习阶段的教育教学质量的评价应该以高校为主、企业为辅,学生在企业学习阶段的教育教学质量的评价应该以企业为主、高校为辅。在宏观层面上的评价工作应该由高校和企业共同来完成。

校企共同开展卓越工程师培养质量的评价时,应该考虑选择多个评价主体,以保证评价结果的客观性和公正性。除了传统的由本校的学生和教师参加评价外,应当积极引入用人单位、以毕业生为主的校友、兄弟院校的专家和教师、社会非政府组织的独立机构甚至学生家长参与对卓越工程师培养质量的评价,从而从不同的视野和角度全面审视和评价卓越工程师的培养质量。

校企在进行卓越工程师培养质量的评价时,应该考虑采取多种评价方式,以利于评价主体客观便捷地提供自己的评价意见。除了召开座谈会和评估会等传统的会议方式以及学生课后一次性打分外,要尤其重视充分运用互联网平台收集和获取校外评价主体和社会公众对卓越工程师培养质量的评价,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入手:一是在高校网站上公布实施“卓越计划”的相关材料和文件,包括“卓越计划”学校工作方案、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和培养标准、专业培养方案、合作企业的情况、教学计划和教学大纲等;二是在高校网站上开辟专门的窗口及时地获取社会和学生家长的意见和建议;三是专门设计简洁明了、以多项选择为主的调查问卷,在高校网站上广泛获取校内外对本校卓越工程师培养质量的评价意见,以及征求校内外对卓越工程师培养工作的建议。

校企合作教育的主要模式

校企全程合作培养卓越工程师的核心和难点在于“卓越计划”参与高校企业培养方案的实施完成,除了大型企业或企业集团外,参与高校的企业培养方案几乎很少能够在单独一家企业全部进行,即使那些成立了工程实践教育中心的企业,也不能简单作为高校合作的唯一选择。因此,高校应该重视采用形式多样、灵活有效的模式而不是简单、单一的方式与多家合适的企业合作开展卓越工程师的教育和培养工作。

在讨论各种可能的校企合作教育模式前,需要分析的是“卓越计划”的企业培养方案究竟应该是集中实施还应该是分段实施的问题。基于“卓越计划”累计一年左右企业学习的时间要求和我国不同企业的各种实际情况,虽然存在少数“卓越计划”参与高校有条件集中完整一年的时间安排学生到企业学习完成企业培养方案的要求,但是多数参与高校与企业的合作需要分阶段进行,即将企业培养方案的实施分为几个阶段予以实施。事实上,从知识学习和掌握的规律以及能力培养和提高的规律可知,分阶段实施企业培养方案能够更好地达到学习内容由浅入深、理论与实践交替循环和相互促进、能力和素质逐渐提高的目的。由此可见,较集中实施而言,分段实施能够取得更好的企业学习效果。因此,建议“卓越计划”参与高校按照本校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和培养标准的要求,认真分析和研究专业培养方案中课程体系各个模块和每个教学环节的教学目标,结合合作企业的具体实际,遵循理论与实践交替的原则,分阶段制订企业培养方案的实施计划。

高校与企业可以选择的合作教育模式有系统全面的合作模式、模块化的合作模式、基于项目的合作模式、订单式的合作模式、顶岗实习的合作模式、学工交替的合作模式、多专业联合的合作模式以及课程置换的合作模式等。这些模式的具体特点、主要优势和不足以及适应面具体分析如下。1.系统全面的合作模式。系统全面的合作模式指的是“卓越计划”的企业培养方案基本上是在一家企业或一个企业集团全面系统地实施完成的高校与企业的合作教育模式。开展这种合作模式的一种有效方式是通过校企共同在企业建立国家级、省级或校级的工程实践教育中心或校外实践教育基地,并以该中心/基地为综合平台全面系统地合作开展卓越工程师的培养工作。

系统全面的合作模式具有显著的优势。首先,校企双方能够就企业培养方案制定和实施展开全面、系统和深入的探讨、研究和落实,从而保证企业培养方案实施的连续性、系统性、整体性和有效性,最大限度减少了企业培养方案分散在不同企业执行在工作效率、实施效果、教学安排和学生管理上可能出现的问题;其次,从长期合作的需要考虑,校企双方更有可能在资金、设施和人力上予以集中投入,国家和各级政府也可能在经费和政策予以多方面支持,共同促进校企合作全面、持续、健康地发展;第三,通过企业、高校和学生本人按照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签订三方联合培养协议,有利于企业选拔和聘用优秀人才,也为学生就业开辟新的渠道;第四,校企双方能够建立起长期稳定的战略性合作伙伴关系,有利于双方将合作领域拓展到人才培养之外的其它方面,包括产品研制、项目研究、技术开发、专利发明、协同创新等诸多方面,这种全面的合作反过来为工程人才培养,尤其是高层次卓越工程师的培养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和保障。

系统全面合作模式的不足主要是源于对企业条件的要求:一是企业必须有足够大的规模和经营范围,以覆盖整个企业培养方案规定的实践教育内容;二是企业需要提供专门的场地和设施、投入必要的经费、配备专门的人员和占用必要的生产设备。因此,能够采用系统全面合作模式的企业主要是大型企业和企业集团。加上行业的不同和地域的差异,这种合作模式并不适合于所有的“卓越计划”参与高校,尤其是那些地处工业欠发达地区且缺乏行业背景的地方高校。

2.模块化的合作模式[3]

模块化的合作模式指的是以“卓越计划”企业培养方案中某个教育教学模块为高校与企业合作基础的合作教育模式。这种模式是基于将校企合作的内容模块化,即按照整体设计、目标明确和循序渐进的原则,模块化设计和组织整个企业培养方案中的教育教学内容,使得每个模块都具有明确清晰的目标功能,并能够按照知识学习和能力培养的规律以及模块间的相互依存关系由浅入深地排列各个模块的实施顺序,从而使得各个模块能够按照排列顺序在不同的企业中先后实施[3]

模块化的合作模式使得“卓越计划”企业培养方案可以在不同的企业实施,这不仅减轻了高校寻求“大而全”企业的压力,而且允许高校挑选软硬件条件均最适合实施某一模块的企业,去完成该模块的教育教学任务,从而使得整个企业培养方案的各个模块均能够在软硬件条件俱佳的企业中实施完成。因此,模块化的合作模式对缺少大型企业的非一线城市的地方高校而言,是一个切实可行的校企合作模式。

虽然不同层次卓越工程师的培养均需要有累积一年左右的在企业学习的时间,但是,相对于更高学历层次卓越工程师的培养,较低学历层次卓越工程师培养的数量大,到企业进行实践教育活动的覆盖面广,因而需要更多的合作企业以提供足够的实践教育场地和岗位。从这个角度分析,本科层次卓越工程师培养较硕士层次更需要采用模块化的合作模式,硕士层次卓越工程师培养较博士层次更需要采用模块化的合作模式。

模块化的合作模式也可以认为是目标驱动的合作模式。这是因为,经过模块化后的企业培养方案中的每个模块均具有与参与高校学校培养标准细化后指标相吻合的模块目标,而某一模块的实施,事实上就是围绕着实现该模块的目标而展开的。

3.基于项目的合作模式

基于项目的合作模式(也可称为“项目驱动的合作模式”或“项目引领的合作模式”)指的是以某项工程项目为高校与企业合作基础的合作教育模式。在这种模式中,校企双方根据“卓越计划”企业培养方案的需要,通过安排和合理组织学生参与实际工程项目的实施和完成,使学生能够将在校内所学的理论知识在项目实践中得到应用,培养学生的工程意识、训练和提高学生解决工程实际问题的能力,从而达到企业培养方案规定的某些培养标准要求。

基于项目的合作模式中的项目主要源于企业的实际工程项目,要解决的是企业生产、设计、研发、创新、经营或管理活动中面临的重要而具体的问题,因此,这些项目可以是企业自身正在实施或准备启动的项目,也可以是企业与高校共同开发和研究的项目,还可以是企业委托高校完成的项目。

基于项目的合作模式的最大优势在于能够形成校企共赢的互利互惠机制,一方面项目的实施需要大量人力资源的投入,高校的参与不仅能为企业降低项目研发的人力资源成本,而且还带来了具有理论优势的研发力量,与企业研发人员形成优势互补,因而在很大程度上调动了企业合作的积极性;另一方面项目的参与为高校的师生,尤其是学生不仅获得了参与真实工程项目全过程的体验,而且提供了“真刀真枪”解决工程实践问题的机会,这些正是卓越工程师培养所需要的。

高校在采用基于项目的合作模式时需要注意两方面的问题:一是所参与的项目是否适合本校当前阶段卓越工程师培养的需要,也就是说,一方面要避免将学生作为简单的劳动力或技术工人参与项目,使学生的工程能力得不到培养,另一方面要防止参与的项目不适合学生当前实践教育的需要,与企业培养方案规定的进度要求相脱节,如重复相同的项目或项目的难度太大等;二是高校要组织和安排好学生,注重学生团队合作、交流沟通、组织协调等方面能力的培养,不仅使学生的工程能力得到充分的训练和提升,而且使学生的社会能力和综合素质也得到培养。

4.订单式的合作模式

订单式的合作模式指的是高校和企业针对企业未来发展对工程人才的需要或企业所在行业工程人才市场的需要所采取的合作教育模式。这种校企合作模式的主要特点有三:一是卓越工程师培养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学生在知识、能力和素质方面的培养要达到合作企业的要求,学生毕业后可以直接进入企业就业;二是合作企业积极性高,愿意为卓越工程师培养提供力所能及的各方面支持,包括安排学生到企业开展实践教育、实施企业培养方案、提供预就业岗位、安排企业指导教师等;三是合作企业需要承担明确的责任和义务,高校通过与企业签订定向培养合作协议,使得合作企业能够积极主动地参与卓越工程师培养的整个过程,从而促进人才培养质量的提高。

由于企业在与高校开展订单式教育合作时将学生作为本企业的“准员工”对待,因此,与其他校企合作模式相比,订单式的合作模式具有两方面的主要优势:一是高校与企业能够开展更为深入和系统的合作,企业出于为本企业培养人才的考虑,会采取更加开放和积极的态度,不仅能够为学生在企业阶段的学习提供先进的设备,创造良好的学习环境,让学生接触先进的工程技术,而且能够就卓越工程师培养所涉及到的各种深层次的问题与高校开展密切的全面合作,这十分有利于提高卓越工程师培养的质量;二是学生能够主动地适应和融入企业的工作和生活环境,由于就业去向基本明确,在企业的支持下学生会主动地了解和熟悉企业的管理风格和运行机制、学习先进的企业文化,为日后到企业工作早作准备,从而缩短学生从学校毕业到企业工作的过渡期。由此可见,采用订单式的合作模式培养的卓越工程师应该具有很强的市场竞争力。

高校采用订单式的合作模式要注意处理好两方面的关系:一是企业针对自身需要对工程人才培养提出的要求与“卓越计划”在卓越工程师培养上的基本要求的关系,如果二者之间存在冲突,高校处理这一关系的基本原则应该是,在满足“卓越计划”通用标准和行业标准提出的卓越工程师培养标准的前提下,尽可能考虑合作企业提出的培养要求;二是学生的就业期望和企业提供的就业岗位的关系,高校处理这一关系的主要做法应该是,尽可能安排那些毕业后愿意到合作企业工作的学生参与订单式的合作模式。总之,高校应该按照“卓越计划”对卓越工程师培养的总体要求来制定和实施企业培养方案,以适应高校服务面向地区整个行业的需要。

订单式的合作模式本质上是面向合作企业同时培养一定数量某一行业领域同一专业的工程人才,因此,从高校的角度,应该重点考虑将大型企业作为这种模式的合作企业;从企业的角度,具有行业背景的“卓越计划”参与高校更适合作为这种模式的合作高校。然而,在处理好合作企业“个性”要求和“卓越计划”“共性”要求的情况下,高校可以将这种模式的适应面扩大到中小型企业,以使更多的学生能够从订单式合作模式中受益。

5.顶岗实习的合作模式

顶岗实习的合作模式指的是高校安排学生到合作企业提供的场所或工作岗位上进行实习的合作教育模式。这种模式的主要特点是,学生能够在相对固定的生产岗位上,在企业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和高校教师的共同指导下,系统地围绕岗位的工作开展生产实践活动。顶岗实习要求学生在校内专职教师和企业委派的具有丰富工程实践经验的工程师的指导下,从事与企业员工一样的生产实践活动、完成工作岗位规定的生产任务、承担与企业员工一样的岗位职责。这些要求构成了顶岗实习合作模式与其他合作模式的最大区别,也给学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环境和工作压力,并从以下三个方面促进并加快对学生各种能力和综合素质的培养。

首先,从事与企业员工相同的生产实践活动的要求将促使学生尽快地熟悉和适应实习环境,更清楚所学专业的性质和需要的能力素质,熟悉所从事的生产实践活动,掌握工作需要的基本技能,能够从事与企业员工一样的工作。

其次,完成工作岗位规定的生产任务的要求将促使学生努力向有经验的企业工程技术人员学习,熟悉生产流程和生产节奏,尽快掌握完成生产任务所需的各种技能,协调好与企业员工的合作关系,以保质保量地完成生产任务。

第三,承担与企业员工一样的岗位职责的要求将促使学生迅速形成对岗位工作的责任感,尽可能快地掌握履行岗位职责所须具备的各种知识和能力,培养自己独立工作的能力和胜任工作岗位的综合能力,以承担起与企业员工相同的岗位职责。

总之,顶岗实习的合作模式给学生提供了在真实的企业和工程环境下,在生产活动、工作任务和岗位职责的压力下,系统全面地了解和熟悉实习岗位、迅速学习和掌握生产知识和工作技能、有效地培养和提升各种工程能力以及较全面地养成胜任岗位工作的综合素质的多种机会,有利于学生的快速成长。

此外,顶岗实习的合作模式也为学生与企业之间的相互了解和毕业后的双向选择提供了良好的机会。

顶岗实习合作模式可能出现四个方面的问题,需要引起采用这种合作模式的高校的重视:一是由于学生实习岗位较分散和高校专职教师数量的有限,使得高校教师对学生的指导可能无法完成到位;二是担任指导工作的企业导师的责任心和积极性对学生顶岗实习的效果有着重要的影响;三是由于当心影响正常的生产活动,企业提供给学生实习的岗位可能会是简单和基础的,这样学生实践教育的效果也将受到影响;四是学生顶岗实习的效果也取决于学生的自觉性,在缺乏督促和管理的情况下,学习积极性不足的学生容易使顶岗实习流于形式。

6.学工交替的合作模式

学工交替的合作模式指的是在基本保持现有学制不变的前提下,将卓越工程师培养中在企业进行的实践教育用在企业工作来替代,形成校内学习和企业工作交替进行的校企合作教育模式。这种合作模式与其它合作教育模式的根本区别在于用企业工作实践代替企业实践教育,在整个培养过程中多次安排企业工作实践,从而形成学工交替合作模式的以下三方面主要优势。

首先,通过合理地设计和安排每次交替中的校内学习时间和企业工作时间,学生一方面能够使校内学习的理论知识及时地在企业工作中得到运用和检验,另一方面也增强了学生的学习目的性、选择性、主动性和积极性,这种理论与实践的交替循环,既符合人们对客观事物的认识规律又符合人才培养的教育规律,十分有利于卓越工程师的培养。

其次,相对于其它校企合作教育模式中学生是以学生身份到企业实践,学生在企业期间是以企业正式员工的身份开展工作的,这种“反客为主”的方式要求学生必须遵守企业的规则制度、按照企业员工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承担相应的责任以及适应企业的工作环境,这些要求不仅有利于培养学生的敬业精神、职业道德以及工程师的社会责任感,而且也给学生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条件和更好的深入学习的机会。

第三,学生在校期间作为学生和在企业作为员工的双重身份,使得其成为高校与企业沟通和合作的重要纽带,学生的这种作用以及企业对学生毕业后的期待将有利于调动企业主动与高校开展合作教育的积极性,促使企业全过程参与卓越工程师培养,从而改进和完善包括“卓越计划”企业培养方案在内的专业培养方案,提高卓越工程师培养质量。

学工交替的合作模式中高校与企业的合作关系比较灵活,既可以是紧密的,也可以是松散的。除了学生到企业工作实践的时间是统一安排的外,学生进行工作实践的企业不必统一由高校联系和安排集中在同一家企业。也就是说,只要能够达到该阶段企业工作实践的目标要求,学生可以自主联系进行工作实践的企业,通过与企业的双向选择,允许学生分散在不同的企业进行。在这种情况下,学校要加强与企业沟通,安排校内专职教师到分散的企业进行指导和巡查,以确保学生在企业的工作实践取得预期效果。这种分散的企业工作实践方式对培养学生的社会适应能力和独立工作能力具有积极的作用,也为学生的就业打下社会基础,同时在一定程度上还扩大了高校与各种企业的接触面。

学工交替的合作模式尤其适用于研究生层次卓越工程师的培养。例如,博士层次卓越工程师的培养可以采用1+(0.5~1)+(0.5~1)+1的校内学习和企业工作交替进行的方式完成学业,即入学后先用1年时间在校内集中完成学位课程的学习,然后花0.5~1年时间到企业工作并着手博士论文的选题,之后回到学校用0.5~1年时间对博士论文选题进行文献分析、通过博士论文开题并完成论文的前期研究工作,而后再回到企业工作1年左右时间完成博士论文的研究,这样学生可以用3~4年的时间,其中校内学习和企业工作时间各半,来完成卓越工程师博士层次的培养。

学工交替的合作模式要注意两方面的问题:一是学生在企业工作期间双重身份的管理,作为企业员工,学生必须接受企业与其他员工一样的管理,但其学生身份使得高校对其在企业工作期间发生的问题要承担责任,因此高校、企业和学生本人三方需要签立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就学生在企业工作期间的责任和义务予以明确界定;二是学工交替的性质使得企业往往只能将学生安排在灵活的岗位上工作,以保障在学生返回学校学习期间企业的正常运行不受太大的影响,这样的工作安排要求将会给目前强调岗位绩效和团队合作的企业增加一定的难度,从而影响企业接受这种校企合作教育模式的意愿。

7.多专业联合的合作模式

多专业联合的合作模式指的是高校组织和安排一个以上“卓越计划”参与专业的学生同时到企业进行实践教育的校企合作教育模式。显然,这种合作模式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提高校企合作教育的效率,将学生人数不足以单独组织到企业学习的若干个专业的学生联合,一道实施企业培养方案某个阶段的实践教育计划。

多专业联合的合作模式中的专业联合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相近或相关专业的联合;另一种是互补性专业的联合。究竟采取何种专业联合方式主要取决于学生将参与的企业实践活动的具体条件和要求。对于能够一次性接纳较多学生的企业实践活动,联合的专业必须是相关或相近专业,这样才具有一道开展企业学习的可能性;同时,联合的时机必须是实施企业培养方案的前期阶段,这样才能找到基本一致的实践教育内容。对于需要不同专业学生合作的企业实践活动,联合的专业必须是互补性的,这样不同专业的学生才能通力合作共同开展企业实践活动;同时,联合的时机往往是实施企业培养方案的后期阶段,这样不同专业的学生在前期阶段掌握的基本工程能力能够更好地支持不同专业间的合作。

从学生人数的角度考虑,这种合作教育模式更适合于研究生层次的卓越工程师培养。例如,对于同一工程学科相近专业的博士层次的研究生,由于每个专业的学生数量有限,因此若干个相近专业的学生可以组织起来,一起到合作企业同时参加某项较为基础的实践活动。又如,如果要安排研究生参与企业的某项大型工程项目的研发和设计,那么高校可以根据该项目的需要,将不同工程学科专业或同一工程学科不同专业的博士生、硕士生甚至本科生组织起来,一起到企业在合作的基础上发挥各自的作用,共同完成该项目的研发和设计任务。

8.课程置换的合作模式

作为大学生职业能力训练和培养的一种方式,一些职业技能培训或认证机构往往通过开设专门的实践性课程,培训和开发大学生专项职业技能。因此,除了以上七种校企合作教育模式外,高校可以适当考虑将本科层次专业培养方案中的某些实践性课程或教学环节与校外专业培训机构的职业技能课程进行置换作为一种新的合作模式。

课程置换的合作模式能否采用的核心在于职业技能培训或认证机构的培训资质和条件。高校应该考虑那些有培训资质、师资力量强、实训条件专业、信誉好,并且得到国家工业与信息化部、行业协会或国际专业组织认可或推荐的职业技能培养或认证机构,通过认真的选择和论证后再与其进行合作。用于置换的课程,一方面要符合卓越工程师培养的需要,能够替代“卓越计划”专业培养方案中的某门实践性课程,另一方面高校要尽可能与这些机构共同设计课程内容,并提出明确的标准要求,甚至与这些机构一道联合对学生的职业技能进行认证培养,只有这样高校才能认可学生在这些认证机构通过培训获得的职业技能证书,以置换和替代学生原本必须在校内或企业完成的某项实践环节,达到课程与学分的置换。

课程置换的合作模式是利用社会资源合作办学的一种新的方式,不可能在大范围上解决“卓越计划”参与高校在实践教育上的问题,往往只能适合本科层次卓越工程师培养的某些实践性环节。这是因为,考虑到经营效益,这些职业技能培训或认证机构必须将服务对象放在量大面广的本科与高职层次的大学生身上。鉴于此,高校要尤其注意避免与那些只顾收费、随意发证、不重质量的机构进行合作。然而,不容忽视的是,获得权威性认证机构颁发的职业技能证书对于提高毕业生的就业竞争力具有十分积极的作用。

校企合作教育模式的采用一方面要满足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的需要,另一方面要充分考虑合作企业的具体实际,只有这样才能使得所选用的合作教育模式既有效又可行。高校在采用以上各种校企合作教育模式时要认真分析和比较每种模式的特点、主要优势和不足以及适应面,以使所采用的合作教育模式能够充分发挥作用。必须指出的是,各种校企合作教育模式之间不是相互排斥而是相互包容的,也就是说,各种校企合作模式可以综合运用,或者以一种合作模式为主,辅之以其它合作模式,从而更有效地完成卓越工程师的实践教育任务。如高校可以将顶岗实习和基于项目的两种校企合作教育模式相结合,更为灵活和有效地实施企业培养方案;也可以订单式的合作教育模式为主,辅以课程置换的合作模式,以使定向培养的学生掌握更扎实的职业技能。

校企全程合作联合培养卓越工程师机制的建立

在合作进行人才培养上,目前高校与企业均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从企业的角度看,相当一部分企业缺乏参与高校人才培养的积极性。主要原因有三:一是企业自身对高层次人才的需求不足;二是缺乏国家政策法规的激励和支持;三是缺少行业组织的监督和引导。从高校的角度看,在与企业开展全方位、深层次和可持续的人才培养合作上还存在两方面主要问题:一是学校政策和管理制度的不配套;二是缺乏充足的经费来源和保障。站在高校的角度讨论校企全程合作联合培养卓越工程师机制的建立问题,就必须以充分调动企业参与合作的积极性为主线,以建立持久稳定的校企合作机制为目的,分析和研究一系列相关的问题。

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校企合作双方的利益是维系校企合作的纽带和驱动合作深入的动力,要建立校企全程合作联合培养卓越工程师的机制,首先要从分析校企双方的合作动机或利益需求着手,在此基础上提出校企合作的根本原则,随后分别就校企合作的组织保障、制度保证、政策激励、经费保障、校外实践教育基地建设、校内企业研发基地建设、面向企业的校企合作以及校企合作的运行管理等方面进行讨论。

1.校企合作双方的动机分析

高校与企业在人才培养上进行合作的主要目的在于提高卓越工程师培养质量和拓展与企业的合作领域,从而赢得更大的社会影响力。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企业的直接参与将促进本校工程教育教学改革、进一步完善“卓越计划”专业培养方案;二是获得企业充足的实践教育资源,对卓越工程师的工程素养、实践能力、创新能力和综合素质的培养至关重要;三是为工科教师积累工程实践经验、提升工程能力提供了重要的场所;四是拓宽了学生就业面和高校与社会沟通的渠道;五是促进高校与企业在科研等其他方面的全面合作。

以人才培养上的合作为切入点,企业可以在更大范围上与高校展开合作,形成长远的战略伙伴关系,形成自身的竞争优势。校企合作能让企业在以下几个方面受益:一是获得满足企业需要的工程科技人才,尤其是通过订单式的合作模式,得到为自身量身打造的人才;二是利用高校的教育资源,对企业员工进行岗位培训和继续教育;三是借助高校的智力和科技资源,解决企业生产、研发、创新、技术和管理等方面的问题;四是享受国家与各级政府在校企合作方面相关的优惠政策,如税费减免等;五是有利于树立良好的社会形象及提高知名度。

2.校企合作的根本原则:优势互补互惠共赢

校企合作是校企双方以各自的发展和需要为导向,借助对方的条件和资源优势,在平等互惠的基础上开展合作的,因此,优势互补、互惠共赢应该作为双方进行合作的根本原则。校企合作的根本原则要求双方在合作过程中既要基于自身发展的需要,又要着眼于对方的发展需要,在满足自身要求的同时,要努力满足对方的要求,只有这样,才能使校企合作持续、稳定和健康地发展,最终达到校企共赢的良好局面。

为了实现优势互补、互惠共赢的合作原则,校企双方需要在组织机构、政策制度、经费保障、运行管理等诸多方面进行机制建设。以下从校企全程合作联合培养卓越工程师的角度,分别讨论各个方面的建设问题。

3.校企合作的组织保障:校企合作委员会

为了使校企全程合作联合培养卓越工程师能够顺利进行,首先要建立专门的组织机构,如校企合作委员会,总体指导、协调和管理高校与企业在卓越工程师培养上的全方位、全过程的合作。

校企合作委员会应由高校和企业双方相关人员组成。委员会主任由校企双方主要负责人共同担任;高校方面的参与人员包括校内相关部处,如学校办公室、教务处、研究生院、学生处、科技处,以及“卓越计划”参与专业所在院系负责人;企业方面的参与人员包括企业相关部门,如总经理办公室、人力资源部门、工程实践教育基地、生产管理部门、职工教育部门等单位的负责人。

校企合作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制订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校企全面合作计划以及年度实施方案,明确双方的责任和义务,研究并制订相关的政策和制度,包括经费投入、激励措施、管理制度和质量监控等方面,负责与政府和社会的沟通和联系,争取政府和社会的政策支持和经费投入,全面指导校企合作并协调解决合作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在校企合作委员会下设置办公室,负责处理具体的日常事务和与校内外相关部门的沟通和协调,包括起草校企合作协议,如共建校外实践教育基地的协议,提出校企合作的政策和制度建议等,并定期向校企合作委员会汇报校企合作工作的进展情况及需要研究解决的问题。

在校企合作委员会的指导下,教务处和研究生院要组织“卓越计划”相关院系教授分别与企业专家共同组成各个专业卓越工程师培养指导委员会,如土木工程专业卓越工程师培养指导委员会;各专业指导委员会共同制订本专业卓越工程师培养标准以及“卓越计划”专业培养方案,尤其是企业培养方案,共同建设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共同实施培养过程,共同保障卓越工程师培养质量。科技处则与相关院系一道与企业就项目合作、技术支持、咨询服务等方面组织落实校企全面合作计划并执行年度实施方案,积极配合卓越工程师培养的各项工作。

校企合作委员会、校企合作委员会办公室,以及由校企教授专家组成的各个专业卓越工程师培养指导委员会等组织机构,共同形成了校企全程合作的组织保障。

4.校企合作的制度保证

高校应该将校企合作落实到学校履行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的三大职能中,建立相应的校企合作方面的制度,以使校内各职能部门、教学院系、研究机构/中心、教师与学生在合理的制度环境下,各施其责、相互配合、努力工作,保证校企合作工作的顺利开展。

高校学校层面建立的校企合作方面的制度应该包括学校的目标和规划、校领导明确分工、组织机构设置、经费预算与管理、各个职能部处的工作责任、教学院系的任务与要求以及对院系部处的任期目标和年度考核等方面。

教务处和研究生院要探索适应卓越工程师培养的教学管理模式,建立满足校企合作需要的教学管理制度,如制订:校外实践教育基地建设和管理办法,学生企业学习阶段的管理办法,学生企业学习成绩的评定办法,学生企业学习阶段的安全保密教育条例,专兼职教师的工作分工和责任要求,毕业设计/学位论文选题规定等。

科技处或科研院要建立支持与企业合作科研和开展社会服务方面的制度,如制订:校内研究机构/中心开展与企业合作的规定和要求,教师与企业合作开展项目研究的管理办法,教师科研成果转化的管理办法,教师面向企业开展咨询服务的规定。

在教师方面要建立的制度包括[6]:①专职教师到企业顶岗挂职的制度;②专职教师的评聘、任期和年度考核标准;③兼职教师的聘任和管理办法;④开设“工程型”教师职务系列。

在学生方面要建立的制度包括:①学生到企业学习和实践的规定;②获得学位必须具有的实践学分要求等。

教学院系在学校建立的校企合作的制度框架下,组织教师和学生开展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的工作,在学校职能部门的配合与协调下,具体落实学校的各项规章制度,按照学校规划分解任务开展校企合作,努力实现学校制定的校企合作目标。

5.校企合作的政策激励

配合校企合作的规章制度,高校在校企合作方面要制定针对性的政策,以激励学校职能部门、教学院系、研究机构/中心、教师和学生积极、主动地投入校企合作的各项活动中。

高校学校层面制定的激励政策主要应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鼓励和支持教学院系和校内研究机构/中心与行业企业建立长期稳定的校企合作关系,并与企业深入开展全方位的合作的政策,如支持成立校企研发基地、平台或中心,给予校企合作专门的人员编制等。

(2)鼓励学校职能部门积极主动地支持、协调和服务教学院系和校内研究机构/中心开展校企合作的政策,如为校内单位提供信息、牵线搭桥,组织跨院系的校企合作,向企业推介科研成果等。

(3)激励教师开展产学研活动、重视面向企业和社会服务,从而提高工程能力的政策[6],如创造各种与国内外各种企业合作的机会、提供基本的启动经费、配套必要的研究经费、减免科研管理费等。

(4)与学校对院系部处和教师的考核标准相对应的绩效奖励,重点对在校企合作中做出突出成绩的院系部处和教师予以奖励,包括集体荣誉、绩效工资、奖金、评先、提供难得的发展机会等。

6.校企合作的经费保障

高校应该通过各种可能的渠道,包括预算内拨款、预算外筹集和募集经费,设立校企合作的专项资金,以支持和保证校企合作活动的起步和持续发展。校企合作经费主要用于三个方面的工作:

(1)卓越工程师培养。“卓越计划”要求参与高校多渠道筹措经费,加大对参与专业的经费投入,包括校企联合培养、实践教育体系构建、教师培训、学生实训实习补贴、学生在企业学习期间的保险等多方面的经费需求。

(2)校企合作基地/平台建设。虽然在校外实践教育基地或工程实践教育中心、校企合作研发平台等的建设会得到企业的经费支持,但仍然需要高校有必要的经费参与这些合作基地或平台的共建,并更好地开展尤其是卓越工程师培养方面的工作。

(3)校企合作活动的前期准备和启动。本着优势互补、互惠共赢的原则,高校在将与企业合作的各种活动中不仅要有吸引企业合作的优势,还要有资源的整合和成果的包装等方面的准备,因而需要有基本的经费支持用于前期准备和启动,以推动和促进校企合作活动的开始。

7.高校校外实践教育基地的建设

合作基地是校企开展合作的重要平台,需要得到高校和企业双方的高度重视,运用各自的条件和资源优势,共同建设,充分发挥它们在卓越工程师培养上的重要作用。两个最基本的合作基地分别为高校校外实践教育基地和校内企业研发基地。

校外实践教育基地,也可称为工程实践教育中心,是建在企业的以实践教育为主要目的的高校校外基地,是高校与企业密切合作开展工程人才培养的综合平台,在卓越工程师培养上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该基地日常运行由企业负责,主要任务是[9]:

(1)参与制订“卓越计划”培养方案。组织行业企业专家参与高校培养方案的制订,共同制订卓越工程师培养目标和培养标准,共同建设卓越工程师培养的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尤其是“卓越计划”企业培养方案的制订。

(2)落实学生在企业学习期间的各项教学安排。提供学生实习、实训的场所和设备,安排学生实际动手操作;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接纳学生参与企业技术创新和工程研发。

(3)建设基地指导教师队伍。组织企业经验丰富的具有高级职称的技术人员和高级管理人员担任高校的兼职教师,开设实践性强的专业课程,指导学生的企业实践、本科生毕业设计或研究生学位论文。

(4)参与对学生的考核和评价。与高校共同制定学生企业学习阶段的评价指标体系和评价标准,共同对学生在企业学习阶段的培养质量进行考核和评价。

(5)参与对学生的安全等教育与管理。与高校共同做好学生在企业学习期间的安全、保密、知识产权保护等教育,提供充足的安全与劳动保护设备,做好相关的管理工作。在满足卓越工程师培养需要的前提下,校外实践教育基地也应该为企业员工的岗前培训、在职学习和继续教育服务,成为企业员工知识学习更新和技能训练提高的重要场所,提高基地的使用效率。

8.校内企业研发基地/平台的建设

校内企业研发基地/平台,是建在高校的以研发企业重大项目为主的企业研发基地,是企业与高校紧密合作开展企业重大项目研究与开发的综合平台,在研究生层次卓越工程师培养上应该发挥重要的作用。该基地日常管理由高校负责,主要承担企业委托的新产品的设计开发、新技术和新工艺的研究开发,以及企业生产、管理和经营中重大课题的研究,按照项目的难易程度,以高水平的专家为核心,由高校教师、企业工程师和研究生构成研究团队,开展项目研究,在卓越工程师培养上的作用主要有:

(1)校内导师的安排和企业导师的聘请。安排担任基地项目研发任务的高校具有高级专业技术职务的教师担任研究生的专职教师,聘请在基地与高校教师合作开展研发工作的企业具有丰富工程经历和突出工程能力的高级工程师担任研究生的兼职教师,形成卓越工程师培养的双导师。

(2)安排研究生参与基地项目的研究。按照“卓越计划”专业培养方案的要求,安排研究生参与基地项目的研究,承担具体的研究任务,提出明确的研究目标,在双导师的联合指导下,培养和提高分析和解决复杂工程问题的能力,在与他人的合作中培养团队合作能力。

(3)指导研究生学位论文。结合研究生参与的基地项目,双导师与研究生一道确定研究生学位论文的选题、研究内容和研究计划,全过程指导研究生论文选题的研究,突出工程创新能力的培养,按照学位论文的要求进行具体指导。

(4)参与研究生论文答辩。双导师列席或作为答辩委员会成员参加研究生学位论文答辩,按照相应层次卓越工程师培养的要求把握研究生在知识、能力和素质方面达到的情况,评价学位论文的水平和质量,为研究生进一步的研究和发展提出建议,总结研究生学位论文指导的经验和不足。

9.面向企业的校企合作

按照优势互补、互惠共赢的原则,高校在与企业全程合作联合培养卓越工程师的同时,要重视利用自身的智力和优势,根据企业的实际需要,开展面向企业的校企合作,为企业的发展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使企业从中切身感受到校企合作的重要意义,认识到高校是自己相互依赖的“利益共同体”,从而将校企合作作为自己的主观需要和自觉行动,希望从战略的角度与高校建立起长期稳定、互惠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

高校可能与企业的合作和提供的服务和支持大致有以下三个方面:

(1)专门为企业培养各种层次和类型的人才、为企业员工提供教育教学服务。高校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专业设置情况,采取包括订单式等灵活的培养方式,为企业“量身打造”包括“卓越计划”参与专业在内的、符合企业需要的不同层次和类型的、各种可能学科专业的专门人才。同时也能够根据企业的发展需要,为企业员工的学历教育、继续教育和脱产学习提供各种可能的形式和类型的教育和教学服务。

(2)合作开展技术攻关、项目研究和成果转化。参与企业产业升级、设备改造和技术革新,共同研究企业发展中面临的工程技术与经营管理问题,促进高校科研成果向企业产品和生产技术的转化,提升企业的技术创新能力和竞争优势。

(3)提供技术支持、咨询服务和发明专利。及时提供企业所需的各种技术服务,解决企业在生产、管理和经营等方面遇到的各种问题,培训相关的技术、管理和经营人员,促进企业产品改造和升级换代,保持和提高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面向企业的校企合作也使高校同时受益。高校在与企业开展上述合作和提供服务的过程中,不仅为学生提供了运用所学知识解决工程实际问题的机会,提高了高校教师解决和处理各种工程问题的能力并丰富了他们的工程经历,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履行了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的三大职能。

10.校企合作的运行管理

将以上各方面的工作落实到校企合作联合培养卓越工程师的整个过程,即形成了校企合作的运行管理。为了适应卓越工程师培养这种新的工程人才培养模式,校企合作运行管理机制需要相应的创新,大体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

(1)建立校企合作活动目标责任制。对于校企在卓越工程师培养的整个合作过程中有着明确目标或任务的各种活动,如一批学生到企业为期4周的顶岗实习、一个项目的合作研究等,需要建立由专人对整个活动进行负责的制度,明确负责人的目标任务,给予负责人相应的资源,设立规范的考核评价指标和程序,以确保该项活动圆满完成、达到预期目标。

(2)建立卓越工程师培养绩效管理系统。将整个卓越工程师培养过程,尤其是企业培养方案,按照实施进度分为若干个有分目标的阶段,每个阶段设立一个阶段绩效管理系统,均由计划绩效、实施绩效、评价绩效、反馈绩效和改进绩效五个环节构成[10]。各个阶段绩效管理系统的运行是将该阶段的分目标作为计划绩效环节的目标,而后顺序循环经过其它各个环节,经过反复多次循环过程,逐步接近并最终实现该阶段的绩效目标。

(3)建立校企合作的信息共享和多层次沟通渠道。为了保证校企合作的顺利进行,需要建立起以合作部门为主的高校与企业之间的信息共享和多层次沟通交流渠道,一方面使校企双方相关层面能够及时地共享校企合作的最新信息;另一方面能够使校企双方合作部门及时地了解活动的进程、分析当前的状况、解决可能出现的问题,以更好地推进下一步的工作;同时还能不断地了解行业企业对工程人才的新的需求和变化,以及时地修订和完善“卓越计划”专业培养方案。

(4)建立校企合作过程中突发事件防范和处理机制。与在校内学习有学生管理系统和学校规章制度的规范和约束不同的是,灵活多样的校企合作模式将使得企业学习阶段学生管理的复杂性和随机性大大增强,因此,包括学生安全在内的各种突发事件的发生率会随之加大,需要学校与企业一道共同建立突发事件有效防范和快速处理机制,以确保校企合作过程安全、顺利地进行。

(5)建立校企双方利益共享和风险分担机制。要建立保证校企合作取得的成果双方能够共享、校企合作出现的风险双方共同承担的机制,如通过高校、企业和学生三方协议,允许企业优先聘用优秀毕业生;通过相关政策,使企业可以免除非企业因素造成的学生安全事故的责任等。

校企合作教育需要的政策法规支持

按照优势互补、互惠共赢的原则开展校企合作,能够充分地调动企业的积极性,然而,仅依靠高校的主动性和企业的积极性来开展校企合作教育是远远不够的,需要营造鼓励和支持校企合作的外部宏观环境,建立鼓励、支持、激励和保障校企合作教育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体系。这就要充分发挥国家和政府在校企合作教育中的引导作用,通过国家立法和各级政府制定出台的政策法规,要求各级政府和企业支持校企合作教育,激励企业、高校和学生积极主动地参与合作教育之中。具体而言,支持校企合作教育的政策法规主要包括:国家立法、政府支持、企业责任、对企业的激励、对高校的激励、对学生的鼓励等几方面。

1.校企合作的国家立法和国家政策

国家要通过制定相关法律法规,如制定《校企合作教育法》或《产学合作教育促进条例》,明确产学合作教育在人才培养中的重要地位,将开展产学合作教育纳入法制的轨道,明确政府、高校、企业和学生各方在开展合作教育中的责任、权力和利益,保护各方在校企合作教育中的合法权益,为校企合作教育提供法律基础。

在明确各方在校企合作中的责权利之后,国家相关各部委,如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等部委,在国务院的统一部署和协调下,应该开展校企合作教育相关政策问题的研究,联合或分别制定国家层面的鼓励和支持校企合作教育的政策条文和法规文件。

2.校企合作的政府支持

在法律的框架基础上,各级政府应该在多方面支持校企合作教育,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首先,应该将校企合作作为各级政府的一项本职工作和本地区教育发展的一项战略性任务。

其次,要从现有的教育经费中提取适当的比例,或政府单独拨款,辅以多渠道筹集资金,设立国家和各级政府校企合作教育专项发展基金,专门用于高校校外实践教育基地、实验设备、师资队伍的建设。

第三,国家可以规定地方各级政府在年度财政预算中有一定的比例经费用于校企合作教育专项。

第四,通过政府积极引导和有效运作,帮助高校与行业企业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

第五,各级政府可以委托本级政府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成立地区性的校企合作教育指导委员会,统一指导、推进和协调本地区的校企合作教育工作。

第六,建立区域性的校企合作信息交流沟通平台和网络渠道,及时地为高校和企业开展合作教育提供准确的信息。

第七,加强对校企合作教育的指导,制定校企合作教育质量的评价标准,以保证校企合作教育的质量。

3.校企合作的企业要求

在法律的框架基础上,国家和各级政府应该出台要求企业参与合作教育的政策和规定,将参与合作教育活动作为企业应该履行的一种义务和社会责任。如国家可以规定企业必须拿出税后收入的一定百分比用于包括合作教育在内的教育培训中;又如将参与合作教育作为达到一定经营规模的企业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并将是否参与和多大程度参与合作教育作为对这类国有企业负责人的一项考核要求;再如要求参与合作教育的企业有一定比例的高级工程师和管理人员参与校企合作,为他们担任兼职教师创造基本条件,并对他们的兼职工作提出要求。

4.鼓励企业参与校企合作的政策

在法律的框架基础上,国家和各级政府要制定针对企业的政策和措施,以激励和支持行业企业积极参与合作教育活动。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制定优惠政策:

(1)制定企业参与合作教育活动的优惠政策,如制定并出台企业参与合作教育的税收优惠政策和相关实施细则,鼓励企业全程参与卓越工程师培养的教育工作。

(2)制定企业参与合作教育活动的补偿政策,如制定按照接受学生来企业学习的人数和时长以及企业所花的费用从企业所得税中予以补偿的政策。

(3)制定鼓励企业捐助合作教育活动的政策,如允许企业将捐助给合作教育的捐助款的一定比例,如30%~50%,用于抵扣企业所得税,以提高企业向合作教育捐赠的积极性。

(4)研究和制定学生在企业学习期间实习安全责任事故的处理政策,如在企业已尽安全教育等相关责任情况下,对学生个人或教师原因造成的安全事故,免除或减免企业的责任。

教育部在国家的法律和政策下,可以在其职责和职能范围内制定和出台鼓励企业参与合作教育的更为具体的激励政策。除了支持“卓越计划”参与企业的工程师的继续教育的一系列政策以及合作企业可以享有优先聘用优秀毕业生的政策[9]外,还应该有鼓励高校与合作企业开展全方位合作的政策,包括:支持高校参与合作企业发展战略层面的人力资源开发规划和实施;支持高校与企业开展有利于研究生层次卓越工程师培养的工程项目研究和协同攻关;支持高校为合作企业提供技术、咨询等方面的服务;鼓励企业工程师担任高校兼职教师并承担学生培养任务。

5.鼓励高校开展校企合作的政策

在法律的框架基础上,国家和各级政府要制定针对高校的政策和措施,以鼓励和支持高校主动与企业开展合作教育活动。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制定政策激励政策:

(1)制定支持高校开展与企业合作教育的拨款政策,如根据高校上一年度合作教育的实施情况,按照合作教育的要求和核算规则,拨付专门的补充经费,经费数额可以覆盖超出以往未开展合作教育的费用。

(2)建立校企合作人才培养的成本分担机制,就学生在企业学习期间的安全事故赔偿、实习保险、生活补助以及兼职教师报酬等问题制定合理的政策,通过对每个学生进行财政补贴或允许高校多渠道筹措资金,减少高校在开展合作教育上的经费压力。

(3)设立校企合作的专门性或综合性项目,通过财政对这些项目的经费投入,以及高校和企业的联合申请,引导和鼓励高校积极开展与企业的深层次、全过程的人才培养合作。

(4)选择在行业中规模较大、技术水平先进、经营管理规范、影响力较大、校企合作方面具有良好基础且领导重视的企业,建设高校校外实践教育基地,吸引校企以基地为平台开展合作教育。

教育部在国家的法律和政策下,可以在其职责和职能范围内制定和出台支持高校与企业开展合作教育的更为具体的支持政策,包括:增加参与校企合作的专业学生的招收名额和扩大招生自主权;设立高校专职青年教师到国外500强企业研修的基金或专项经费;制定高校工程学科专业教师聘任与考核的指导意见,强调工科教师投入实践教育和参与校企合作教育活动。

6.鼓励学生参与校企合作的政策和措施

在国家法律和政府各项政策的基础上,高校要加强对学生参与校企合作教育意义和重要性的宣传和教育,制定鼓励和吸引学生参与校企合作教育的政策和规定。建议重点考虑以下几方面:

(1)高校设立校企合作教育奖励计划,对在校企合作教育期间取得突出成绩的学生予以奖学金、助学金或优先获得到境外学习交流的机会。

(2)由校企双方联合颁发注明在企业学习科目和时间长短的证书,以利于学生求职就业,调动学生主动参与校企合作教育的积极性。

(3)支持和鼓励合作企业为参与合作教育的一些学生发放生活补贴或基本工资,以鼓励学生在企业学习期间尽快提高工程实践能力,在实习岗位上发挥作用。

(4)要防止少数企业未按合作教育协议进行实践教育、忽视学生实习安全、将学生作为廉价劳动力、侵犯学生的合法权益的行为。

总之,通过国家立法、各级政府制定政策和法规以及与之配套的可操作的实施细则,建立起系统完整的我国校企合作教育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体系,从而形成促进和保证我国高等学校与行业企业合作开展教育的长效机制,为我国高层次、综合性、应用型人才培养,包括卓越工程师的培养,营造可持续发展的良好宏观环境。

参 考 文 献

[1]林健:《“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通用标准研制》,《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0年第4期。

[2]林健:《“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专业培养方案研究》,《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11年第2期。

[3]林健:《“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专业培养方案再研究》,《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1年第4期。

[4]《教育部关于实施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的若干意见》,《教高[2011]1号》。

[5]林健:《面向“卓越工程师”培养的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改革》,《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1年第5期。

[6]林健:《胜任卓越工程师培养的工科教师队伍建设》,《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2年第1 期。

[7]林健:《面向卓越工程师培养的研究性学习》,《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1年第6期。

[8]林健:《“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学校工作方案研究》,《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0年第5期。

[9]教育部:《国家级工程实践教育中心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2011年。[10]林健:《大学薪酬管理———从实践到理论》,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

卓越计划“3+1”模式下的课外专业教育体系

施晓秋 金可仲

【摘 要】“3+1”是本科层次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试点专业所普遍采用的模式。如何在该模式下发挥课外专业教育的功效,构建适应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目标的课外专业教育体系,促进学生的专业发展,本文在阐述强化课外专业教育建设的必要性与基本思路之后,给出了以网络工程专业为例的建设方案;该方案突出了以人才培养目标为立足点、以学生为主体、以教师为主导、以学生专业社团为载体的建设理念与思路,并给出了实施效果评价,对同类院校或相近专业的试点有较强的可借鉴性。

【关 键 词】 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课外专业教育 “3+1”模式 专业能力与素质 网络工程

【收稿日期】 2011年12月

【作者简介】 施晓秋,温州大学教务处处长、教授;金可仲,温州大学物理与电子信息工程学院讲师。

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注:本文以下简称为卓越计划)对于高质量工程技术人才培养从知识、能力、素质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另一方面,卓越计划在本科层次积极倡导依托产学合作的“3+1”培养模式,即累计三年的校内教育加上一年企业学习。如何通过合理可行的培养方案设计与实施,最大限度地发挥该模式的作用与功效,支撑本科层次卓越工程师人才培养目标的实现,成为各试点院 校 与 专 业 面 临 的 重 大 挑 战[2]。我 校从2008年开始就以“网络工程”本科专业为对象,实施了依托产学合作的“3+1”培养模式改革试点;四年来的实践表明,在该模式下,除了深化产学合作、重视课程教学体系整合之外,还必须加强课外专业教育体系建设,充分借助课内外专业教育的有机结合、有效互补,才能切实支撑“3+1”模式的实施和人才培养目标的实现。

强化课外专业教育体系的必要性

1.课外教育应有的地位与作用

课外教育作为大学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学生知识、能力与素质培养不可替代的重要途径,因此又被称为第二课堂。除去正常的休息与娱乐时间,大学本科期间,学生在课内与课外拥有的学习时间基本上是相当的,完整的大学教育体系既包括课内教育,也包括课外教育。

2.卓越计划设计与实施的需求

一方面,该计划对学生的知识、能力与素质都提出了很高的目标与要求,特别是学习能力、实践能力、创新创业能力、沟通与合作能力、履行社会责任能力,同时也更加关注学生的个性化发展。这些目标要素仅仅依靠课内教育很难实现,无论是在教育时间与空间,还是在教学内容与形式上,这些目标的实现都高度依赖于课内与课外、校内与校外的有机结合。另一方面,在培养目标与要求相对提高的背景下,“3+1”模式又使得传统的四年学校教育变成了三年,校内期间可用于课内教学的学时相应减少,要确保人才培养质量,不仅需要对课程教学体系进行梳理与整合,对教学方法与手段进行改革,同时也迫切需要强化课外专业教育,最大限度地发挥其作用与功效。

3.课外教育的现状

近年来不少院校中课外教育存在目标泛化、专业对接性与系统性缺乏、专业教师投入不足的倾向。以学生课外社团性活动为例,其中以共性能力或素质为目标的“广谱式”活动占了大多数,对接专业学习的活动比例明显偏低,如我校现有校级学生社团54个,其中专业学习相关社团仅16个,比例不到30%;学生群体性课外教育活动每年近800项,其中专业学习相关的仅180多项,不到1/4。尽管学生从这些“广谱式”活动中得到了组织、沟通及社会活动能力的培养与训练,但对专业发展的作用较小,而且这些活动占据了学生过多的课外学习时间。即使是其中的一些专业性活动,如学科竞赛、科技创新、社会实践等,通常也缺乏从专业人才培养目标出发的系统性设计与部署;以学科竞赛为例,不少院校中的校级学科竞赛是因为有相应的国家或省级竞赛需要对接而设立的,而不是因为专业人才培养目标与特色上的内源性需求、作为人才培养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设立的。另外,一线专业教师对课外专业教育普遍缺乏应有的关注与投入。若不能克服课外教育这些不足与问题,也会直接影响“3+1”模式下卓越计划的实施及其成效。

建设课外专业教育体系的基本思路

1.将课外专业教育作为培养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

切实重视与落实课外教育的地位与作用,将课外专业教育作为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纳入人才培养体系;在制订卓越计划试点专业培养方案时,不仅要有完整的课内专业教育体系,还必须给出系统化的课外专业教育体系,并充分体现课内外教育在专业人才培养目标上的一致性、在时间与空间上的延展性、在内容与形式上的互补性、在体系上的互为支撑性、在效果上的增强性,以确保专业人才培养目标的实现。

2.注重课外专业教育的系统化设计

立足专业人才培养目标的系统化设计对于课外专业教育功效的充分发挥至关重要。首先,在设计之前,需要从知识、能力与素质等维度对人才培养目标进行必要的分解,形成具有高度可操作性的细化培养标准,同时结合卓越计划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的需要,分析与梳理每条标准的实现途径,如依托课内教育、课外教育或两者结合等,提取出那些需要通过或辅以课外教育实现的相关标准,以此为基础进行课外教育体系的设计。其次,在设计过程中,对于课外专业教育体系中的各项活动,既要明确各自特定的目标、对象、内容、形式、时间、保障条件、评价与激励机制,制定具体可操作的活动方案,还要明确各课外活动之间的相互影响与内在关联,以及它们与相应的课内专业教育环节之间的对接与支撑关系,以形成整体主线清晰、阶段目标明确、层次分明、内容与布局恰当合理、贯穿大学教育全过程的课外专业教育体系。第三,针对当前“广谱式”课外教育活动过多、占据学生课外学习时间过多的现状,从顶层设计的角度,配合学工部门与学生组织,通过减少数量、优化内容、拓展内涵等手段,提升课外教育活动的效率与效果,为课外专业教育留出足够的时间与空间。

3.体现学生主体性与教师主导性相结合

相比课内教育,课外教育丰富的内容、多样化的形式及更具灵活性的选择为发挥学生的学习主体性、实现其个性发展提供了更大的空间。但是,强调学生主体、尊重学生个性发展并不等同于学生的自发和教师的放任,它不仅对学生的自我学习与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需要教师在课外教学上有更多的投入与付出。为此,有必要建立一种学生主体、教师主导的课外专业教育运行模式,并为这种运行模式找到一种切实可行的实施载体,使得既能充分发挥学生在课外专业教育中的主动性与创造性,培养与提升其自我学习、自我管理与自我约束的能力,又能有效体现教师的引领与指导作用,实现一种可控、可调状态下的学生主体性,确保学生课外学习中的困难与问题得到及时的帮助与指导,主动性与创造性得到应有的保护与鼓励,努力与方向不偏离专业人才培养目标与要求。

网络工程课外专业教育体系示例

2008年,我校的网络工程专业根据“面向产业、依托产学合作、突出工程能力、培养应用型人才”的专业建设与改革思路,实施了“面向产业、面向社会、面向国际,理论与实践结合、产学结合、共性与扬长教育结合,产学三级联动”人才培养模式改革,采用了“3+1”培养机制,并配合人才培养模式与机制改革,对课外专业教育体系进行了系统化的设计,同时以网络工程08班为对象进行了实施试点。2011年,根据实施试点的效果与反馈,结合教育部卓越计划试点专业方案的制订,进行了进一步的丰富与完善,表1给出了该体系的基本架构。

该体系的特点和内涵是:第一,在目标与定位上,立足专业人才培养目标;根据网络工程应用型人才培养目标,本专业在知识、能力与素质方面共有51条细化的培养标准,该体系在不同程度上涉及了其中的46条标准。第二,在内容上,包括了大学学习适应性教育、学科基础教育、专业教育、工程与企业认知教育、职业与创业教育等多个范筹。第三,在形式上,采用了讲座、论坛、研讨、项目、竞赛、

表1 网络工程课外专业教育体系概览

职业认证、创业实践等多种形式。第四,在时间布局上,贯穿大学四年,以三年校内教育为主,各活动按照各自的目标、作用以及与相应课内教育的对接关系,被部署在四年本科教育的不同阶段,一些延伸至第四学年的活动由学生在企业学习期间完成或短期返回校内完成。第五,在条件保障上,除了必要的教学设施与环境外,建立了由校内教师、校外工程师与企业家共同组成的课外教育导师队伍。第六,在运行管理上,除了校、院、系等各级教学组织参与外,组建了相应的学生专业社团实现学生的自主管理,图1给出了以“大学生网络实践与创新俱乐部”为例的课外专业教育学生自主管理模式示意,该模式充分体现了学生主体、教师主导的实施思路。第七,在考核评价上,体现源于学生培养、归于学生成长的教育理念,强调学生受益面与受益程度,即学生参与的广泛性、持续性与成效性。

课外专业教育体系的实施要点

在课外专业教育实施过程中为以进一步提高课外专业教育的成效,还应重视以下工作。

1.多方面丰富课外专业教育体系的内涵

第一,注重活动的质量与效果。每项活动都要围绕相应的目标与定位,体现专业特点,提供明确的内容规范与可操作的活动实施方案,包括活动目标描述、内容与载体、形式与组织、进度计划、质量控制与管理、实施条件与保障等,做到过程可监控、质量有保证、效果可查验。第二,保持适当的活动数量。在为学生提供足够选择的前提下,切不可盲目追求活动的数量,数量过多会影响学生的理性选择,分散其目标与精力。第三,活动的适时优化与更新。要根据产业需求与技术的演变、专业建设水平的提高以及实施过程中有关各方所反馈的建议与意见,对活动进行必要的充实或更新。

2.多角度激发学生的参与和投入

第一,强化课外专业教育体系的内涵建设,吸引学生的参与。第二,及时发现学生学习过程中的进步与问题,给予相应的鼓励与指导,充分运用项目组形式,利用团队内部的交流合作以及传、帮、带,激发其持续的兴趣与投入。第三,发挥学生社团对学生的吸纳与群聚作用,以活动宣讲、社团招新、成果展示与经验交流等形式引导与带动学生。第四,引入学长助学制。考虑同龄学生更易于交流的心理特点,动员课外学习主动性高、效果好、责任心强的高年级学生志愿担任低年级学生课外学习的助理导师,或担任相关实验室的助理管理员。第五,对于少数自我管理与控制力较弱的学生,在初期可采取一些由教师介入的外部强制性措施,引导其发现课外专业活动的魅力,建立相应的学习兴趣。

3.多层次调动专业教师的积极性

第一,理念上,引导专业教师深刻认识课外专业教育对于人才培养的重要作用,以及自身在课外专业教育中的职责与作用,正确处理教学与科研的关系,身体力行承担起教师在课外教育中的责任与义务。第二,管理机制上,引入课内、外的“两位一体”制,即凡担任课内专业教学的主讲教师自然成为与其课内教学相关联的课外专业教育活动的责任导师,反之对于主动承担课外专业教育活动指导工作的教师在安排课内教学任务时予以优先考虑。第三,政策配套上,按照育人工作量为教师计算相应的教学工作量,并纳入教师年度教学工作业绩考核体系,对于指导学生课外专业教育取得显著成效的教师还予以额外的奖励。

4.多渠道提供经费保障

为课外专业教育活动提供必要的运行经费作为保障。我们开辟了三类经费筹措渠道:一是来自校、院两级的常规教学维持经费与学生活动经费;二是利用各级教学质量工程项目经费,如重点专业、人才培养模式创新实验区、学生创新创业计划项目经费等;三是来自企业的赞助经费,吸引与本专业有紧密产学合作关系的企业为课外专业教育活动中的竞赛、论坛等活动提供冠名资助。

5.多方位完善课外教学条件与环境建设

第一,导师队伍建设,除了校内专业教师外,对于那些与工程实际有较强对接性的课外专业教育活动,聘请或邀请工程能力强、工程经验丰富的业界工程师加盟,参与活动方案设计,提供工程案例或项目,并担任导师、讲座人或评委。第二,教学资源库建设,通过收集与保存相关活动的教学资料与实施方案,建立活动方案库、项目案例库、学生文档库等,为后续活动提供必要的积累与借鉴。第三,教学条件建设,对于有相应实验实践条件要求的课外活动,无条件开放实验室教学设施与资源为其提供服务,并根据需要申请或划拨专项经费用于改善教学设施与条件。第四,网络教学平台建设,开发专门的课外专业教育网站,提供相应的组织管理、信息交流、资源共享等服务。

实施效果与评价

网络工程课外专业教育体系实施近四年来,其作用与效果明显,主要反映在以下四方面。

1.完善了人才培养机制

作为人才培养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课外专业教育为形成课内外相结合、共性与扬长教育相结合、产学相结合的人才培养机制,特别是“3+1”模式下校内教育时间缩短、课内教学学时和教学内容相应精减的情况下的人才培养目标实现提供了重要支撑,并得到了学生的高度认同。以对网络工程专业08级试点班46位学生的调查问卷为例,认为“3+1”模式有利于其成才与成长、有利于就业的学生高达95.7%;认为课外专业教育对于专业培养目标的实现非常必要或必要的学生合计占91.3%,对专业学习有很大或较大帮助的学生占89.1%,较课内教育更能发挥其个性与特长的学生占82.6%,其作用与收获不能以课内教育取代的学生占84.8%。

2.促进了学风建设

主要表现在:第一,学生用于专业学习的时间与精力明显增加,学习自主性明显提高。被调查学生普遍反映因为课外专业教育活动主动减少了休闲与娱乐时间,平均每周减少4小时以上的学生达到80.4%,8小时以上的为58.7%;62.2%的学生有利用周末或暑期进行课外专业学习的经历。第二,82.6%的学生认为专业学习目标更加明确,专业学习兴趣明显提高。第三,76.1%的学生对专业认同度有明显提高,对于未来职业角色的认识与预期更加清晰。

3.提高了人才培养质量

课外专业教育扩大了学生的视野,培养了学生的学习能力、实践与创新能力、创业能力,还培养了学生的团队合作、沟通表达以及组织管理能力,促进了人才培养质量的提高;超过2/3的被调查学生认为自己在上述各项能力上得到了提高,认为至少在其中两项能力上得到提高的学生为87.0%。而专业竞赛、职业认证、就业等情况也从其他角度证明了学生竞争力的提高:试点班的两支学生团队并列获得2011年度思科杯全国大学生网络技术大赛的唯一一等奖试点班72人次通过国际与国内权威的职业网络工程师认证;截至2011年12月,近半数的学生已提前与北京、上海、杭州、深圳等地的IT实力企业签订协议。

4.增强了师生之间的交流与认同

通过课外专业教育,认为教师比其想象的更愿意为 自 己 成 长 付 出 时 间 与 心 血 的 学 生为87.0%;认为专业学习与成长可以得到教师及时有效帮助的学生为84.7%;认为与教师沟通交流顺畅的学生占66.67%,不存在明显障碍的学生为90.11%;可以或愿意将教师视为长辈或朋友的学生达到了84.7%。

从教师角度看,所有参与课外专业教育的被调查教师均认为:学生比其原来认为的更好学和更能学好;自己在学生课外专业教育中的投入与付出是必要和有价值的;课外专业教育可以让自己在学生专业学习与学风建设上发挥更大的作用;自己从学生成长中收获了快乐与成就感。

参 考 文 献

[1]教育部:《教育部关于实施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的若干意见》,教高[2011]1号,2011年1月。

[2]林建:《注重卓越工程师教育本质 创新工程人才培养模式》,《中国高等教育》2011年第6期。

关闭窗口

 

学校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江宁科学园弘景大道1号 邮编:211167

版权所有:高等教育研究所